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42章 事后算数……
    “……”

    沙白湉的话,让周嬷嬷无言以对,正好太后那边来人请皇后过去,周嬷嬷便出去应付了。

    沙白湉一个人,噘着嘴坐在床上,想着这两天的事情。

    哪里就那么巧,前儿个太后那里刚说了皇子的事情,昨晚端木珖就把事情办了。

    定是早有准备的!

    那他昨晚,还跟被强迫了一般似的,一开始也不配合自己!而且本来说的什么,要睡觉了,却忽然又不睡了!

    不睡就不睡了呗,后来她成功在上面,那会儿还不疼,她便想放弃了,但是端木珖却还不让!又来闹!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情况……

    这哪里是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实施了,估计是被皇上的计划一步步套牢了!

    坏人!

    沙白湉又捶了一下床,决定下次再见端木珖,定不给他好脸色看了!

    “什么?皇上皇后,圆房了?”江嫣放下手中的茶盏,有些纳闷,“不是之前便,圆过了么?怎么圆房还能重复的吗?”

    周嬷嬷无奈的笑道:“也怪奴婢,之前并未与娘娘说清楚,却是……出了这等岔子。这次是真的圆房无误了。”

    “哦,之前是乌龙么?这倒有意思。”江嫣勾唇,但是也不好问太细,抬手让佩兰找出两柄玉如意来,让周嬷嬷给沙白湉带回去。

    沙白湉此时还在生闷气,接过玉如意,也只是稍微笑了笑,说晚点儿再去向母后请安。

    “太后娘娘说了,皇后娘娘多歇息几天。皇上……年幼,大概不太会疼人,倒是让娘娘受苦了。”佩兰笑的温婉,话说的更是好听。

    沙白湉一听这话,简直是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她挪动了两下,眼泪汪汪的拉住佩兰的手:“姑姑这般说,可是……”

    佩兰正笑着等这位皇后说一些推辞,比如什么“可是让本宫赧然”之类的,却不想……

    “可是说的太对了!”沙白湉激动的说道。

    佩兰“啊”的一下就卡壳了。

    “皇上,他,他,他欺负本宫!”沙白湉说着,越加心酸,恨不得将伤口展示给佩兰看看,“本宫流了好多血,而且现在还在疼!”

    “……”佩兰清咳两声,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娘娘辛苦了。”

    “可不是!很辛苦的!皇上他……”沙白湉还想继续说,佩兰肯定不能再听了:“那皇后娘娘多歇息下,奴婢这便回去了。”

    “姑姑这便要走吗……”沙白湉还有些不舍,周嬷嬷也只会劝她“等等就好了”,只有佩兰,敢说皇上的不好。

    “娘娘有话,过几日去给太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再说也不迟,奴婢再不回去,太后娘娘那边怕是要等急了。”佩兰笑着一福,不再多说,直接走了。

    沙白湉握紧了拳头,对,其他人都不好说皇上,只有太后娘娘能!

    她要好好养伤,回头,好好去太后娘娘那里告上一状!

    哼,皇上,哼,坏人!

    是夜,端木珖迫不及待的来到坤元宫,却……

    “什么叫,皇后娘娘请朕回去?”端木珖不可思议的瞪着巧珊,眉头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哪有刚圆房第二天,就把人挡在门外的?

    巧珊被端木珖的语气冻的哆嗦了一下,还是努力说道:“主子,主子身体不适,不能伺候皇上了……”

    “……朕不用伺候。”端木珖一摆手,也不与这个宫女多说,直接伸手猛的一推门准备直接进去。

    沙白湉正躲在门后偷偷听着,此时被端木珖一推,“哎哟”一声险些倒在地上。

    “嗯?不是说身体不适吗?怎么在这里?”端木珖手疾眼快的抱住沙白湉,三步并作两步将她放在床上,“哪里不适?”

    “……下面,可疼可疼了。”本来定好不给对方好脸色的,但是,毕竟人家刚刚出手救了她一次,沙白湉也不好冷着个脸。

    “朕看看。”说着,端木珖不顾沙白湉的挣扎,一把拉下她的裤子,随后便皱起眉,“这……”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呀,还说那般,很……诱人呢。

    沙白湉可怜兮兮的并起双腿:“真的疼。”

    端木珖不由咽了口口水:“朕先去洗漱。”

    沙白湉自以为逃过一劫,放心的穿了个宽松的亵裤便躲在被窝里准备睡觉。

    却不想,端木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疼,臣妾真的疼……”沙白湉哭兮兮的,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也没说过这么多次“疼”。

    端木珖柔声哄着:“朕就看看,真的,朕不动你。”

    沙白湉拗不过,只得放开手,被对方顺利脱去亵裤。

    “真可怜呀……”端木珖感叹着,同时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沙白湉:?????

    “朕……有点儿热,没事。”

    “……皇上……”沙白湉慌了,她怎么忽然有些不详的预感?

    再说,这都11月了,皇上你热什么热啊?热也脱上衣啊,你,你脱什么裤子?

    “朕帮恬恬止疼好不好?”端木珖心里痒痒极了,想起昨晚的放浪形骸,真想再体验一遍。

    “怎么止疼呀?”沙白湉不解。

    “唔,帮恬恬揉揉好不好?”

    狼爪子已经伸了过去,不由沙白湉说不好。

    好在,端木珖动作轻柔,沙白湉哼哼了几声,也没说什么。

    “朕……”端木珖舔舔唇,翻身俯在沙白湉身上,“朕用别的给你揉揉好不好?”

    说着,已经换了……

    沙白湉眼睛一瞪:“皇上!臣妾疼!不能……”

    “嘘,朕,朕就在外面帮你揉揉,不进去,不进去。”

    “皇上说话算数?”

    “算数,算数,朕一言九鼎嘛。“

    “那臣妾相信皇上……”

    “嗯嗯恬恬真乖……哎呀,滑了!”

    “皇上!呜……”

    “乖,乖,不哭,朕错了,马上出来……”

    “哼……啊?”

    “哎呀,又滑了!”

    ……

    半哄半闹半挣扎的,又是不可描述的一夜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