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30章 开蒙了的小皇后(2)
    大半夜的,沙白湉提着灯笼,便找来了临华殿中。

    端木珖正在辗转反侧,忽听到一把日思夜想的声音响在门外,片刻后,便是宁连回禀:“皇上,皇后娘娘过来了。”

    端木珖“噌”的就坐起来了:“皇后?她怎么来了?”

    “皇上……皇后娘娘,要进去。”宁连声音为难,谁知道皇后怎么这么晚了还跑过来。

    端木珖捏捏额角,他就是躲沙白湉,才强忍着不去见她,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是找来了。

    “皇上,奴才……拦不住了。”宁连委屈的跟在沙白湉身后进来,小声对端木珖说道。

    沙白湉站在床前,明显气鼓鼓的看着端木珖。

    端木珖无奈,摆摆手让宁连先下去了:“你……你怎么来了?”

    “皇上……”沙白湉撇撇嘴,只觉得满心满腹的委屈,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只有些支吾道,“臣妾……臣妾想你了……所以过来了……”

    声音越说越小,几不可闻,但是端木珖还是听到了。

    “恬……”端木珖忍住想拥沙白湉入怀的冲动,还是别过头去说道:“朕,今日身子不爽,皇后,还是回坤元宫吧。”

    沙白湉走近两步,靠端木珖越发近:“皇上难道身子一直都不爽么?”

    “前几日忙碌……”端木珖不敢看她,只喃喃说道。

    沙白湉吸吸鼻子,眼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些湿润了,只嘴上还逞强着:“那皇上好好休息,臣妾先回去了。”

    “嗯,宁连,好好送皇后回宫。”端木珖已经准备躺下。

    可沙白湉说完那句,并未离开。

    端木珖却也只佯装不知,背对着沙白湉躺在了床上。

    沙白湉不知道哪儿来的倔强,忽然就决定不走了,直愣愣站在端木珖的窗前,看着他的背影,任凭宁连怎么请,就是不动。

    端木珖只觉得如芒在背,也睁着眼睛发愁。

    “皇上!”沙白湉忽然一跺脚,“臣妾也要在这里睡!”

    宁连一个激灵,只恨自己长了两只耳朵。

    端木珖“额”了一声,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不符规矩……”

    可是沙白湉就是站那不走,只声音带了哭腔:“臣妾就不走就不走!”

    宁连先要哭了……

    端木珖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只好叹口气坐起身来,先让宁连下去,再拉住沙白湉,让她坐在床上,柔声道:“恬恬乖……”

    “恬恬不乖!”沙白湉吸着鼻子喊道。

    刚走到门口的宁连一个趔趄,忙三步并作两步奔出去,关好门。

    端木珖无奈,揽住沙白湉的腰:“恬恬……你先回去,朕明儿个去看你……”

    “恬恬不回去!”小姑娘越发犟了,“今天就要和皇上睡!”

    “……那,那便睡吧。”端木珖也无奈,只好妥协了,“只,明日朕早起上朝,你也要早起回宫……”

    “可以的,臣妾不睡懒觉!”得了端木珖的同意,沙白湉高兴的几下扯掉披风和外衣,利索的爬上端木珖的床。

    再次抱住自己的小姑娘,端木珖心中也满满的,只是,还是要再确定一句:“一定要起来回去哦……”

    沙白湉窝在端木珖怀里高兴的只点头:“一定一定一定。”

    两人相拥而眠,端木珖好容易控制住了自己,一夜好梦。

    然后,确实起晚了。

    端木珖在几人的服侍下手忙脚乱的穿戴整齐,同时叮嘱着沙白湉赶紧起床离开。

    其实,皇上有自己的住所,就在后宫正中的乾坤殿,可是从端木宸开始,乾坤殿就很少入住了,除了从前的江贵妃所在处,端木宸偶尔太忙,就留宿在议事的临华殿。

    而到了端木珖这里,勤俭的他更是常常忙到深夜,临华殿的这一个后殿也加阔过几次,就作为了他的住所。

    可是到底是朝臣议事的地方,往往早朝之后,若是有事,便会有不少臣子跟过来继续商议,而最近旱情尚未得到缓解,事情正多,只怕下朝后会有不少人来这边。

    所以端木珖才几次提醒沙白湉,定要在他下朝前离去,否则被臣子看到……皇上和皇后在议事的殿所同枕而眠,到底不妥。

    眼看着沙白湉已经被巧珊扶起来,就要穿衣服了,端木珖才松一口气,急急去了朝上。

    一切看似安然无恙。

    下朝后的端木珖又与几个臣子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讨论了半晌,终于拿定一个方案,刚舒一口气,却忽然听到后殿有动静。

    沙白湉没走?

    端木珖瞪起眼睛,想回头看看,却又不敢。

    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近,下面坐着的几个臣子也都低下了头佯装不知,端木珖此时再赶人走,明显就是欲盖弥彰了,便只得硬生生找了个话题让大家继续讨论,同时看了宁连一眼。

    不走就不走吧,但是一时半会的也不能出来呀。

    宁连做事还算靠谱,等到几位大人全都走了,沙白湉也没出来。

    端木珖轻呼口气,起身去后殿,决定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纵容沙白湉了,必定得,必定得好好训她……

    “这是……”刚踏进后殿的端木珖呆住了。

    早上他走的时候还只是简单的一个后殿,只一床一桌两椅一柜,再无旁物,可是如今……

    被沙白湉摆的跟她在坤元宫的寝殿差不多了。

    软榻,屏风,甚至一个梳妆台……

    “这,这是何意?”端木珖眼角只抽抽,原来沙白湉不是还没走,而是走了,又回来了?

    “皇上来啦!”沙白湉高兴的过来,拉住端木珖的胳膊,“臣妾早起,看这里实在简陋,皇上如何住得?便召了尚宫局来,看着给填了些东西,如今可好?”

    不等端木珖说什么,沙白湉继续道:“皇上上次还与臣妾说,总是孤单一人,住的这般简单,可不要孤单啦?臣妾过会儿再让他们送些花草来,总要热闹些才好。”

    端木珖呆呆的点点头:“也好……”

    “好吧!对了,皇上还未用早膳吧,臣妾让他们送到这边来了,皇上一早劳累,定是饿了。”沙白湉笑盈盈的抱着端木珖的胳膊,一脸“我棒吧我干的漂亮吧我对你吧快夸我呀夸我呀!”的表情。

    端木珖,竟无言以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