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6章 chapter006
    早起倒夜壶的大爷刚出胡同口就见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里的男人开着车窗抽着烟,望着对面的一栋高层小区。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背着包拎着电脑快步走出来,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车里的男子叫了她一声,那女人穿过马路跑到车边二话不说就拉开了后车门坐进去。

    陈启回头递给她一杯豆浆“没吃早饭呢吧。”

    豆浆已经发温,看来已经晾了有一阵,季橙笑着点点头接过来,她看了看陈启“抱歉,昨天忘跟你说几点过来等了,以后八点到就行。”

    “没关系,我正好吃个早饭,早晨凉爽。”

    早高峰的北京像短路的电子板,建国门一代尤其堵得可怕,眼看着前面就到sk大厦,但是车一步步挪动着已经过去20分钟,季橙看了看手表“我这下车吧,实在是太堵了。”

    陈启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开了车门,赶忙回身一把拽住她的胳膊,车门刚欠开一条缝隙,一辆电动自行车飞快的从车门边擦了过去。

    季橙吓了一跳,不好意思得缩了缩脖子“谢谢。”

    “以后看着点。”陈启漫不经心的说,语气深沉安抚,像是在嘱咐自己的妹妹一般,季橙笑了笑“晚上不出意外六点你在楼下等我,有事我提前给你发短信。”

    陈启点点头“但愿你能按时下班,我八点有个饭局。”

    “好好好,没问题。”

    今天的出勤情况非常好,季橙掐着时间进办公室大家已经坐得差不多到齐,周二是总裁例会的日子,部门领导都要到,欧阳慧从屋里出来看见季橙,她指着办公区放着的几盆花“季橙,你过来,把这几盆花挪个地方,一会儿乔总来咱们部门开会,得看着像点样。”

    季橙答应着赶忙放下包过去搬花盆,绿植高大,盆花比想着中的要沉很多,季橙抬可是抬不起来,只能带着底座的塑料盘在地上一点点挪动。

    牛凯刚一进屋就看见季橙哈着腰费劲得挪动花盆,他急忙走过去帮着她搬,季橙调皮得笑了笑“谢谢老大!”

    花盆搬到理想的位置,牛凯直起腰环视了一下办公室,格子间里面的人都埋头看着电脑,大早晨的能有什么活,肯定都是看看早间八卦新闻,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季橙,牛凯又望向欧阳慧办公室的方向,突然放大声。

    “你们有没有点团队精神,让一个姑娘自己搬花盆,团队要是这样就趁早散了吧!”

    张轶离他们最近,一看牛凯有些要发作的架势,赶忙站起来朝这边走“我来我来,季橙放那别干,你瞧瞧,我刚才没看见啊!”

    “少废话,都干完了!回去呆着吧!”

    张轶走到一半被呛声,尴尬得歪歪头,讪讪得走回工位,欧阳慧在屋里也听见牛凯在外面说的这一句,她撇撇嘴,这季橙刚到了两天,甭管是吕芳菲还是牛凯都帮着她出头,这姑娘有什么值得怜香惜玉的地方,职场新人不都是被使唤过来的吗,没什么矫情的。

    季橙心里有数,这吕芳菲对自己的这点欣赏无外乎是继欧阳慧画大饼之后她又在上面撒点芝麻,而牛凯的算盘没有大家所见的打得这么漂亮,他只是想拉拢她们这帮做小的,自己常年在外面跑业务,还需要部门这些千年助理帮衬着,一旦公司有些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有个忠实的小卫星,而且遇到讲理的这些琐事,部门这帮人也能替他说两句好话。

    bd永远是最笑面虎的奸臣,哪个不为自己,哪个不是见缝插针揩点公司的油水,身上缠着的事太多,做贼心虚罢了。

    季橙回到工位,不一会儿总裁乔振泽进了门,以往都是年度传媒盛会上能见到,像美澳这种小公司没有邀请函,季橙都是在隔天的报道上能看到出场嘉宾的照片,现在照片上的人走进生活里,季橙看着他有了新的认识,人比新闻报道中随和,进屋就跟格子间里的所有人打声招呼,大家笑脸迎人回答着“总裁好。”,季橙也窝在角落里跟他点点头,乔振泽多看了她一眼,之后叫上欧阳慧进了大会议室。

    不一会儿欧阳慧出来,朝牛凯招招手“你进来。”她又环视了一下办公区“吕芳菲还没到吗?”

    大家都不做声,销售的出勤率本来就没有保证,欧阳慧立着眉毛看了宋绍文一眼“一会儿吕芳菲到了让她来找我。”

    李曼属于部门的和事老,跟谁都好,她赶紧给吕芳菲发微信“姐,今天乔总来咱们这开会,你没到,牛凯已经进去了。”

    不一会儿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在空旷的办公区被听得一清二楚,季橙抬眼看了看她的方向,李曼捂着手机放在腿上,把静音键打开,慢慢打着字。

    季橙无所谓的撇撇嘴角,大家都说小卫星是曹鑫,专门仗着自己是乔总表弟准儿媳妇挨个部门打小报告,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内鬼总是掩饰的最好,而真正在风口浪尖的人不敢有什么动作,越是被怀疑就要越是避之不及,语言暴力栽赃陷害总是扣在最善良人的头上。

    过了十点吕芳菲才进门,正巧会议刚刚结束,乔总带着欧阳慧和牛凯出了门,牛凯一直点头哈腰答应着什么,越是这样费力讨好越是不合心意的一种掩盖,乔总跟吕芳菲碰了个顶头,吕芳菲这么赶着来居然还画好了精致的妆,她尴尬得朝乔总笑了笑“乔总,对不起,真的不巧,今早家里水管子漏了,我一直在等水暖工。”

    乔振泽善解人意得点点头“家里的是最重要,都处理好了吗?”

    “好了好了,都修好了。”

    “那就成,一会儿让欧阳总跟你说一下今天会议的内容,牛凯,走,跟我去26层。”

    吕芳菲目送他们离开,欧阳慧冷眼看了看她“你跟我进办公室。”

    吕芳菲坐在椅子里,对面隔着办工桌欧阳慧一瞬不瞬得盯着她。

    “你是不是傻啊!存着侥幸心理以为乔总不会到咱们部门开例会,现在销售制度改了,大客户都交到公司,你们只接散单,各自划分客户,你不在,牛凯占尽先机,这优质客户都让他挑了去,乔总也没话,你连班都不能按时上,你当乔总大度,这么大个企业起家都是靠着一点一滴的算计起来的,公司永远不养闲人。”

    “你怎么不替我说说话!就说我家里有事!”

    欧阳慧冷哼一声“我有这个义务吗?”

    吕芳菲瞪着她“谁把你拱到现今这个位置,你我一天进公司,我事事都为了你!”

    “芳菲,我这不算忘恩负义,我什么时候求着你帮我拱到这个位置吗?我今天坐在这,我自己有多努力我心里清楚。”

    吕芳菲不可思议得看着她,慢慢摇着头“我知道了,你想让我自生自灭,让你表弟接替我,怪我太天真,一直以为他能取代的是牛凯,姜尚恒他刚大学毕业!你想扶持他我只能说你操之过急!他也根本不是这块料!”

    欧阳慧冷笑“现在是什么社会了,资源说话,我现在手握大客户资源,他只需要客客气气得维护客户就行,打打电话,问问有没有需求,签的都是5-10年的合同,还需要像你似的多卖力?”

    “欧阳慧,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你算计我!”

    “不是我,是社会算计你,这是食物链的规则,我们若是不遵守会出问题的,我也没说赶你走啊?你自己想走那就是另外一说了,咱们没有利害关系,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这是基本的职业操守,你要是想地球都围着你转,什么事都可着你先挑选,你也得让乔总看得上。”

    吕芳菲腾得站起来,傲慢得看着她“行!你们摆这一道我未必跨不过去!你等着,我也不是随便低头的人!”

    欧阳慧散漫得点点头“行,祝你扛得过去。”

    欧阳慧看着吕芳菲气冲冲得出了办公室,她好久都坐在办公椅里没动,自己对她的严苛她怎么就不懂,nps走到今天,客户资源筛选了千遍万遍,不会让哪个bd永久的把持自己的客户资源,大洗底早在欧阳慧的意料之中,但是她想过吕芳菲的懒惰,女人有时候在职场比男人有优势,但是女人往往脆弱敏感,容易意气用事,容易激化无中生有的矛盾,但是自己若是对她明显的偏袒,不仅助长了吕芳菲的那点小骄傲,也会让别的同事看不过去。

    季橙发了条微信给吕芳菲“菲菲姐,中午有饭局吗?我想请你吃饭。”

    季橙抬头看看吕芳菲,她听着微信提示音根本无动于衷,将手机扣在桌面上。

    季橙不气馁,继续发“姐,中午请你吃肠粉。”

    半天还是没有回复,季橙也没有继续等,开始干自己的事情,早晨收到市场部的全体邮件,她要写一份公益展的rundown,李曼做执行,她在oa上简单跟她说了一下牛凯交代的客户要求,季橙就开始埋头认真梳理着。

    不一会儿手机响了,季橙看着屏幕上新微信的提示,扬了扬嘴角。

    也许现在,火上浇油还太操之过急,雪中送炭最暖人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