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47章 朕许你不贤!
    过完年,天气依然冷,还下了两场雪,端木珖与沙白湉的相处却越来越自然了。除了某项运动的配合极其好外,两人还越加习惯望雪看梅,喝茶吟对。

    当然,如果奶茶也算茶,“大雪好白呀”“梅花真红啊”也算吟对的话……

    不过,端木珖还是很喜欢这种氛围,甚至学着江太后当年,在坤元宫的院子里又建了一个小亭子,四面当上厚厚的棉帘,里面升起热腾腾的火盆,两人一塌一椅,偶尔看书,偶尔谈论,好不舒畅。

    三月初,太后生产,产下双胞胎皇子,太上皇龙心大悦,皇上也很是高兴,不仅下令在京城大庆三日,更是准备再行祭天,为两个弟弟祈福。

    沙白湉坐在江嫣床边,带着些许好奇的看着两个新生出来的娃娃。

    真的丑……

    皱巴巴,红彤彤的,一个咧嘴哭,一个还在睡。

    “怎么弟弟们,既不像父皇,也不像皇上呀……”看了半天,沙白湉还是弱弱的提出了了疑问。

    一旁的佩兰先笑了:“皇后娘娘大概还没见过初生的婴儿,都是这样的。过几日长开了,娘娘再来看看。”

    “哦?”沙白湉伸手戳戳那个哇哇哭的,“会像皇上吗?”

    “宁王殿下与皇上也是亲兄弟,皇后娘娘觉得像吗?”佩兰继续笑着说道。

    沙白湉仔细想了半晌:“还是凤儿更像些……”

    “凤儿与皇上是一胎而生。就像小五和小六,大概也会很像吧。”江嫣拍拍哭的狠的小五,“这个小坏蛋,精力旺盛的很。”

    沙白湉坐在一边呆呆看着,生娃娃,好像挺有意思的……

    于是,晚上端木珖来到坤元宫的时候,沙白湉就告诉了他一件大事:“皇上,臣妾也想生娃娃!”

    “真,真的?”兴奋来的太突然,端木珖有些发懵。

    前些日子,沙白湉不是还很抗拒吗?果然让她去看看母后刚生的婴儿是有用的,自己太聪明啦!

    脑海中的小人给自己点了个赞!

    “嗯!”沙白湉坚定的点点头,随后有些羞赧,“可是臣妾不知道该怎么生……”

    “朕知道,朕教你!”端木珖激动极了,洗漱也来不及去,直接将沙白湉推到在床上……

    这一夜,沙白湉格外柔顺,差不多是端木珖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实在是……太好了!

    端木珖有点儿希望晚些再有孕了……

    再一月,便到了二妃进宫的日子。

    而沙白湉日日盼着不要再见的葵水也来了……

    “哎。”沙白湉又叹一口气。

    正在一旁看书的端木珖听到,便抬眸看去:“恬恬今日怎么了?”

    “臣妾……没有怀孕。”沙白湉吸吸鼻子,有些难过。

    “孩子是缘分,咱们再努力。”

    “嗯……”沙白湉靠在端木珖肩膀上,心中温软。

    “皇上……”宁连冒死在外面喊了一声。

    端木珖“嗯”了一下,示意他继续说。

    “那个,那个,皇上……”宁连说不出口,只希望把端木珖叫出来。

    端木珖皱了皱眉,想着大概是有什么要事,便拍了拍沙白湉,走了出去。

    “皇上,今儿下午,宜妃和灵妃都已经入宫了。按照之前的吩咐,宜妃住进了冼雅宫,灵妃住进了永清宫。皇上这会儿……要不要去看看?”

    宁连低着头一口气儿的说完。

    其实这活,该皇后干的。

    可是沙白湉却一点儿也没有要说这些话的自觉,周嬷嬷便找了宁连来,半哄半威胁的将这活分给了他。

    这话,他自然也不敢在皇后面前说的。

    却不想,端木珖一拧眉头:“都这么晚了,朕去看什么?”

    “……”宁连说不出话来,但是……就是因为晚了,才让皇上去看看啊!大白天的去干什么啊!

    “朕还以为什么急事。”端木珖又扔下一句,扭头回去了。

    宁连欲哭无泪。

    算了,就当是帝后情深,妃子初初进宫,皇上怕皇后心理不舒坦,便还是留在坤元宫过夜,如此,也好。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宁连再提此事的时候,端木珖还是一脸的不满:“为何非得朕去看?她们进宫前三日不是不用觐见皇后和太后,好好歇着便是了,三日后该给谁请安给谁请安,难道这些还要朕教吗?”

    宁连……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吧,他错了,原来皇上不止晚上不去,白天也不愿意去啊……

    于是,端木珖晚上还是歇在了坤元宫……虽然沙白湉什么都不能做,周嬷嬷还要因为端木珖非得过来而唠叨几句,但是这些和抱着小媳妇睡觉的感觉比起来,还是可以忽略的。

    再一日,便是新进宫的嫔妃给皇后请安的日子了。

    这天一早,沙白湉便被周嬷嬷早早叫起床,梳洗打扮好了还有些懵圈:“嬷嬷,今日有什么事吗?”

    “……娘娘,今儿个新进宫的宜妃和灵妃来向娘娘请安。”

    “宜妃?灵妃?”沙白湉瞪大了眼睛,“何时进宫的?”

    “……三日前。”周嬷嬷恨不得一脑门黑线,这皇后做的,心太大了。

    “她们,她们……”沙白湉喃喃半晌,才轻轻问道,“她们可曾见过皇上了?”

    说起这个,周嬷嬷可就有话说了:“还没有呢。娘娘,您身为皇后,理当统率后宫,合理安排,更应该贤德大度,不……不能霸占皇上呀。雨露均沾,后宫才能和睦……”

    沙白湉垂下眸……难道,要她劝着端木珖去妃子那里么?

    第一次后妃见面,还算圆满,几人就互相笑着说了会儿话,不过,主要是宜妃和灵妃在说,沙白湉偶尔能搭上一句,多数处于走神状态……

    晚上,端木珖来的时候,沙白湉还在发呆。

    “皇后?”端木珖走到她面前,好奇的挥挥手,“在想什么?”

    “皇上……”雨露均沾,后宫祥和……

    可是她真的说不出让端木珖去别人那里的话呀!

    沙白湉自暴自弃的扑倒在床上……果然她是做不好一个皇后的……

    “怎么了?”端木珖越加不解,扶住沙白湉的肩膀问道。

    “皇上,臣妾不贤。”沙白湉的声音闷闷,还带着一丝儿哭腔。

    端木珖一怔,不明白她的意思。

    “臣妾……不想让皇上去别人那里……”沙白湉说的小声,但还是被端木珖听到了。随后再想一想这几天的事情,加上今日是妃子首次拜见皇后,所以,他的恬恬,是不想让他去别的女人那里?

    这……这么……

    这么好!

    他的恬恬,这么好!

    端木珖脑海中的小人已经仰天大笑开,而他脸上的表情也柔和很多。

    伸手扶起沙白湉,端木珖无限柔情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没事,朕,许你不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