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章 chapter004
    陈启跟林洋靠在车边看着对面高耸的sk大厦,林洋抽着烟,抬头望了望10层往上的办公区。

    “你是不自己找不痛快,老来这呆着干吗?看着这公司你不糟心啊。”

    陈启不提这茬,拍了拍身边的路虎揽胜“修车花了多少钱?”

    “不到8000块,换防冻液和一些零件,你这纯原装进口的,当时买车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养这车费钱着呢。”

    “少废话,一会儿转给你。”

    林洋笑了笑“你还我车,我怎么觉得我那帕萨特里一股臭糟糠味啊。”

    陈启有些无奈,咬牙切齿道“昨晚你媳妇过生日,她那帮姐妹淘非玩老掉牙的大冒险,叽叽喳喳个没完,我抽着个‘拉黑车’,她们不依不饶,你又没在,我骑虎难下,无奈就开着你车拉了个活,不信你看看车载录像。”

    林洋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哈大笑,乐不可支得捂着肚子“你也有今天!让我媳妇摆了一道,她们都喝多了,你还玩什么大冒险,太逗了!”

    陈启看林洋乐得欢实自己也乐了“拉了个女的,醉醺醺的,吐车里了。”

    林洋挑眉看看他“好看吗?”

    陈启摇摇头“醉成那样了,没仔细看,但是也算有收获。”

    “什么收获?”

    陈启邪邪一笑“因祸得福,我翻她包的时候发现一张名片,她是我同行,美澳的副总。”

    “呦~那还不快点拿下!套点资源!”

    陈启捶了一下他“那种小喽啰。”

    正说着sk大厦转门里走出来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说了几句话就朝停车场走去,另外一个站在马路边上安静得等着。

    陈启一下子截了话茬,愣愣得看着季橙,她戴了副黑框眼镜,背着单肩挎包无聊得看着街上的行人。

    要说命运,从前不懂,突然来了,真是有点措手不及。

    命运还不会就此罢休,它只要打开了一个闸门,因缘这东西就跟阴曹地府间钻出的魑魅魍魉一样拦都拦不住。

    纷扰的街道行人规律的移动着,突然人群里有一个人高呼“我的包!”

    季橙缓缓回头,看见人群中朝她跑来的一个男子,他扒拉着人群推搡着跑来,季橙歪头看了看无动于衷的行人,她慢慢得转身,立在路边。

    蓄势待发是骨子里的东西,眼神是最薄弱的漏洞,但偏偏小偷慌乱着没有看见。

    男人靠近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路边那个冷漠得看着这出闹剧的女人会突然有了动作,她侧身高抬腿,大腿绷直脚尖绷紧,小腿一发力,仿佛带着割人的风呼啸而来,脚面结结实实得拍在他鼻梁子上。

    季橙不慌不忙得摘了眼镜蹲下,捡起地上的包,又用高跟鞋跟踢了踢他的胯骨,那人仰在地上抬头看她,季橙抬抬下巴,不咸不淡得说“诶,我有面巾纸。”

    小偷捂着鼻血不止的鼻孔,惊慌得看着她,踉跄着站起来跳进花坛准备跑,sk大厦门口的保安一拥而上按住了他。

    季橙一直扭着脸看,被抓仿佛在她意料之中,她又重新戴好眼镜,冷漠的目光被遮挡了半分,她哈腰整理了下阔腿裤的裤脚,这时被抢包的女人跑过来连连道谢,季橙只是点了下头,把包递给她。

    林洋手里的烟眼看着烧到烟屁股,他微微张着嘴,整个人都看傻了“卧槽!”

    陈启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小时候在小人书里见过这样的女侠,青衣包裹,半面遮纱,长发飘飘却面露杀气,而现在这个女人将齐耳碎发稍微别在耳后一些,正了正眼镜,重新挎好包站在路边,仿佛刚刚一切都没发生。

    白雪公主不穿神仙婆婆的玻璃裙,改换钢铁侠的装备,也许不是造物者的闪失,谁都不知道一件杰作的完成是不是造物者不小心的手抖。

    她,是她。

    短暂的留白过后只有干巴巴的回音,荡在心里,碰着左心房又撞回右心房,往返反复,叮当作响。

    什么没仔细看,这张脸时隔几个小时,依旧清晰,仿佛是显影液里刚漂出的底片,借着红色的显影灯,一眼就刻在心里。

    陈启缓缓转头看着林洋,笑了一下“你这帕萨特,还得借我一段时间。”

    ***

    季橙盘腿坐在人群的最前排,她腿上垫着个笔记本电脑,左手握着支录音笔,右手飞快的在电脑上打着字。

    这位开场香港的著名歌手前不久刚刚宣布出柜,因此今天煽情的话说了太多,他普通话还不是很标准,本来季橙就跟不上,现在脑子里还要想着他到底在说什么。

    吕芳菲站在人群后面调度着现场情况,偶尔跟香港的几位老板闲聊两句,刚刚在地库停车的时候被一帮盲目的粉丝围堵,粉丝是不管哪辆车里是坐着艺人的,只要看见有车开进来就挥舞着手里的led牌子围上去,吕芳菲被闹的不厌其烦,现在人有些蔫蔫的,她看了看前排哈腰努力打着字的季橙,挑了挑嘴角。

    歌手终于说完了,后面上来的是一位老牌艺人,话不多,季橙都能跟上,艺人说了几句就下台,本来以为今天的两位出场嘉宾任务完成,可以ending,之后居然有个驻场嘉宾到访,是一名当红的公知。

    季橙心里暗叫不妙,公知也真是“不负众望”,说了半个多小时,其中还打哈哈穿插着品牌主打产品介绍,季橙额头上渗着汗,心里叫着苦。

    一场发布会下来季橙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减肥方法,人站起来都轻飘飘的了,主办方给媒体发伴手礼,发到季橙这那人看了一眼,居然跳过去了。

    吕芳菲从后面拍拍傻愣愣的季橙,笑着说“别在意,都是些没用的玩意,姐请你吃饭去。”

    其实季橙心里没有失落,她以往做活动小到保安都会给伴手礼,没想到香港人这么看人下菜碟,自己有些懵而已,她赶紧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摊开笔记本电脑,打开录音笔重新听一遍。

    “菲菲姐,我不吃饭了,先把这个弄完。”

    吕芳菲看着她认真的侧脸,抿抿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耐心的。”

    “什么?”

    吕芳菲指了指她手中的电脑“速记是很枯燥我的工作,但是投入进去也挺有意思,你愿意做速记吗?跟着我跑活动?”

    季橙心里一阵恶心,原来吕芳菲心里没有提拔自己的念头,只不过想找个小跟班,而这个小跟班还登不上左膀右臂这样的亲密关系,只不过是个打杂的速记。

    季橙心里想到一个词,得寸进尺,贪婪让人变得内心可憎,面目却要粉饰得美轮美奂,她以为自己是病猫,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任人捏烂,没关系,那就借坡下驴,给你个甜枣,至于后面这一巴掌什么时候给,完全看心情。

    “菲菲姐,我觉得这工作挺有意思的,只是我还不熟悉,得慢慢来。”

    吕芳菲拍了拍她“不着急,一回生二回熟。”

    通稿写好后吕芳菲检查了一遍发到大家邮箱,记者过来领了车马费一一散去,吕芳菲要送季橙回家,无奈季橙非说自己坐地铁就能到,不麻烦她。

    菲菲开着车走了,没有过多的客套,季橙拎着笔记本电脑包,挎着自己的挎包就出了大门。

    灯火辉煌的北京总是给人距离感,季橙今天准备回东四十条去莉莉那住,坐地铁虽然没几站,但是上车下车都要走一段路,她还是准备打车回去,站在路边招手,这个时段的出租车正好赶上交接班,司机目不斜视的开过去,没有人驻足。

    刚想打开手机用叫车软件,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路边,司机探头出来“坐车吗?”

    季橙看了看他,冷哼一声“咱们还挺有缘。”

    ***

    街上堵得水泄不通,喇叭声时而响起,但是根本催不动慢慢向前挪动的车辆,季橙坐在车后座望着窗外发呆,她摘了眼镜放回包里,陈启从车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我刚才在sk门前见到你了。”

    季橙还是望着窗外“我在那上班。”

    陈启从后视镜一瞬不瞬得盯着她“cbd上下班不好打车吧。”

    季橙没回应,她觉得谈话的内容不咸不淡的,没有搭话的必要,司机总是被憋闷的见着人就话唠,但季橙并不想多聊。

    到了莉莉家楼下,季橙下车,突然想到什么,脚已经迈出去一支,她又缩了回来。

    “你每天几点拉黑车?”

    陈启想了想“拉黑车哪有点啊,有活就拉,没活就车里睡觉。”

    季橙点点头“你早晚班的时候在国贸附近吗?”

    陈启心里有底,他知道季橙为什么这么问“白领都在cbd上班,早晚高峰我就在这一代趴活。”

    “那我雇你吧,以后上下班你接我,省着我打车了,我按月给你结算。”

    陈启侧身回头看着他,装着稍微有点犹豫,半天后才点点头“行吧,留个你的电话。”

    季橙准备掏包里的名片,想了想又作罢,拿过陈启的手机输入一串号码,保存。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陈启,你呢?”

    “我叫季橙。”

    好多故事,都是从这一句自我介绍开始的,想来不胜唏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