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31章 臣妾帮你!
    自这日后,只要端木珖不去坤元宫掌灯,沙白湉便趁夜溜到临华殿,死缠烂打的不肯走,两人还是夜夜共眠。

    渐渐,端木珖也不再挣扎了,随她去吧,要是圆房那天他不能崛起……

    不会的!

    端木珖握紧拳,他相信自己!

    于是这日的餐桌上,沙白湉意外的发现多了许多她之前从未见过的菜品……

    “皇上,这是什么?”又一个沙白湉从未见过的端上桌,圆柱形一节节,红烧赤油的看起来很好吃,便好奇的伸筷子想尝尝,却被端木珖半路截住:“你不能吃!”

    沙白湉“啊”了一声,不舍的收回筷子,看着端木珖慢悠悠的吃着属于他那半边桌子的各种美味佳肴,眼前本来诱人的鹿肉等物也变得不好吃了:“为什么臣妾不能吃……”

    端木珖已经习惯了,最近几****总想着进补,这些鹿鞭羊腰,都是壮阳补气之物,沙白湉自然是不能吃的。而那个小吃货总是这般眼巴巴的看着他,起初他还有些不忍心,可是渐渐的,也能面不改色了。

    沙白湉等了半晌,看端木珖还是不理自己,便只得继续唉声叹气的吃着自己面前的菜。

    桌上一排泾渭分明。

    好不容易等到这晚,端木珖忙着无法来坤元宫用餐,沙白湉抖擞精神,吩咐道:“前几日皇上用的菜色,都给本宫上一份!”

    一旁的周嬷嬷被呛的猛咳一声,连连摆手,让御膳房那小太监回去,然后对沙白湉说:“那些菜,娘娘不能吃呀!”

    “为何,为何都说本宫不能吃?”沙白湉皱紧眉,连连追问,憋了几日的疑问今儿个非要让周嬷嬷说个明白。

    周嬷嬷被逼问不过,只得含含糊糊说道,那是专门给男人吃的,娘娘不能用……

    专门给男人吃的?

    沙白湉眨眨眼,没有再多问,饭后却找出之前端木珖之前送来的关于男女不同以及敦伦周公之类的介绍,自己想了个似懂非懂……

    原来,是端木珖不行了啊……

    所以要补上一补……

    怎么会忽然不行了呢?

    虽然沙白湉模模糊糊也不知道什么样才叫做“不行了”,但是直觉告诉她,这对男子来说,定是件大事。

    自己要想办法帮助他才行!

    沙白湉摩拳擦掌的准备着,但是面前的资料只有那么多,实在不够她解燃眉之急的。

    好在,江太后出宫之前,告诉沙白湉若是无聊了,便可以去她书房找些话本子看,这下,可是有了用武之处。

    第二日,沙白湉便不再缠着端木珖,而是如饥似渴的跑到江嫣的书房中去看那各种各样的话本子荤段子野史杂谈……

    很快,她便猜到端木珖吃的那些菜是做什么用的,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至于什么棍子,什么长短软硬,不过两天的学习,沙白湉也明白个七七八八。

    原来呀原来,端木珖竟然是这种不行!

    难怪她最近睡觉,都没觉得有棍子顶着呢!

    不行,她定要帮助他重振雄风!(没错,书上就是这么说的!)

    按照某本书皮发黄字迹都有些模糊的小书上所说,这日,沙白湉准备了一整个下午,才准备好晚上要用的东西。

    好喝而且度数不低的果酒,搞定;

    一对朦胧摇曳的红烛,搞定;

    几束漂亮的红色大花,搞定;

    最后,便是自己的衣服。

    大红色肚兜外面罩上一件半透明的白色长款寝衣,而且寝衣质地单薄,很好撕开,再考虑到端木珖的那个爱好,沙白湉还特意把肚兜的绳子放长了一些些,让大半个浑圆若隐若现的藏在寝衣下。

    搞定!

    沙白湉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准备好的一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小皇帝了!

    端木珖今日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些不舒服的。

    大概最近补的过了,天气又近秋,燥的厉害,半下午的时候,他便流过一次鼻血。若不是阻止及时,宁连这会儿估计已经嚷的各宫各院都知道了。

    现在他往坤元宫走着,便觉得浑身气血翻涌,热的厉害。

    而一进寝殿,看到沙白湉的模样,他更是直接……要爆炸了……

    沙白湉还在努力学着书上写的样子,虽然摆成那么个搔首弄姿的姿势,但是她本身眼神清澈,举手投足间带着天真无邪,这般交叉在一起……

    端木珖便喷了鼻血……

    “啊,皇上?”沙白湉下意识的大叫一声,随后捂住嘴:“皇,皇上……”

    端木珖一手捂鼻子,一手摆了摆:“莫,莫要声张。”

    其实他现在,哪里只是鼻血要喷了,另一个地方也是涨的不行,马上要有喷涌之势……

    沙白湉着急的上前拿着帕子给端木珖擦脸,可是随着她的靠近和走动,一股幽香袭进端木珖的鼻子中,而那抖动起来的浑圆更是刺激端木珖的眼球……

    “你,你坐那里,不要动。”男人流血不流泪,端木珖既然已经流血了,便是再想哭,也要忍住:“恬恬你乖,在那好好等一会儿……”

    沙白湉手足无措:“臣妾,臣妾……”却还是乖乖的坐在了床边,不敢乱动。

    等了好半晌,端木珖的鼻血终于止住,但是他也不敢再多看沙白湉,只说自己要去洗漱,便先离开。

    洗过冷水澡后的端木珖终于能平静一些,再回到寝殿的时候,也准备驻守本心,坚决不动念。

    却没想到,沙白湉还是那一身透视装在等着他,而且还持了两个酒杯,眼光盈盈的,要与他一起喝酒。

    这……如何得了!

    端木珖捂着胸口,只觉得今日刺激太过了。

    沙白湉还在扭着身子撒娇,非得让端木珖喝了这一杯。

    被逼无奈,端木珖一不做二不休,迅速的两口喝光,坚决不能再让沙白湉碰酒。

    可是他也没想到,这酒度数这般高,两杯下肚,人便有些恍惚。

    “皇上?”沙白湉看端木珖不按她的步骤走,也有些着急,便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拉起他的手便往自己怀里塞:“皇上,臣妾的寝衣一下子就能撕开……”

    端木珖……忍不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