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章 chapter001
    引子

    细雨微朦,一个小姑娘站在青砖瓦台阶上,穿着的小白鞋已经被雨水糊成斑驳灰色,她看着面前的景象。

    北京昌平十方普觉寺里有副对联。

    上联:只有几文钱,你也求,他也求,给谁是好。

    下联:不做半点事,朝也拜,夕也拜,叫我为难。

    后面有人叫她。

    “过来这边,不要乱跑。”

    小姑娘扎着两条吊辫,答应了声“诶!”

    可她最终还是转过头看着这上面的字,歪着头淡淡的说“看不懂啊……”

    ***************************************************

    正文:

    2016年5月11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ido动漫嘉年华。

    季橙穿着日系学生装,超短裙下面一双笔直的葱白长腿,在这吵杂环境下,周围陪衬的都是卖萌嘟嘴带着奶味的小姑娘们,只有她眼角眉梢透着隔岸观火的冷漠感,仿佛从浮世绘中跳出的歌姬,偏偏和服下摆松懈,白花花的肉露出来,让人眼馋却又觉得这一口要是咬下去,一定冰冷得铬掉两颗牙,季橙扯了扯头上戴的这套金色假发,无聊得朝更衣室走去。

    动漫嘉年华听着好像是开在澳门威尼斯人这种地方才对的活动,嘉年华嘉年华,来副德克萨斯扑克,再摆一排老虎机,那才对味。

    身边那位萝莉不知道扮的是什么,嘟着嘴搂着边上穿和服一头银色长发的妹子自拍,季橙垂眸看了一眼,摘了自己的假头套,揉了揉齐耳的短发,那银发女子和服后面居然翘着个假尾巴,这一扭身尾巴扫到季橙脸上,季橙摆了摆手,皱眉道“让一让”

    那俩人就跟没听见似的,更衣室里暗,闪光灯突然闪了一下,那女孩不情愿的摆弄着手机嘟囔“再来一张,闪光灯照的毛孔大。”

    季橙用脚尖踢了踢她的大尾巴“你们边上拍去,我要换衣服了。”

    那俩人不耐烦的抬头“等一下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等不了,我着急走。”

    那俩人又仔细看她一眼,季橙缓缓直起腰,斜睨着看她们,不说话,居高临下的气势或许影响了那俩人一向理直气壮的态度,她们缓缓站起来,嘟囔了一句就走了。

    季橙走到柜子前面,里面手机正在震动,她打开柜子,滑开手机“喂?”

    “橙子,玩得开心吗~”

    要是莉莉能看见她这个白眼就好了,她笑了笑,嗲声嗲气的说“玩得好啊~可好了~你这半路给我抛出来的棘手活我真是太感激你了~活了20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多幺蛾子,真是什么飞禽走兽都有啊。”

    莉莉在电话那头哼哼“你不高兴了?”

    “你跟我说扮的是金手指学生妹,暴走萝莉那一款。”

    “小樱挺爆的啊,尤其是挥动魔法棒的时候,别提——”

    “你给我打住!好多人问我我的那头宠物小狮子呢。”

    “你怎么回答的啊,本来是带了个狮子玩具别在肩上,但是我这不是临时有事嘛,道具拿不过去,你的魔法棒也没来得及送过去,大d哥说这次的道具准备的可好了,真是惋惜。”

    “我跟她们说,狮子在动物园玩皮球呢。”

    莉莉被呛,尴尬得笑了笑“谢谢你这次救场啊,晚上请你吃饭,吃寿喜锅~你说好不好?”

    “日本冒菜,没兴趣,再说我晚上约了老常。”

    莉莉拿着电话挤上长途公交,人多腾不出手,她还急着要去抢座“我上车了,不跟你说啦,晚上回家再聊,拜~”

    “我晚上不回你那……”话还没说完就传来滴滴的忙音,季橙看了眼手机,撇撇嘴开始换衣服。

    季橙上楼刷卡进屋,以为周末公司没人,小古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季总好!”

    季橙摆摆手,回办公室拿出份文件,出来时路过小古电脑看了一眼屏幕上的ai文件,她过去指了指上面的背景图“这是仿foni?仿也仿的别让人一眼看穿啊,巡展的主色调是灰色,你改一改。”

    小古点点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季橙“季总,听常总说你以后不来了。”

    季橙用文件敲了一下小古的头“别瞎打听!干活!”

    ***

    傍晚19:00,虎坊桥厚味居。

    常宽跟季橙吃着炙子烤肉,先点了两盘牛肉,吃的差不多常宽又叫来服务员,“再来盘牛舌。”

    “嚼不烂。”

    “那来盘羊肉。”

    “膻。”

    “那来盘腰子吧”常宽看着对面闷头吃着跟自己抬杠的季橙“你总该让我补补。”

    季橙抬头朝他乐乐“怎么?嫂子欲求不满?”

    常宽瞪她一眼,自己比她大一轮还多,这丫头总跟自己没大没小的,他把菜单递给季橙“那你看着点。”

    季橙抬头朝服务员眨眨眼睛“给我来瓶82年的拉斐。”

    服务员尴尬的看看四周热火朝天甩着膀子吃烤肉的大老爷们们,不好意思得摇摇头“没,没有啊……”

    “说正经的!”常宽用筷子敲敲她的碗边“窝头片臭豆腐你吃吗?”

    “我吃啊!”季橙做理所当然状“我最爱吃了,就这个!”

    “喝点什么?”

    “那就给我来瓶16年的牛栏山!”

    伙计下去了,常宽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季橙,给她夹了块刚烤好的炙子烤肉“橙子,这次的项目,有把握吗?”

    季橙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没把握现在还能往回缩吗?明天就要去报到了。”

    “橙子,别人去也行,但是我不放心,要是露了馅不单单是难堪的事,在行业内咱们也要臭名昭著了。”

    “公司我占三分之一股份,自己家的事,当然自告奋勇,而且——”她端起酒杯碰了老常的一下“如你所说,别人我也不放心,自己半斤八两自己心里最有底。”

    老常笑了“得嘞,你一准行,再也不是五年前替我去要账的小姑娘了,我把你当自己妹妹看,万事都希望你先顾着自己再顾着公司。”

    季橙笑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duang的一声把酒杯墩在桌子上,龇牙咧嘴着避重就轻得说“拉斐虽好,还是牛栏山过瘾啊!”

    吃完饭老常要送季橙回家,季橙摆了摆手“我不回东单,我回我自己那。”

    这是个每次都不必申说的话题,季橙这姑娘有时候神秘,跟别人在东单合租了个房子,后来一点点攒了些钱买了个小户型,但是从未跟人说起房子买在哪了,连老常她都不说,但是东单那房子没退,屋主莉莉跟季橙处的好,她那间隔出来的单人间一直给她留着,合租的还有一个女健身教练和一个在国贸上班的白领,大家相处的都很好,一般情况下季橙下了班都回合租的公寓住,偶尔会回自己那。

    老常知道她不让送是为着不让他知道那住处在哪,没办法,他自己叫了代驾司机,又用手软件给季橙叫了专车。

    代驾到的快,蹬着代步车没一会儿就到了,老常说再陪季橙等会儿,季橙摆摆手,推了一把那代驾“快去开车吧,这位老板喝多了,赶紧送回家,家里住着母老虎,开慢了要被骂的。”

    老常笑了,不知道是谁喝多了,姑娘站在马路边上晃悠着,他看了看“你行吗?”

    “行啊!”季橙拍拍自己胸脯“我太行了,我还能再喝仨!”

    说着比划出两根手指,老常无奈得摇摇头,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叫车软件,司机还有3.2公里才到,还得再等会,但这姑娘明显要不行了,他刚要改主意,一辆帕萨特停在俩人面前。

    “打车吗?”

    “打啊!”老常赶忙过去拉车门,黑车也认了。

    “没发/票啊。”

    “行行行,没问题。”说着把季橙塞到车里,老常胳膊拄在开着的车窗框上“开稳当点,喝的有点多,别给晃悠吐喽。”

    司机点点头“行,放心吧。”

    摇上车窗,司机侧头看了看后座上的女人,职业装连衣裙,包的腰跨玲珑身段突显,季橙抬眼皮看看他,往下拽了拽裙子“看什么看。”

    “你去哪啊?”

    季橙支撑着坐起来,又倒回去,她倚着车窗户闭着眼睛,喃喃道“万寿路。”

    “走四环还是长安街啊?”

    季橙完全路痴一个,她拿起包垫在自己腿上,慢慢说“哪慢走哪,我想看看夜景。”

    “那就走长安街!”

    半小时后,陈启觉得走长安街是这辈子最不明智的一个选择,这姑娘说要看看夜景,开车后连眼皮都没挑,一直闭着眼睛,眼瞅着要路过毛爷爷相片时这姑娘一个挺身,腾得坐了起来,扒着前面车座凑到他耳边“快停车!”

    “大姐!这是长安街!”

    “靠边停车!”

    “祖宗!要是能飞我给你飞一个!靠边停车真不行!这刚到天/安门,你瞧,毛爷爷看着咱们呢!”

    “我要吐!”

    陈启一个机灵,抄手就拿起车前面的纸抽,快速的掏出里面一半的纸,然后把盒子递给她“拿着这个!”

    季橙用纸堵着嘴,但是胃里面一阵阵往上顶,终于还是没忍住,哇得一声吐在盒子里。

    “卧槽!”陈启咒骂一声,“你吃什么了!”

    “臭豆腐——”

    陈启从后视镜看她,季橙低着头,脖颈白皙,她缓缓抬起脑袋,用面巾纸擦了下嘴角,拿着盒子递给陈启“扔哪啊?”

    “别给我!一会儿扔窗户外面!”

    陈启有了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他猛踩油门,咬牙切齿,月黑风高,这样的夜只适合杀人灭口。

    终于开到长安街沿线,陈启靠边停车,季橙拿着纸盒子踉跄得推开车门走下车,把污秽扔到垃圾桶里,回身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陈启站在路边抽烟一直看着她,喝成这个样子散脚了还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居然不崴脚,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生物,能驾驭的了高跟鞋这种应该被划分为杂技类别的道具,却驾驭不了42度的酒精,他摇摇头,看着她又坐回车里,陈启踩灭了烟,走过去敲了敲车窗户,季橙傻愣愣得转头望着窗外的他,嘿嘿一笑。

    车窗户慢慢摇下来,陈启挑了挑眉,很好,还没忘了怎么摇车窗,他俯身抱着臂看她“喂,小姑奶奶,你是不是坐错地方了?”

    季橙左右看了看,恍然大悟一般,拉过安全带一把扣上。

    陈启瞪了瞪眼“你怎么坐副驾驶了!”

    季橙浑然不觉,她天真得看着陈启,仿佛刚才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你走不走?超时扣你钱啊。”

    陈启点点头,行,你倒还有理杠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