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34章 这次是真的棒
    别说江嫣,沙白湉身后的周嬷嬷和巧珊也都已经惊呆了。

    主子们,什么时候,就,圆房了?

    她们怎么还不知道?

    大概是江嫣的态度有些诡异,沙白湉难得的有点儿羞涩:“是,是呢。已经一个多月了……”

    “……”这孩子真是忍不住啊。

    江嫣摇摇头,拉住沙白湉的手拍一拍说道:“好孩子,辛苦你了。你身量……”说话间,看着沙白湉几乎比她还大的胸和至少五尺的身高,那句“身量还未长成”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换了句话说道,“虽成,但是年纪还小,可不能容着皇上胡闹。”

    “胡闹?”沙白湉不解。

    与端木凤不同,江嫣既是婆婆的身份,又生过三次孩子,与沙白湉说起这些来更是事无巨细毫不害臊:“皇后刚刚破瓜,身子还虚,可不能太频繁了,若皇上还一直闹你,你便……你便推开他,如果有任何不舒服,别人不好说,一定要和母后说。”

    “破,瓜?”沙白湉越来越不懂。

    江嫣扶额,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儿太单纯了?“佩兰,把本宫黑檀木箱子里面的几本书都拿过来。”

    佩兰应了一声,行动很快的拿出来几本书。

    江嫣神秘兮兮的把书往沙白湉怀里一塞:“这都是母后最好的收藏了,皇后回去,可要细细研读。”

    “儿臣遵命……”沙白湉还有些愣愣的。

    回到坤元宫,沙白湉才忽然反应过来,她们一开始在讨论生孩子呀……怎么忽然变成赠书了?

    “主子,你,你什么时候……”巧珊吞吞吐吐的想问,却问不出口,还是靠着周嬷嬷大方的问道:“娘娘何时与皇上圆房的呀?也没告诉奴婢们一声,奴婢们好准备着。”

    “准备什么?”沙白湉不解。

    周嬷嬷一噎。

    其实吧,这事儿应该是她早点儿与皇后说明白,但是皇上一开始说一年后再圆房,而且皇后到底年纪还小,周嬷嬷只怕说多了对方也不明白,便未做教导,谁知道就出了这么个的篓子……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只是奴婢们今日起要准备药浴给娘娘泡澡了……”周嬷嬷喃喃道。

    药浴?

    好麻烦……原来圆房之后,还有这么多事情!而且众人对她的态度,好像也都变了些似的……

    沙白湉皱了皱眉,随后还是决定一件一件解决事情:“太后娘娘送的书放本宫床前吧。”

    “是。”巧珊放下一直拿着的书,给沙白湉沏茶拿点心去了。

    沙白湉挑了最上面的一本,书很薄,看起来有些旧了,封面是四个大大的草书:“玉|女心经?怎么名字像是佛经……噗!”

    名字像佛经,可是打开第一页便是……便是一张大大的春宫图!

    沙白湉脸红心跳的合上书,太后娘娘真是的,说的那么郑重,她还以为是什么呢……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沙白湉又打开书,好在,那书里除了第一页,其余的都是文字。

    可是……可是那些文字……

    沙白湉越看眼睛瞪的越大,越看脸越红,越看越不自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坚持的从头到尾读完了这本小册子,随后便“啊”的一声往床上一扑,把脸埋在被子里……

    原来,原来不只可以她躺着端木珖在她上面,原来还有那么多姿势啊……

    有些时候,文字描述好了,比图片还要能够具体的呈现在人脑海中。

    就如现在的沙白湉。

    那本所谓的“玉|女心经”,其实应该叫“啪啪啪三十六式”比较好,竟然是三十六种不同姿势的详细描述,以及每个的优缺点分析……

    真,真是的,太后娘娘哪里来的这种书嘛……

    沙白湉捧着热腾腾的脸蛋坐在床上东想西想,想的脸越来越热,直到端木珖来用晚膳的时候,小姑娘还是脸蛋红扑扑的,诱人极了。

    “咳,今日做什么了?”端木珖有些手痒的上前捏了一把。

    “没什么,就去给母后请安了。那个,母后怀孕了!”

    “朕知道。”端木珖点点头,“用膳吧。”

    饭后,端木珖照例习字,沙白湉坐在一边看书。

    只是,却不敢再看那本“玉|女心经”。

    “看什么呢,嗯?三十六计?”

    沙白湉似是被烫到一般,将手中的书直接扔掉在地。

    三,三十六计?

    怎么好死不死,挑了这么一本书?

    端木珖有些诧异,不过想想,大概沙白湉是被他吓到了,便捡起书,温和的说道:“该就寝了。”

    就,就寝?

    沙白湉的脸“噗”的一声直接红到脖子。

    端木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沙白湉说着,直接走到床前,钻到自己被窝里,“臣妾先睡了……”

    咦?有问题。

    端木珖蹙眉坐到床边,看着小姑娘隆起的那鼓鼓一块,想不明白到底怎么了:“恬恬?”

    “睡了睡了。”轻轻的声音传出,带着主人的丝丝心虚。

    “母后与你说的话可还记得?”端木珖一想,便冷了声音,仿佛生气一般的说道。

    沙白湉拉下被子,露出乌溜溜的大眼睛:“母后说了,臣妾可以推开皇上!”

    得,别的没记住,这个她倒是记得清楚。

    端木珖一怔,随后也明白了江嫣的意思,毕竟沙白湉太小了,而且之前的日子,确实也是他太过纵|欲了……

    睡觉就睡觉吧。

    端木珖也翻身上床,不再多话。

    沙白湉当晚,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那三十六个姿势,梦中的她与端木珖一一尝试,而且各种感觉,就和书上描写的一模一样……

    “啊!嗯,嗯……”沙白湉忍不住呻|吟出声。

    正浅眠的端木珖一下被吵醒,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就听到沙白湉娇声说道:“皇,皇上,轻些嘛,臣妾疼……”

    这般娇娇的声音一出,端木珖马上清醒了。

    “别,那里不行,皇上……嗯……”

    这,这是?

    端木珖半坐起身,诧异的看着沙白湉。

    他的恬恬,也会做这种梦吗?

    “嗯嗯嗯,好舒服嗯嗯,你好棒,皇上好棒……嗯,是真的棒……和之前不一样……”沙白湉又喃喃说道。

    等等,什么叫,真的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