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0章 chapter010
    艺人参观了公司又看了生产线,熊建民一直捏着代言合同跟在后面,艺人满意了才签,熊建民舒了一口气,终于送走这尊大佛,累得自己跟条狗一样,他懒散得回到办公室,没想到季橙还在。

    熊建民无奈的拂拂额头,这一刻他才觉得这被自己闷在罐子里的老鼠有多顽强,心里面有些打退堂鼓,但是面子上还是生硬的回绝。

    “你看看”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还有15分钟下班,你就在这等着吧,我接下来有饭局,要走了。”

    季橙没说话,熊建民赶紧回屋拿起钱包和车钥匙就下了楼。

    晚饭在复兴门一家会所宴请几位政府领导,共/产/党下做事总是要讨好这些当官的,参谋长酒量大,带着的几个副官也是一个个酒漏子,熊建民有些招架不住,起身称要上厕所。

    到了大堂还以为自己眼花,季橙坐在靠椅上,耷拉着脑袋玩着手机,听见动静她抬头看了一眼,表情淡漠,眼神也无精打采,熊建民赶紧扭身快速进了男厕所。

    正在小解,季橙跟了进来,厕所里就两个人,熊建民没想到她能进男厕所,吓得尿都滋到外面,他赶紧拉好拉链,这回是真生气了,他快步过去揪着季橙小西装的垫肩就怒气冲冲的出了厕所,季橙也没反抗,任他拽着。

    “你有病啊!还是你年纪轻轻的玩下流这套!怎么着,跟我进男厕所想吹一管子了事?为了三万块钱你他妈的连脸都不要了!”

    季橙冷漠得看着他“熊总,公司账上没收到钱,说好下班前付的,你刚也说了为了三万块钱,这钱不多,我看你也是连脸也不要了。”

    熊建民更生气了,拽着她就进了包厢,侧面醒酒的桌子上放着两瓶茅台,熊建民恶狠狠得把其中一个酒瓶子磕在桌子上“你一口气喝了,断一口气就少一万,你自己看着办!”

    桌上还坐着领导,副官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慢慢走过来拍拍熊总的肩膀“你这是干嘛呢?什么情况?”他又看了看文文弱弱的季橙一眼“这么喝会喝死人的。”

    季橙心里也知道,最近有条新闻闹得挺火,ktv来了个富二代调戏服务员,拿着一瓶xo告诉她喝完就给她5000块钱,那服务员乡下来的,一听5000块钱那么多,二话不说就给喝了,结果这5000块钱买了这个傻姑娘的命。

    现在这一瓶三万,值了。

    季橙拧开瓶盖,白酒的冲劲一闻就让她皱眉头,但是她咬了咬牙,咕咚咕咚开始喝。

    快喝完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酒糟味呛得她鼻子孔蹿火,嗓子眼也*辣的没了知觉,渐渐的连吞咽的动作都给麻痹了,她一口气压不下了,硬生生的呛出半口酒。

    少了一万块,季橙已经喝得双眼通红,她毫不犹豫的继续举着酒瓶子接着喝,一瓶喝完她又抄起另外一瓶,拧开瓶盖的瞬间副官赶忙制止,熊建民也咬着后槽牙有些不忍心,季橙推开副官,动作有些踉跄,她咬住瓶口,安慰自己这里面是水,甜甜的,舌头已经起刺一般刮着口腔里的每一寸黏膜,她咕咚咕咚得分两口喝下去,之后把空酒瓶子倒立着控了控。

    嘴唇上翻着水色,红色从脖子根一直蔓延到耳后,眼睛已经是胶黏得睁不开,季橙强打起精神,烈酒的味道从骨头缝蹿得四肢*辣的烧腾,耳鼓吱吱作响,脑仁疼得仿佛拿着锥子一点点捅着。

    “一共四万,看着咱们以往合作的份上,少算你一万。”

    说完她扔了酒瓶子就踉跄的出了包厢门。

    屋里寂静极了,参谋长一直看着不说话,副官已经愣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熊建民被激得酒醒了大半,慢慢回到座位里。

    “老熊……刚刚那是?”

    “朋友公司的销售助理。”熊建民耷拉着脑袋,参谋长笑着点点头“挺有意思的。”

    ***

    季橙记得自己在会所大堂给莉莉打了电话,之后她就人事不知,现在醒来躺在医院里,手上插着吊瓶,常宽坐在她边上,季橙侧头看了看他“常总,钱……”

    常宽摇摇头“季橙,我让你去催个债也没让你玩命啊,要不回来就要不回来,反正催了三年也没结果,你倒是老实,用这么极端的办法,喝到胃出血,你那个朋友今早给我打了电话,言辞犀利,让我算你这是工伤!”

    季橙笑了笑“没喝过茅台,贪杯了,也不算坏事,至少以后喝酒这种事不犯怵了。”

    常宽无奈的摇摇头“我出去抽根烟,顺便给你买碗粥。”

    刚出医院大楼顾斌的电话就打来,常宽刚点了烟要上车,他赶紧接起来。

    “你在哪呢?”

    “销售部的助理住院了,我过来看看,怎么?公司有事?”

    “我昨晚个人卡上多了三万块钱。”

    “哦,多就多呗。”常宽开车门坐进去,手还夹着烟支在窗外。

    “今早查银行记录,是熊建民给我汇的。”

    常宽一下子瞪圆了眼睛,连呼吸都停了,他结结巴巴得问“哪个熊建民……”

    “还能有哪个,dsw的熊总。”

    常宽赶紧甩手扔了香烟,他抬头看了看医院住院部的方向,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还有,刚刚接到总后二招参谋的电话,让咱们接武器调研大会的活动,但是他指名要一个人负责跟进。”

    “谁?”常宽说话都有些颤音了,政府的活动他们一向牵扯不进去,公司高层一个有为官背景的都没有,根本说不上话。

    “季橙,公司有这个人吗?”

    “有……”常宽后背一阵阵发凉,运气这种东西,不会凭空糊谁脸上。

    “让她现在上来见我。”

    常宽笑着看看住院部门口出出进进的人,无奈得摇摇头“现在可不行,姑奶奶立功了,你要是想见,得亲自来见。”

    季橙现在躺在床上想起这些,那年辛辣的茅台酒仿佛还滚在喉咙里,开场的幸运付出的代价不算大,比好多一步一个脚印摸爬滚打上来的人要简单很多。

    但是后面常宽辛勤带着她做业务碰了不少壁,她只能说自己比一般人要聪明一些,但是事情做得不漂亮,搞砸也是家常便饭,但总归是在成长,常宽也渐渐跟季橙培养了默契,一个人的能力跟经验有关,虽然季橙还年轻,但老常从易传媒单飞出来成立自己公司的时候还是带走了季橙,因为他看好这姑娘的成长速度,现成的好货只能越做越走下坡路,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摇,但是脑子里有东西,心头有勇字的二等货才有可发展空间。

    常宽和季橙的跳槽多多少少影响了季橙跟顾斌的感情,常宽还是在俩人交往了一年后才摸清楚咋回事,那时候顾斌刚离婚两个月就跟季橙打得火热,不知情的都说是季橙参合了一脚断送了这场原本被大家祝福的婚姻,语言的暴力可能多多少少也是季橙选择跟常宽离开易传媒的原因,常宽是觉着季橙是个替身,她跟任英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顾斌离婚两个月还没走出阴影呢就接纳了季橙,他觉得顾斌就是图个新鲜,贪念了年轻的*,常宽并不看好这段感情。

    可是季橙跟顾斌俩人持续稳定发展,在一起三年,就连常宽都要改变想法重新审视他们的时候,季橙在一天早晨上班的时候突然在msn上给他敲了几个字“我跟顾斌分手了,没希望复合,你也别和事老似的瞎劝,我就跟你说一声,让你知道一下。”

    常宽被噎得不知如何是好,心疼季橙,也为老东家这位还不错的总经理感到可惜,他撇撇嘴,也给季橙敲了几个字“谁要劝啊!我哪有那么闲!”

    季橙困了,她掖了掖被子翻了个身。顾斌起床上厕所,之后没回沙发而是进了卧室。

    季橙背对着他,心里想得就是:千万别碰我,千万别碰我,碰了的话,对你唯一的信任都没有了。

    顾斌只是在她床头放了瓶矿泉水,又调高了空调的温度,走了。

    季橙缓缓睁开眼睛,笑了一下。

    爱过这个人,值了。

    曾经的爱人也算是体现一个人的品味,还好是他,还好是顾斌。

    虽然年长自己15岁,但是不丢脸,他再婚,那么就在心里真心诚意的祝福他,生个胖小子,有迷人微笑,见人就乐,iq奇高,孝顺父母。

    因为顾斌这样的人,值得被祝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