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5章 chapter005
    莉莉正在家里煮泡面,赵婕已经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手里捧着个不锈钢的大碗吃着沙拉,季橙开门进来放下手提电脑,进屋一屁股窝在沙发里。

    赵婕嫌弃得用一根手指头捅捅她“诶诶诶,去洗澡去,别一屁股一个坑儿。”

    “你让我歇会吧……”

    赵婕不气馁,放下碗扒拉她“我受不了汗味儿,你快去洗吧!”

    季橙无奈得站起来,塔拉着拖鞋挪步进了浴室,关门的时候还不忘拉长音说了句“把我睡衣拿来啊——”

    莉莉从厨房跑过来,看了一眼赵婕,又看了看紧闭的浴室门,她神神秘秘得凑到赵婕耳边“怎么?商场无间道第一天就马失前蹄?”

    赵婕摇头晃脑撇撇嘴“内鬼不好当啊~反正最后不是死就是立功,我觉得咱家橙子立功的面比较大。”

    卢金晚上十点才回来,健身房九点半打烊,她洗了个澡打车回来,一推开门吓了一跳,三个女人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完全忽略了沙发的功能性,互相挎着胳膊看电视,茶几上易拉罐的啤酒已经堆的东倒西歪,卢金挑了挑眉,完蛋了,这帮完全不注重身材的天线宝宝们。

    “喂!跟你们说一百遍了!喝啤酒肚子大,不好减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后悔药有多断货了!”

    莉莉歪头看了看她“吃饭了吗,有泡面,有猪耳朵。”

    卢金嫌弃得看看她“猪肉是大忌!”

    冷不丁得赵婕突然大呼“愿全天下猪都死光光!真主阿拉保佑!”

    卢金认命得点头开始收拾残局,电影频道正在演《杜拉拉升职记》,季橙指着其中正在演的一个桥段嗤之以鼻“杜拉拉是没上过班吗?”

    卢金皱着眉看她“季橙,小点声,楼下前天刚投诉。”

    “为什么?”季橙傻傻得问。

    卢金使劲捏瘪手中的易拉罐,咬牙切齿得说“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酒虫上脑!”她伸手指着莉莉的鼻子“这位姑奶奶喝多了带着赵婕在客厅跳兔子舞,音乐声在电梯里都听得见,我一推门还以为爱丽丝梦游仙境呢!你看见她买的迪斯科七彩吊灯了吗?”

    话音还没落,敲门声响起,卢金把最后一个易拉罐扔进塑料袋里,起身去开门。

    开门的一瞬间,卢金觉得,真的是完蛋了。

    大d哥左右手各拎着两屉啤酒,他嬉皮笑脸得朝卢金挑挑眉,举起手中的啤酒“superise~”

    卢金翻了个白眼

    随即大d哥表情一下子塌了,带着哭腔站在走廊里哭喊“老娘失恋了,你们不奉陪嘛!”

    大d哥姓田,为啥叫大d哥呢,跟器官什么的没啥关系,主要是如此粉嫩的小生爹妈居然给起了个田大国这种粗犷的名字,这些人里季橙跟他最好,从初中就厮混在一起,到高中快毕业那时候大家都偷摸攒钱买了小灵通,季橙买小灵通的唯一理由是月考的时候可以收答案,没想过只收发短信的手机接到的第一通电话就是田大国同志打来的诉苦电话。

    那时候他偷摸跟一个男生好着,有些暧昧不明,他打电话哭诉自己为了给那男的过生日买块表吃了一个月的辣条,还淘遍全北京买限量版的滨崎步画册送给他,可是一切努力都没能掰弯这枚直男,大国同学打电话跟季橙哭了一个小时,与一般失恋的小姑娘心思无二,从那一刻起季橙的心里建设崩塌又重建,以后田大国不再是男闺蜜,而是好姐妹。

    今晚后半段变成了甜甜一个人的独角戏,季橙习惯叫他甜甜,手机里存的电话号都是y,甜甜坐在沙发上一直哭,季橙几个人坐在地板上默默给他递面巾纸。

    “橙子,我爸妈听着我们打电话吵架了,他们接受不了,非让我跟他分手,我当时看我妈哭的泣不成声,脑子一热就给他发了微信,但是我现在后——悔——了——”

    莉莉拍拍他“大d哥,你又没尝试过喜欢女人,也许试试你就直了呢。”

    “你们这群凡人不懂!”甜甜歇斯底里“你看季橙条美腰细的,我俩这么些年我都无动于衷,异性恋属于犯罪~”

    卢金又翻了个白眼“现在不是有好多同婚吗?你找个女同结婚,然后各过各的呗。”

    甜甜一下子止了哭声,还慢慢抽搭着,他低头默默看了季橙一眼,季橙一个机灵,浑身起鸡皮疙瘩。

    “橙子,你不是看破红尘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嫁给我吧,也不枉咱俩十多年的友情——”

    季橙拿起拖鞋就朝他胳膊抽下去,眼神冷漠得看着他“你醒醒吧,我再怎么凑合也不嫁军人世家,你爸妈理儿太多。”

    甜甜心灰意冷得收回视线,还抽搭着“橙子,有烟吗?”

    “不会抽就别瞎抽。”季橙站起来,慢慢收拾掉桌子上的残骸,没喝的啤酒抱在怀里“你别喝了啊,这些给你放冰箱,晚上别走了,就这睡吧。”

    甜甜感激得看着她“橙子,还是你对我好。”

    季橙撇撇嘴“我偶尔也会母爱泛滥。”

    季橙朝冰箱走去,甜甜在后面默默看着她,卡通海绵宝宝半袖下面居家超短热裤,身材真是好啊,可惜这么好的姑娘老是自己跟自己较劲,甜甜擤了下鼻涕“橙子,今天去新单位怎么样?”

    “就那样,我这种走野路子的混在一帮正规军里面,皇粮不好吃啊~还得加快速度。”

    “别让人欺负你,你有时候做事情还是欠思考,明天让甜甜送你吧,他那车好,给你充充场面。”赵婕一边拿着快干布擦着桌面一边说,季橙打开冰箱门手忽然停住动作“我雇了个司机,上下班接送。”

    赵婕抬头看她“哦对了,我一直纳闷,你也有点小金库,买个车呗,捷达总买得起吧,自己开,我那天收拾鞋柜还看见你驾照了呢,明年就验本了。”

    话音刚落客厅一下子寂静下来,赵婕是这座合租公寓里最晚到的,有好些事她没一起经历过。

    赵婕傻愣愣得看着呆掉的几个人,弱弱得问“我,说错话了吗……”她又重新看着默默把啤酒码放在冰箱里的季橙背影,脑洞大开,心里想的都是小说里的桥段,季橙小时候难道遭遇了车祸,或者家里亲人的离世与开车有关?这是季橙心里的疤,让自己不小心给揭了。

    甜甜无奈得扶着前额,叹了一口气“那还是2012年的夏天……”

    赵婕瞪圆了眼睛,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我家有一台老红旗轿车,季橙刚考完驾照要练车,趁热打铁的我就把车借给她了,说好当天下午还给我,可是——”

    “可是什么……”赵婕声音越说越弱。

    “可是我中午接到季橙的电话,她只说下楼,到小区门口接她。”

    莉莉也叹了口气,仿佛想到什么不愿意回想的往事“当时我也在车里,坐季橙开的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你们出车祸了?”赵婕趴在莉莉腿上“伤的严重吗?”

    卢金默默赵婕的头发“亲爱的,你继续听下去,特别精彩。”

    甜甜喝了口水“我下楼小区门口围了好些人,当时我还住南池子后面,就那么一个楼房小区,门口是个月亮门,我就看见我家的那辆古董红旗轿车,卡在月亮门里了。”

    赵婕倒吸一口冷气“卡门儿里了——”

    “那是我爸的心头肉啊,大院现在茶余饭后还聊这事呢,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赵婕缓缓转头看着靠在冰箱边上的季橙“橙子,以后别开车了,真的,还是雇人开吧,你真有自知之明。”

    季橙咧嘴笑了笑,一脸风轻云淡“没办法,天生坐车的姑奶奶命。”

    ***

    晚上睡觉的时候甜甜自觉自动的溜进季橙的卧室,俩人同床已经不是一两回了,季橙之前跟莉莉说过,拼酒拼床这种事情有甜甜跟着她最放心,因为她知道哪怕自己喝多了趟大道上或者裸睡,甜甜看她就跟看一坨猪肉没什么两样,碰都不带碰一下,还会嫌弃的自动弹开,这会俩人躺在床上开着空调盖着一张毛巾被,甜甜望着天花板,路过的车灯将四周照得断续的柔光,他侧头看了看季橙。

    “橙子,睡了吗?”

    季橙翻了个身“睡了。”

    “橙子,我一直有个事瞒着你,你要是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我就不说了。”

    “我不愿意听。”季橙把半拉脸埋在枕头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甜甜捅捅她“还是跟你说吧,我上周上班的时候见到顾斌了。”

    季橙侧躺着背对着甜甜,无动于衷,田大国毕业之后家里托关系给找了民政局的工作,在那种地方碰到顾斌,还能有别的什么事吗。

    “他跟前妻复合了,橙子,你心太重,好些事你都放不下,但是你是我朋友中最有原则的,我不得不劝你两句。”

    季橙翻了个身面对这甜甜,眼睛在忽明忽暗的卧室里发着晶亮亮的光,她挑了挑嘴角“劝我做什么,我这不是好端端的活着嘛,这对顾斌来说是好事,应该祝福,祝全天下有情人终成眷——”

    “你就嘴硬吧!”

    “我可不是嘴硬,你没看着我的心呢,更硬。”

    “橙子,女的可不能一辈子不结婚,你现在就是迈不过去坎,心灰意冷了,上高中的时候你跟咱班物理课代表好,后来七八年你也忘不了,终于有个顾斌,结局虽不如人愿,现在这样你又自暴自弃。”

    “谁说我必须得忘了,我现在晚上做梦还老梦见我那帅哥物理课代表呢,顾斌我也不用别人替代忘掉他,他们就长在心里,化成一道防风林,任风吹雨打都算我之前的投资。”

    “那你过年时候怎么说自己要一辈子不结婚呢!”

    季橙半天不说话,之后弱弱得说“甜甜,我对爱情要求太高,太完美,我想一辈子热恋,受不了一丁点的冷淡,车熄火了还能再踩下油门直冲到120迈,可是爱情不行,凉了就渐渐的一点温度都没有,消耗彼此,为什么不能一辈子热恋呢,我为什么就傻傻的,爱上一个人持续升温,永远呆着摄氏度最高点,而男人却都会变成渐渐习惯,不再用力去爱。”

    “橙子,你活这么大,有时候思想特别幼稚你知道嘛,哪有一辈子热恋,我打鸡血似的到上海阿迪旗舰店就为买一双新发布的限量跑鞋,现在你看,我还穿吗?对事物都这样,更何况是对有着喜怒哀乐的人呢。”

    季橙把空调调成睡眠模式“所以我想通了,就勤换着点男朋友,时刻保持热恋,但我就是不结婚,结婚证那两张纸不到十块钱,要搭上几十年互相消磨,我还不乐意呢。”

    “那你要是这么说,我只能说你太自我,太自私。”

    季橙拧了他胳膊一下“睡觉!总比你给人家发微信说分手,人家只回了个‘行’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