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8章 chapter008
    京郊八号温泉高尔夫球场,常宽戴着墨镜穿着polo衫进了休息室,他四周看了看,球童背着他的高尔夫球包站在一旁,常宽回头看看他“大中午的,现在有人打球吗?”

    “有,现在有一个人在。”

    “在几号场?”

    “6号场。”

    常宽接过球童的背包,直奔6号球场。

    顾斌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皮肤晒得黝黑,常年打球让他的手臂线条硬朗,鸭舌帽下面一张保养的很好的脸,快四十岁的人,一点都看不出来。

    他姿势标准,挥杆,看着球在空中旋转着飞舞,落到离标准洞不远的地方。

    身后传来不徐不慢的鼓掌声,顾斌回头,常宽正慢慢朝他走来。

    “好久不见。”顾斌笑着说

    “是啊,好久不见。”

    常宽也有模有样的打了一球,但是高尔夫的落地点明显没有顾斌算计的好,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是你厉害。”

    顾斌笑了“老兄,你来不是打球的吧。”

    “怎么不是打球,我就不能高雅一回。”说着又挥杆,这次还不如上次那一杆,常宽撇撇嘴“球杆不好!”

    顾斌笑了,拿起球杆转身就要走,常宽赶紧叫住他。

    “怎么走了,你再陪我玩一会儿啊。”

    顾斌还是挂着笑看他“你要是有事,就直说吧,我下面还有活动,没事我就先走了。”

    常宽搔搔头,挑眼皮看他一眼“是季橙的事,让我来找你帮帮忙。”

    顾斌侧身一直看着他,一动不动“你们从我易传媒搬家散伙出去,还有你们办不成的事?需要来求我?”

    “顾斌,我可跟你实话实话,要是这事摊我头上让我来求你,我肯定打哈哈就过去了,今天是季橙放话让我来跟你谈谈,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去回话了。”

    顾斌完全转过身来看他,常宽原本是易传媒的销售总监,自立门户偏偏带走了自己的女朋友,俩人不是一向珠联璧合吗?怎么,养不动了?也有低头的时候。

    “既然是季橙的事,你让她自己来跟我说,别犯怂。”说着顾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常宽在后面“喂喂”喊了两句顾斌都无动于衷,常宽摔了球杆,看着拐过走廊的顾斌大声喊“牛逼你就扛着!你见了季橙别吓尿裤子!”

    ***

    季橙和李曼、郎媛坐在小会议室里,流程季橙已经写好,李曼先跟郎媛说了一下设计图需要的要素,然后三个人在会议室想着别差了什么物料,季橙打开电脑在每个环节后面加了链接物料表,李曼梳理着流程口述需要准备的东西。

    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李曼看看季橙“你先出去吧,我跟郎媛再碰碰活动执行上的事。”

    季橙答应着出门,郎媛看着慢慢关上的会议室门,小声对李曼说“听说了吗?她翘了牛老大的活。”

    李曼点点头“有够瘆人的。”

    “乔总今天进门的时候多看她一眼,唉,现在工作啊,努力没用的,长得好才是硬道理。”

    李曼笑了笑“你长得也不赖,身材也不差,你也让乔总多看你一眼啊。”

    “你瞧瞧你,我这是向着你说话呢,昨晚国贸三期搭背景板十一点半以后咱俩才进去,这赚的都是什么钱啊,哪天我过劳死了,还没人夸。”她又看了看门的方向“你说的也对,长得好也得会点妖术,要不然我怎么还苦哈哈的做万年设计狗呢。”

    “行了行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才来几天,心机重,咱们切忌交浅言深,再说了这也不算她季橙有能耐,易传媒是她老东家,这等差事落到她头上也不算不合理。。”

    郎媛抿着嘴点点头,小声嘟囔“短发版邓文迪。”

    季橙打了个喷嚏,她可不知道有人这么夸她,常宽给她发了个微信,上面只写了三个字:没成功。

    季橙望着电脑屏幕,手中还握着手机,叹了口气。

    今天按时下班,刚出sk大厦陈启就看见了她,他按了按喇叭,季橙快步进了车里。

    “今天你回哪啊?”

    季橙正打开包往眼镜盒里放眼镜,看了他一眼,这个陌生人倒是对自己有些掖着藏着的事情清楚,她低头又开始整理背包“回万寿路。”

    车子开到门口,意料之中季橙看见了那辆宝马x5停在楼下,季橙下了车,想起什么又转身回到车边敲了敲车窗。

    陈启摇下车窗“什么事?”

    “明早不用来接我。”

    陈启点点头“那晚上呢?”。

    “晚上,再说吧,我给你发短信。”

    上楼,季橙深吸一口气,虽然这是自己家,但她知道门后面等着谁,她敲了敲门。

    门开了,顾斌穿着衬衫西裤,下午活动一结束他就来了这,季橙进屋换鞋,把包甩在沙发上,顾斌过去拾起来,放在门口换鞋的垫子上。

    “吃饭了吗?”

    季橙摇摇头。

    “我买了菜,晚上做你喜欢吃的烤鱼。”

    季橙进屋换好衣服坐在沙发里,顾斌沉默得坐在她边上。

    从茶几底下掏出烟灰缸,季橙点了一支烟,顾斌看着伸手就拽了下来,按灭在烟灰缸里“少抽点吧,对皮肤不好。”

    季橙充耳不闻,又点了支烟,顾斌照样执着的抢下来按灭,季橙侧脸看了看他“你管的有点严。”

    顾斌笑了“这都是为你好。”

    “你跟我在一起就跟养个女儿似的,是不是特有成就感?”

    顾斌不说话了,低头看着茶几下的地毯,那还是跟季橙一起去买的,淘了三家家具城才买到季橙可心的。顾斌不说话,季橙也不说,俩人僵持了一会儿,顾斌站起来“我去做饭。”

    饭桌上顾斌先开口,说了上周他跟任英去民政局碰见田大国,他猜季橙现在肯定是听说了他跟任英的事,自己交代了也没有什么尴尬,她坦白季橙听得也踏实,俩人就像许久未见心照不宣的老友,顾斌年长一些,对青春无比的季橙偏爱宠溺,而季橙属于晚辈,态度上沾染些许叛逆,但是骨子里还是顾及长辈的自尊。

    一场爱情最终能化为一蔬一饭,能化为平淡的促膝长谈,能开诚布公的聊聊自己,教育教育对方,这个过程比想象中的严苛,有些人羡慕这样的爱,而季橙不喜欢,顾斌没有排斥,他只是尊重季橙的选择。

    比较俩人在一起三年,你看,季橙连现在门锁都没换,她不防着你,这是对过往爱情最尊重的诠释,浴室的玻璃上还贴着喜字,那是他们去年冲动下想为这段已经转凉的爱情搞些刺激性的波澜,但是这些美好的愿想和强加的刺激最终也没能救活这段爱情,最终都变成小儿科般不成熟的嘲讽,喜字还在玻璃上贴着,正因为它还在才说明季橙的无所谓,以顾斌对季橙的了解,若是她歇斯底里起来,应该早就撕下来。

    没有人坐下来好好谈谈他们三年相辅相支持的爱情,没有人探讨一下以后俩人会如何化解尴尬的碰面或者真的就选择老死不相往来,他俩自动把这份关系划到友情里面,或者分为亲情,心照不宣,顾斌知道他们没有谁是能轻描淡写躲过这场分手,但是命大的,他们都咬牙扛过来,谦虚的掩饰,并且不逾越俩人的底线。

    季橙吃着鱼肉点点头“我得跟你说个事,我知道你肯定能帮我。”

    顾斌给她夹了口青笋“你让老常来找我,你自己怎么不来?”

    季橙抬头看看他,声音有些弱弱得说“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咱们分手半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顾斌笑了“你额头上刻着个勇字,记住,遇到什么都别怂,退缩惯了就会一直缩着脖子过活,当年你刚毕业到易传媒,唯唯诺诺的,总怕自己做不好,最后我知道,只要你想做的事情,都能做好,包括咱俩的关系,至少目前咱们都在做努力。”

    季橙龇牙朝他傻笑“你从前不夸我的。”

    “所以现在才觉得难得。”

    季橙又闷头扒拉着碗里的饭粒儿“我想跟你说的事……咱俩饭桌上谈生意不合适吧?”

    “没事你说,我吃得差不多了。”

    “我想让你跟nps续合同,然后昌茂过段时间竞标,你能陪标。”

    顾斌皱着眉头看她,心里觉得有些复杂,他看了看这个做事向来直来直去的姑娘“你跟老常也要投标对吗?那跟我和nps续合同有什么关系?”

    “牛凯,你认识吧,他的事被nps知道了,你之后要是不跟nps合作,跟牛凯也没戏,只能再找别人,还不如老合作伙伴来的熟悉,也知根知底,我跟老常的确要竞标昌茂2017-2019年市场活动的标,但是现在nps占尽先机,我听说他们有很牛的供应商作保,今年年初nps融资了3000多万美金,到了4月份又拿到一个亿的份额,风投都是见风使舵,不用你去公关,他们看着谁红就都大把的投钱,nps还在卖vc股,现在隐形富豪太多,nps拿了风投,好多成本都赔本做的,只为拿下这一标。”

    顾斌看了看她“你倒很了解nps的情况,既然你也知道nps有这么多优势,话里话外我也听出了你对nps的妒忌,你觉得不公平?我必须告诉你,案板上的肉就那么多,市场那么大,你下刀慢了或者忍不下心一口吞了,后面连肉渣都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