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2章 番外篇
    临近中考,好不容易抽出点空闲的时间,中午几个女生在文具店挑着东西。

    花花绿绿的记事本,玲琅满目的水性笔,一个女孩站在一排排笔袋前拉了拉旁边的女孩“季橙,你也买个吧,现在流行用笔袋,你那水粉色的文具盒都掉漆了,也该换一个。”

    才五六块钱的东西,季橙笑着摇摇头,继续挑着水性笔。

    “季橙,月考成绩下来了,你考的怎么样?”

    季橙撇撇嘴“不怎么样,上重点肯定是没希望。”

    “我也是,化学怎么学都不会,我妈说要给我找个一对一的补课班,我自己学总是犯困,你跟我一起吧。”

    季橙朝她眨眨眼“我这块料啊,临阵磨枪来不及,你自己去吧。”

    李桃看了看季橙,宽大的校服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刚上初一的时候学校要求学生买校服,她家没钱买,她老爸找了邻居上同一所初中刚毕业的男同学借了套,季橙穿了三年,深蓝色的部分都有些洗白了,李桃叹了口气“思雨她们下课的时候又在讨论你,说你晚上都没人来给送饭的,下回我让我妈带两份。”

    季橙没回头,摆弄着手里的记事本“不用,我家住的近,回去吃来得及赶上晚自习。”

    李桃从书包里翻出一瓶药,倒在手里一颗递给她“含嘴里,补脑的,咱班同学都在吃,你也补补。”

    季橙倒是没客气,拿过来含住,皱着眉咂嚒俩下嘴“还挺甜。”

    李桃笑了“吃完考第一!”

    晚自习学校门口堆积了好多家长,隔着铁门给学生们送饭,保温饭桶里面都是些鸡鸭鱼肉的丰盛晚餐,季橙跟门卫打了招呼,出了大门到自行车棚取了自行车骑回家。

    逼仄的胡同里面没有路灯,有些人家门口点了自家的黄灯泡,秋天的傍晚天早早的就暗下来,季橙家住在一片杂胡同里,常年堆积在门口的杂物散发着腐旧的味道,季橙锁好自行车,邻居冯姨刚上厕所往回走,看见季橙笑了笑“橙子,你爸给你做带鱼了,你闻到没?整个巷子都香着呢。”

    季橙没什么表情,只是点点头。

    冯姨到了家门口,季橙也进了屋,冯姨的老伴大海叔看了看季橙的背影,马尾辫,细长的脖颈,高高的个子,大海叔摇摇头“你说季明有这个福分,生这么高个的闺女。”

    冯姨推了她一把,小心翼翼得回头看“你小点声!季明人老实,这算老天爷给的福报。”

    “我看季明家这几天总来个女的,湖南口音,还跟我打过招呼,你说,这是相老伴了?”

    冯姨觉得好笑“就季明那样,谁能看上,一个配钥匙的,还是个侏儒,搁你你能看上啊。”

    大海叔也乐了,无奈的摇摇头“没办法,有个好心眼却没个好长相,娶了个精神不好的疯婆子,早早就去了,命也是不好。”

    “我看橙子才命不好呢,摊上个这样的爹,这些年家长会都是咱们街坊四邻替他去,季橙这姑娘心重,小学的时候下雨天她爸去学校送伞,她回来在门口跟她爸哭喊了一晚上,嗓子都哑了,唉,季明也难受。”

    “反正别养成狼心狗肺的,这丫头心野,长大记得孝顺她爸。”

    季橙坐在餐桌前,这折叠饭桌用了快20年,还没生季橙呢就有了,现在桌面龟裂,支架也歪了,吃口饭咿咿呀呀得响个不停,季明看女儿回来,走过去笑着拍拍季橙肩膀“闺女,生日快乐。”

    季橙干巴巴得笑了笑,去厨房帮着拿碗筷,季明跟在后面“还有一个菜,马上好。”

    “你快点,上次我晚自习踩着点儿进去的,班主任数落我一通。”

    “马上马上,炒个白菜。”

    饭桌上季明小心翼翼的从后面掏出个盒子递给她,期盼得看着季橙的眼睛“闺女,去年你从我要个手机,我当时没答应,现在你快成年了,爸今天给你买了个。”

    这回季橙还算是有点笑脸,赶紧拆了盒子,虽然父亲给挑的小灵通不太好看,也不是彩屏的,但至少她也有个通讯工具。

    父亲要是不给买的话,她也偷偷攒了三百块钱了,一个小灵通480块,她打算从田大国再借一点,现在心心念念的东西活生生的摆在面前,季橙心里很开心。

    “谢谢爸。”

    季明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满足,使劲给季橙夹着菜,女儿正是爱慕虚荣的年纪,自己无能,不能什么都满足她所需,他真的想哪怕割肉剜骨能给闺女的他都在所不辞。

    自己二等残废,偏偏生了个大高个女儿,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自己开心一辈子的了,自己穷,娶不起媳妇,找了个精神有点不正常的女人搭伙过,好在季橙她妈妈能收拾收拾家务,生季橙那年家里真的是一穷二白,季橙她妈身子不好,不下奶,每天季明都搭邻居去车间的板车早早的就去奶站买鲜牛奶,然后步行40分钟走回来,侏儒腿脚都有些不利索,他经常摔跤,但每次都把两个玻璃奶瓶子举得老高,摔着自个也不能摔坏了给闺女的这一口奶,还好这姑娘被养的白白净净,季明欣慰的很。

    季橙不算是好姑娘,心思重,爱虚荣,交好的朋友也少,自己家里的情况她从不对外人说,她爱钱,看着身边的同学想买什么买什么,想要什么父母都哄着立刻实现,可是她连随随便便买个笔买个本都要算计着,这样的环境里长出的树苗要么就一蹶不振的枯萎下去,要不就像季橙一样异常坚韧,硬绷绷的心肠,都是辛酸眼泪浇灌出来的。

    她给自己定了好多目标,钱是首位的,以后一定要有钱,16岁,正是思维被左右的年纪,不懂得感恩,给自己未来的规划全是自己的事,没有考虑进父亲,她觉得到自己18岁的时候不要什么像样的成人礼,她可以领身份证,可以开通银/行/卡,而银/行/卡里的数字才是最大的安全感。

    季明倒没把闺女看得这么透,也不知道她那些小九九,他知道女儿瞧不上这个当爹的,没钱,没长相,处处给他丢脸,所以当赵梅找到他的时候他犹豫了,最后答应了。

    “女儿,爸要跟你说个事。”

    “嗯,你说。”季橙吃着炸带鱼,真香啊,她扒拉着米饭,没看到父亲羞于启齿的脸色和他的为难。

    “橙子,爸要跟个阿姨领证了,跟你说一声。”

    这口鱼肉加米饭还噎在嘴里,鼓鼓囊囊的,季橙抬头愣愣得看着父亲,季明见女儿的态度一下子垮了,他急于解释,脸上的焦急和抱歉布满这张沧桑的脸。

    但是没有季明想象中女儿会歇斯底里,会跟他大吵大嚷,季橙只是在愣了几秒后点了一下头,只点了一下,就继续吃米饭“行,我知道了。”

    季橙心里只是拧巴了下,但是很快这些皱褶就舒展开,父亲要再婚了是好事,她只是好奇谁能看上她父亲这个人。

    自私的人,总是往往只想到自己,不关自己的事,哪怕是自己亲爹,只要他有这想法,自己没理由管,这不是善良,不是通情达理,完完全全是过于独立后的偏执。

    季明赶忙接话“闺女,不是真要跟别人在一起过了,赵梅阿姨是湖南人,有个女儿,她在北京批发市场有几个摊位,赚了些钱,但是一直没有北京户口,她女儿要上小学,没有北京户口没有学校收,你赵梅阿姨就是跟爸爸假结婚领个证,把她闺女过户到咱家好上学。”

    季橙倒是第一回听说还有这事,北京城对外地人的苛刻她只是听说过,但是没想到对于上学还这么曲折,季橙吃着饭含糊的说“你看着办,有必要让我见一面我就见,没必要见或者人家压根不想见你家人那咱就不见。”她停了筷子又抬起头看季明“你别让人骗了。”

    季明赶紧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她给了我10万,留着给你上大学使,你一定要争气啊,考个好学校就是给爸省钱,考个私立的学费贵咱们就要多花点。”

    前半句说得季橙鼻子酸酸的,父亲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考上大学的学费,那还是三年以后的事情,现在中考还没考呢,父亲后半段话倒是又把季橙的情绪打回原形,这算是一种思维绑架吗?逼着季橙一定要好好学习。

    季橙敷衍着点点头“行行,我好好学。”

    “爸给你报个补课班吧,我听说一节课50,不超过五个人,老师还负责押题。”

    “别花那没用的钱。”季橙是有点小聪明的,但是劲儿使得不对,完全没放在学习上,她对学习这方面也没什么兴趣,生在这样的家庭养出来的孩子往往都特别励志的学习拔尖,但是季橙没那么众望所归,她成绩不温不火,稳稳当当的——上不了重点高中。

    季明叹了口气“花这钱,爸舍得。”他看季橙吃得差不多了,跳下椅子整理碗筷“桌子放着吧,等你晚上回来再折叠。”

    季明这样的身材,好多生活上常人轻易能办到的事情他却全要仰仗着女儿,季橙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点点头就快步出了家门。

    季明站在胡同口,望着单车远去的背影,家门口的灯将她的影子拉长,蔓延到墙上,胡同里的破箩筐上,转角的废砖上,最终消失在了夜色里。

    季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粗糙的双手。

    这双手没能好好给你造一个像模像样的家,季橙,虽然你是个女娃,但是父亲一直都当养小子一样养你,给你起名字的时候是希望你能将季家的品格和传统继承下去,这个家父亲风风雨雨遮挡了半辈子,希望没浇着你没淋着你,你能快快乐乐的成长。

    虽然成长,本来就是被动的,辛苦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