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8章 骗子!
    端木珖很不爽。

    端木珖很惆怅。

    已经三天了,可是他的小皇后,总是对他避而不见……

    明明那日,他们已经那般亲密!

    可是,从第二天起,端木珖若是白天去坤元宫,便有宫人告诉他:“皇后娘娘去御花园玩了。”

    然后他去找,却哪哪儿都没有沙白湉的踪影。

    等晚上好不容易处理完政务,端木珖急匆匆去见自己皇后的时候,对方却已经睡着了?

    已?经?睡?着?了?

    还是怎么喊都喊不醒的那种……

    郁闷的小皇帝几日都不能展颜,上朝的时候也绷紧了脸,连大臣们都跟着肃穆了许多。

    这天,端木珖终于从如海的折子中早早脱身出来,赶在晚膳前便到了坤元宫。

    正好堵住正在吃饭的沙白湉。

    却没想到,沙白湉一看到端木珖,脸就涨的通红,还被刚喝的一口汤呛住了,猛的咳了半天,宫女嬷嬷都赶紧上来给她拍背喂水,一时人仰马翻。

    “皇,皇上怎么过来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沙白湉却还是目光游移,不敢直视端木珖。

    端木珖正坐在她面前:“朕来用晚膳,不行?”

    “当,当然行,皇上先吃,臣妾用好了,便,便先回去了。”沙白湉结结巴巴的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陪朕再用些。”端木珖淡淡说道。

    沙白湉偷偷看了端木珖一眼,发现对方面无表情,而且眉毛似乎是要皱起来了。

    这是……要生气了?

    沙白湉磨磨蹭蹭的又坐下了,只是还不敢抬头,只低头慢慢吃着,和以往大快朵颐的形象完全不同。

    端木珖面上不显,脑中的小人已经跪地抱头狂喊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可爱温柔甜蜜蜜软萌萌的小恬恬呢?

    沉默的用完膳,沉默的回到寝殿,显然,沙白湉还是非常不对劲,一眼也不看端木珖不说,连坐的站的时候,都要离他远远的。

    端木珖皱紧眉,手中的书一个字也看不下去了。

    “去洗漱。”说了一声,端木珖便扭头去了旁边,同时心里不间断的猜测着沙白湉到底是怎么了。

    生气了?那日明明还好好的呀。

    来葵水?日子不对呀。

    心情不好?可是近来宫里都没什么人,更没人可能惹到她……

    百思不得其解的端木珖回到床边,差点儿便背过气去。

    小姑娘已经钻进被窝,把自己包的结结实实的,只剩了一头秀发在外面。

    这是又“睡着”了。

    今日,端木珖可不准备放过她。

    “恬恬?恬恬。”端木珖伸手拍拍隆起的被子。

    纹丝不动。

    “恬恬?朕掀被子了哦。”端木珖一边说着,一边真的伸手去拽那被角。

    沙白湉劲儿还挺大,把被子攥的结实,端木珖硬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才得逞。

    掀开被子,小姑娘一身寝衣穿的整整齐齐,正拼命闭着眼,抱成团,假装睡着了。

    但是装的实在不太像,睫毛乱颤不说,手都在抖。

    “这么怕朕?”端木珖不悦的皱紧眉,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他的小皇后变成了这样。

    沙白湉静止了一下,悄悄睁开眼睛,看见端木珖的表情,下意识的还想继续装睡,但是明显已经失败,只得怯怯的看向端木珖:“皇上……”

    “嗯?”怕沙白湉着凉,端木珖还是给她盖好了被子,不过不同的是,把自己也盖在了里面,“到底怎么了?”

    沙白湉看着端木珖,忽然脸蛋儿就红了起来:“臣妾,臣妾,做了一个梦……”

    “什么?”端木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答案,有些诧异。

    “梦见,梦见……嘤嘤……臣妾说不出口!”沙白湉猛的把头埋在枕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裤子……棍子……”

    端木珖眨眨眼,难道是……他曾经做过的……那种梦?

    恬恬开窍了!

    天啦!

    端木珖脑海中的小人儿已经在脑袋上开了花。

    他的恬恬,他的皇后,终于懂了……

    那他们,岂不是很快就可以!

    沙白湉又忽然抬起头,红扑扑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软乎乎的眼神,头发还有一些顽皮的翘着,如此活色生香的场面让端木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狼爪又想伸出,却在下一刻石化。

    “臣妾梦见自己也长了根像皇上那样的棍子!”

    什,什么?

    端木珖相像了下沙白湉梦中的场景,不由也打了个寒颤,刚刚升出的丝丝狼意瞬间消失。

    “好可怕……”沙白湉还在感叹道。

    端木珖跟着点点头:“是啊……”

    “皇上你说……这个,会不会传染啊?”小姑娘一脸担心的隔空指指端木珖的下面,“以后……以后皇上还是不要让它碰到臣妾了,臣妾不想也长棍子啊……被割掉一定很疼啊……”

    端木珖……好想哭……

    不,不碰到?

    “好不好啦皇上,臣妾真的好怕。”沙白湉使出撒娇绝技,这次端木珖却要紧了牙,怎么都没答应她。

    “皇上……”沙白湉委屈的撇撇嘴,眼中蕴出一包泪。

    “朕,朕保证,不会传染的……”端木珖实在无法,决定对沙白湉说实话,“恬恬,也许你不知,但是……但是,男子都是这般的。这也是男女之间的不同。”

    “哈?”沙白湉满眼满脸的不解。

    端木珖再叹一口气:“男子……都是有那棍子,女子却不一样。改日,改日朕找些书给你看看。”

    “真的?”沙白湉将信将疑。

    “朕保证,是真的。”端木珖正经的说道。

    沙白湉一张小脸崩的紧紧的:“小瑞也是这般?”

    “……是。”

    “皇上确定?亲眼见过?”沙白湉还是有些不相信。

    “……没亲眼见过朕也知道!”端木珖青筋只跳。

    “哦,那……”沙白湉想了想周围的人,“宁连也是?”

    “……”这例子找的,太特殊了,“本来是的……”

    沙白湉歪头看了端木珖半天,忽然眼睛瞪大:“皇上早就知道!皇上骗了臣妾!”

    端木珖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沙白湉却继续大声道:“皇上还骗臣妾脱裤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