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51章 自作聪明的结果
    宜妃和灵妃虽然得了不同却让人安心的旨意,但是逐渐的,她们还是发现……皇上到底还是不来她们宫里呀?

    见不到皇上,再如何,也都没有用呀!

    俩人再次坐不住了,合谋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催促一下皇后。

    不用早起请安?那半上午去喝茶总可以吧。

    于是,沙白湉又无奈的开始每天都能见到两妃的生活。

    “娘娘,娘娘,”灵妃轻声唤到,“方才宜妃姐姐的话,娘娘还未回答呢。”

    沙白湉收回了下漂浮的思绪,鼻子里挤出一个音节:“嗯?”

    “臣妾方才是问,娘娘……可有向皇上进言?”一个妃子,进宫俩月不得宠幸……说出去,岂不是要笑掉人的大牙?

    便是皇后,也是不合格的,也是要被人嚼舌根的。

    宜妃认定了这一点,拼了命的让沙白湉出声。

    “哦,本宫每日都与皇上说着呢。”沙白湉毫不心虚的一摆手,回道。

    可不是嘛,她几乎每天都会与端木珖提起这两人呢。

    宜妃一噎,灵妃眼中却几乎要喷出火来,每天都能见到皇上么,这是与谁显摆呢?“那皇上,如何说呀?”

    “皇上不让本宫提这事呢。”沙白湉却是实在,有一说一。

    宜妃冷哼一声:“口说无凭,娘娘便是这样说了,臣妾们便要这样信么?”

    沙白湉蹙起眉:“你不信本宫?”随后不等宜妃说什么,继续道:“那便不信吧,本宫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等端木珖来的时候,让宜妃在门外偷听着吧?

    “……”

    两妃齐齐无语,这皇后,也太无赖了吧?

    来来回回的拉锯战打了几天,灵妃的小家碧玉姿态也撑不住了,此时便皱眉,冷声道:“皇后娘娘这般,就不怕被别人说不贤么?”

    沙白湉不解,呆呆的说道:“本宫怎么不贤了?”

    “皇后一人独占皇上,难道还是贤后不成?”宜妃同样嗤之以鼻。

    “为什么就不是贤后了?”沙白湉更是不解,“本宫已经做了安排,也多次向皇上进言,但是皇上不愿意去见两位妹妹呀……”

    “咔嚓”,这是谁的护甲被硬生生折断了的声音。

    “不过,皇上也说了,本宫不必做贤后。”沙白湉想起端木珖常常说的这句话,不由笑了笑。

    “撕拉”,这是谁的帕子终于被绞烂了的声音。

    “两位妹妹若是太过思念皇上,不如多待一会儿,皇上早上说过会来用午膳的。”沙白湉将心比心,很是妥帖的说道。

    两妃齐齐脸上抽搐……

    便是她们本来就有这心思,如今被沙白湉这样说出来,若再留下,脸皮也太厚了……

    “臣妾,宫里,还有事,便先回去了。”宜妃捂住被连续暴击的心肝,颤颤巍巍的说道。

    灵妃也站起身来:“皇后娘娘,臣妾也告退了。”

    “哦,你们不等皇上啦?那不如晚点过来,晚膳皇上应该也会来本宫这里用的。”沙白湉关心道。

    两人同时心口又中一箭,话也说不出,硬生生撑着给沙白湉行了一礼,两妃脚下生风的离开了坤元宫。

    太气人了这地方……

    走了几步,背后却有人唤宜妃和灵妃,两人回头,却是坤元宫的掌事姑姑清淑:“两位娘娘,皇后娘娘忽然想起,今日要带两位娘娘去参加太后,还请两位娘娘稍候。”

    见太后了!

    宜妃和灵妃的眸子里齐齐亮起一丝希翼,皇后娘娘不靠谱,太后娘娘总还好吧……

    片刻后,沙白湉扶着巧珊的手,笑盈盈的走出来:“看本宫着记性,前几日太后娘娘就出了月子,说好今日带妹妹一起去请安的,本宫险些忘了,好在清淑提醒,咱们这便去吧。”

    “是。”两妃福身,眼中却都闪烁着斗志。

    该怎么跟太后哭诉呢……

    “儿臣给太后娘娘请安。”沙白湉笑着福身向江嫣请安道。

    “快起来吧,佩兰,看座。”江嫣点点头,随后看向沙白湉身后的两人,“这便是……”

    “臣妾宜妃司马氏,”“臣妾灵妃路氏,”两人一福,异口同声道:“参将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快起吧,本宫上次见你们还是一年前,如今都又水灵了许多呢。”江嫣笑笑,让佩兰给两妃也都上了茶。

    宜妃屁股刚挨着一下椅子,便又起身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皇后不贤,求太后娘娘为臣妾等做主!”

    首次见面,她们两人便准备下皇后的面子,不管结果怎么样,姿态先摆出来总是没有错的。

    看太后娘娘这般和蔼,定会帮助弱者的吧。

    灵妃也跪在一旁,还不忘拿着帕子点点眼角。

    沙白湉刚喝了一口茶,此时傻呆呆的端着茶盏,不知所措。

    江嫣眼睛微眯:“怎么呢?”

    “臣妾等,进宫两个月有余,竟……竟一次没有见过皇上。”宜妃说着,便哽咽起来,“每次与皇后说起此事,皇后便顾左右而言他,明显是不希望臣妾等见到皇上呢!”

    “哦?”江嫣看向沙白湉,“可是如此?”

    沙白湉已经呆掉,怎么也没想到宜妃上来就这样,此时也只会愣愣的摇头。

    “皇后可有向皇上建议过?”江嫣继续问道。

    沙白湉回过点神:“臣妾每日都与皇上说着……”

    “这么说来,是皇上自己不愿意去的?”

    “是吧……皇上不喜欢儿臣提起别人……”沙白湉诚实的答道。

    “一定不是这样的!”宜妃叫道。

    “嗯?”江嫣不悦的看向她,“皇上与皇后说了什么,你怎知道?”

    “臣妾,臣妾……”宜妃喃喃,“定不是皇后说的这般……”

    “够了!”江嫣一拍桌子,“今日你们是来与本宫请安的,难道还要本宫给你们断官司不成?至于皇上,腿长在他身上,他爱去谁那儿去谁那儿,难道皇后还能绑了皇上送去你们宫里吗?”

    宜妃和灵妃已经瑟瑟趴伏在地上,不敢多言。

    “念着你们是第一次见本宫,也是见皇上心切,本宫也不多罚你们了,都回去禁足两个月,好好反思一下吧。”江嫣拍板道,最后再冷哼一声,搭了佩兰的手先走了。

    沙白湉有些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来,皱眉道:“这……还是第一次见母后这般生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宜妃和灵妃更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