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9章 chapter009
    季橙有些无奈的看他“说的倒是轻巧,我当然也知道食物链的原则,但是野路子跟正规军硬碰硬起来,市场哪怕觉得正规军苛刻,但至少正规。”

    顾斌点点头“我没有把握跟nps抢这口肥肉,但是我也没必要跟他们继续合作,成本的控制是需要牺牲的,他nps能,我也可以找风投。”

    季橙看了看他,有些难以开口“我现在在nps上班。”

    顾斌放下筷子不可思议得看看她“你要套资源?要摸报价?这是老常的主意?”

    “是——”

    “太危险!”没等季橙说下话他就打断“你刚刚说到牛凯,他知道咱俩的关系!”

    这下季橙突然不说话了,傻愣愣得看着顾斌,自己步步为营的安插/进nps,以为掩饰的很好,谁知都是掩耳盗铃,牛凯当时在餐厅问她是不是认识顾斌,怕是早就盯上她。

    季橙机械得说“那你也应该跟nps合作,帮帮我,也算帮帮牛凯,要不然牛凯就真露陷了,你要是不合作他就坐实了第三方开票的事实,到时候会第一时间揭发我!你也再无和nps合作的可能。”

    顾斌站起来,慢慢收拾着碗筷,季橙一直盯着他,顾斌晓得她在等自己吐口,她身涉如此险境,自己怎么会不帮,但是他觉得老常和季橙想得都不够周到,这个行业就那么小,内鬼那么好当的话早就有一家公司会垄断行业,老常和季橙成立美澳才起步两年,路子野了对开枪打炮的头兵最后往往是牺牲。

    顾斌端着碗筷走到厨房门,回头看她“季橙,这次我能帮你,也可以陪标,但是下不为例。”

    季橙点头如捣蒜“行,行,你答应,总归是给我希望。”

    ***

    顾斌躺在沙发上,刚刚季橙跟他说明早让他送她上班,顾斌知道季橙心里是怎么想的,nps那么多员工保不齐会有一个两个看见顾总送季橙来上班,那不用多说,肯定是季橙的公关做成了,这种无言的示威对敌人往往也是无言的震慑,顾斌不多话,自己沦为一枚棋子也是甘之如饴的,至少对季橙这个孩子有用。

    季橙躺在床上想得比他要多,她想到自己11年毕业前夕专业给她推荐了易传媒这个工作,刚刚到岗位的她看什么都胆怯,过分的客气,这倒不是她内心的懦弱,而是对新环境和对刚刚步入人生另一个阶段的惶恐,她身在销售部做一名助理,每天贴着销售的报销单,无休止的与财务争辩与销售冲突,胶水糊的手指甲里都是,她租了个合租的公寓,每天早九晚却不能五,各方面对职场新人的压迫让她喘不过气,当时常宽是销售部的总监,在一个受挫的夜晚季橙终于想通了,不主动的人永远都是被动的承受,你对现在的生活不满吗?你有能力推翻这一切吗?若是没有能力,那只能靠自己微薄的力量让别人知道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热忱,那或许会博得一些些同情和赞许。

    常宽一直没把季橙放在眼里,三本院校毕业的学生本来不在易传媒招聘的范围内,要不是学院系里面的领导极力推荐,自己也不愿意扇人面子,这个可有可无的助理职位他没想花钱设立。

    季橙站在办公室里看着常宽,常宽对季橙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双无比坚定的双眼,季橙站到他面前,开口就是“总监,我想做销售。”

    常宽觉得好笑,但是嘴上强忍着抿着嘴角,心里已经把季橙嘲笑的一塌糊涂,他不屑得看看季橙“你有什么客户资源?”

    “我看了公司的销售制度,销售助理满两年就有转岗的资格,我虽然才到了半年,但是我想试试。”

    常宽觉得这帮80后真是不自量力的可以,自命清高,而不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他急需让季橙知道自己的骄傲会让她死得有多惨,常宽从名片夹里抽出一张泛黄的名片“这家公司欠咱们三年的钱了,不多,才三万块,但老板流氓一个,你要是能追回来,我考虑考虑。”

    季橙胆怯够了,此刻已经是达到极限的果敢,她从敲响常宽办公室门的时候就做好的至死地而后生的准备,这个任务难,但是不试一试,她只能灰溜溜的走。

    dsw箱包是刚兴起的旅行箱包业新秀,品牌策划宣传以及硬广当时都由易传媒负责,合同签了三年,但是尾款一直迟迟不付,dsw的老总熊建民钻了合同的空子,他知道易传媒要是告他也告不赢,徽商总是精明的很,只能怪易传媒的合同漏洞百出。

    季橙算是个瘟神,每日守在dsw的门前,刚开始只能在大门口站着,两个星期后跟保安混熟她在大堂站着,熊建民遇到几回,也知道季橙是来干嘛的,他避之不及。

    渐渐地季橙跟前台混熟了,虽然跟前台说过未经准许的人不许进大厦,但是季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硬是在三周后搭上了跟熊建民同一趟电梯,电梯的反光面照出季橙的影像,熊建民已经知道易传媒的人守在大堂很久,他也从监控里见过季橙的长相,在狭小的电梯里相遇,熊建民以为季橙会跟他殷勤的打招呼,但是没有,忐忑的到了21层,熊总下电梯,季橙也跟着下了电梯。

    熊总当做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径直进了办公室,季橙就悄悄得坐在门外,胸前居然还挂着易传媒的工作证。

    来拜访熊总的人总是能看到这个姑娘坐在门口的沙发上,不言不语的摆弄着手指头,久而久之客户进熊总办公室的时候就会提一句“我怎么老看见门口坐着一个易传媒公司的姑娘啊,怕是不谈业务,老熊,你不会是嗅了人家的蜜吧!”

    熊建民特别无奈,自己跟这姑娘非亲非故,话都没说过,却让人产生老大的误会,终于在某天下班的时候他出办公室不出所料的又见到季橙,他摆摆手“你跟我进来。”

    季橙赶忙跟进去,熊总以为她算计得周密,已经把自己拿得死死的,他冷哼一声“小姑娘,你这是走得哪步棋啊,我老熊活了四十多年,都看不透。”

    没有想象中的趾高气昂,季橙表现的特别胆怯,她从破旧的挎包里快速掏出一份合同推给他“我是易传媒的季橙,这合同的尾款还差三万,我是来……催尾款的。”

    声音细弱,熊建民抬眼看看她,没有哪一个追债的会第一时间暴露自己的身份,她那么执着却那么缺乏经验。

    “这合同条款写得不清楚,你们可以去公证处公证,也可以去法院告我,但是我不承认我有尾款没有付清。”

    季橙一下子急了,沉不住气,这也完全在熊建民意料之中,季橙通红着脸快步走到熊总办公桌前“你,你这这属于耍赖!”

    熊建民咧嘴乐了“法律的专业术语中,没有耍赖这个词,你叫什么来着……哦——季橙,你可以回去跟你们老大回信,就说随便告,我不觉得合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季橙的脸更红了,她怒目圆瞪,仿佛看着什么社会败类一般看着他“你是奸商!”

    熊建民有些生气,面子也挂不住,他看着这姑娘,还是个雏儿,易传媒派了个油盐不进的新人来要债,看来易传媒也是没心思能把这钱要回去,这姑娘可能是在公司太闲,打发她来做点事,既然易传媒都是打发她来,那自己也肯定是打发她走。

    熊建民慢慢从办公桌后踱步到季橙面前,伸手就朝她胸前抓去,季橙往后退缩了一步,熊建民动作快速得一把抓住她的工作证。

    “季橙,销售助理。”熊建民冷哼一声“还没有哪家公司的助理迈进我办公室来要债的,你回去吧。”

    季橙夺过工作证,脸通红,嘴角微微抖着,但气势上一点不输熊建民,她瞪着他“你甭吓唬我,我去告也成,合同再怎么有漏洞财务的公司账上有咱们的往来款,这三万没到账,我看你怎么说,审计要是查了总账,也许还能翻出点别的事,熊总,到时候你别后悔。”

    熊建民挑挑眉“你个小丫头片子威胁我?我就说尾款是现金付的,没有电汇记录,你们能说出个理儿来?”

    季橙还要辩解,秘书推门进来“熊总,代言人到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

    这一季请的是一位当红的影视演员,报酬给的不少,但是人家是个角儿,非要先来看看公司的情况,毕竟现在明星代言出问题的太多,人家有这份要求熊建民自然答应,他朝季橙摆摆手,像赶瘟神一样嫌弃得看她“赶紧走!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季橙拎起包愤怒的出了办公室,熊建民和艺人在屋里聊了两个多小时,艺人最后要求看看公司的情况和完税证明,并且要熊总带着看看箱包生产的流水线,熊建民殷勤得答应,带着她出了办公室。

    没想到季橙没走,刚才气冲冲得出了办公室熊建民以为她给惹毛了回去跟老总道道委屈,谁知季橙仍然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看见熊建民和艺人走出办公室,她腾得站起来走到他俩面前。

    “熊总,我刚刚又想了一下,你说给现金也有监控记录,公司没有收到这笔尾款是事实,你这么做生意我们是还想合作才一直不催,你要是这么得寸进尺,我们只能登报了!”

    艺人看了季橙一眼又看了眼熊建民“怎么?公司欠人钱?”

    熊建民没想到季橙这么执着,当着艺人的面把刚才按下去的老底儿又给揭了,难道这是她的算计?熊建民冷汗都快下来了,再不封住她的嘴不知道她又要在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艺人面前说出些什么,熊建民笑着看看一直皱着眉的艺人,赶忙摇头“不欠不欠,她是合作伙伴公司新来的,不了解状况。”

    他又转头给季橙使了个眼色“一会儿就让财务给你打款,你赶紧回去吧!”

    “一会儿是多久?”季橙盯着他,步步紧逼。

    “下班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