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7章 我看你也很奇怪
    “咦,这么奇怪。”

    沙白湉说着,捏住那软趴趴的小小珖:“是这个吗?不会吧,这么小……”

    刚说完,那小小珖在就她的目光中逐渐变大变长变粗,最后还抖了抖。

    沙白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没看到,本已睡熟的端木珖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小皇后正拿着自己的……一下子便控制不住了。

    “对,就是它,大棍子!”沙白湉吃惊的张着小嘴仔细打量,“不过好神奇呀,竟然会变大变小……再变小?变小试试呀?”

    小小珖晃了晃,不屈的没有变化。

    “不听话。”沙白湉嘟嘴,随后拍了小小珖几下,然后又往小小珖的底部看了看,“皇上真可怜……”

    端木珖差点儿没憋住问问她,自己怎么可怜了?

    “长的和别人不一样也就算了,身上还带了根奇怪的棍子……难怪让他扔掉的时候,他都那般为难……”沙白湉喃喃道,“他一定也很痛苦……真该帮帮他……”

    端木珖忽然菊花一紧,他的小皇后……不会是想……

    “要不然,帮他切了吧……”沙白湉果然道。

    端木珖差点儿昏过去,只得无奈醒来:“嗯?”

    “啊!”沙白湉小小声的惊呼一声,然后倒在一边,佯装睡着。

    端木珖揉揉眼睛,坐起身:“恬恬……怎么睡到那边去了……朕的裤子?啊,难道被恬恬发现了!”

    沙白湉睫毛抖了抖。

    “这……恬恬若是知道了……会不会鄙视朕……”端木珖按照之前沙白湉的剧本,继续说道,还带上了几丝哭腔。

    果然,沙白湉也不睡了:“皇上,臣妾不会鄙视你的!你,你也不想的这样的,臣妾知道!”

    “可是,恬恬……”端木珖垂下头,“朕……”

    “皇上别怕,臣妾,臣妾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沙白湉忙安慰道。

    “恬恬这么好,朕……能抱抱你吗?”端木珖还是没有抬头,只轻声说着。

    沙白湉心中母爱泛滥,二话不说坐起身,往前挪了挪,抱住端木珖:“臣妾喜欢皇上!”

    “那……那恬恬能帮朕一个忙吗?”大灰狼一步一步的引诱着小白兔。

    小白兔尚不自觉:“皇上说嘛,臣妾定能帮的。”

    “朕,能看看正常的,长什么样吗?”大灰狼悄悄咽下一口口水。

    沙白湉歪头想了下:“好呀,既然臣妾看过皇上的,那也应该给皇上看看臣妾的。”

    说着,已经自发的站起身准备脱裤子。

    端木珖呆住了……

    这种感觉……

    大灰狼:小白兔,我能咬你一口吗?

    小白兔:(一脸坦诚的伸出白白的胳膊)给!

    大灰狼咬还是不咬?

    反正端木珖保证自己是动也没动,但是……沙白湉已经脱下了寝裤,正在脱亵裤。

    “恬,恬恬。”端木珖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好了?”

    小白兔眨眨眼:“怎么啦?没事的,皇上……皇上便是看了臣妾的,也不要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那个,咱们肯定有办法治好你的!”

    端木珖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这才是他想要的好皇后啊!

    沙白湉已经脱光了裤子,正正站在端木珖脸前:“臣妾没有棍子哦。”

    端木珖咽了口口水,眯着眼睛抬头看去。

    咦,和画上的不一样啊?

    怎么……

    端木珖眨眨眼:“恬恬,你,你坐下。”

    沙白湉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坐下了。

    两人都赤|裸着下|身,上半身却完整的穿着衣服,面对面坐着,都觉得对方长的……不太对。

    也是奇葩一组了。

    端木珖蹙眉思索半天:“恬恬,朕能……仔细看看吗?”

    怎么画上的,都没有毛毛呢?

    沙白湉不知怎的,忽然有些羞涩了:“皇上看到臣妾没有棍子就是了,还,还要如何嘛。”说着,已经快速穿好裤子,然后迅速钻到被窝里:“臣妾很困了,要睡了。”

    端木珖的小小珖还在直愣愣的挺着,如同他的人一般呆呆的。

    这便结束了?

    裤子都脱了,就这样结束了?

    端木珖不敢相信:“恬恬,你……”

    “皇上,咱们还是想办法先治好你的病吧……若是直接切了,会不会就没事了?要不皇上忍一忍?皇上可是怕疼?”沙白湉只露了个小脑袋在外面,还在尽心尽力的帮端木珖想着主意。

    还,还想切了他?

    端木珖缩了下脖子,只觉一阵冷风吹过,小小珖跟着抖了抖,也缩小许多。

    还是,还是穿上裤子保险些……

    “此事……急不得。”端木珖搜肠刮肚,怎么才能让他的小皇后明白其实他长的一点儿都不奇怪呢?

    不过她确实有些奇怪的……

    “也好,慢慢来,皇上也不要想太多,没事的。”沙白湉还在柔声安慰着端木珖。

    端木珖笑了一声,钻进沙白湉的被窝:“今日太晚了,朕没看清恬恬的……明日,可否……”

    便是再大条,沙白湉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改日,改日再说吧。”

    “那朕先摸摸好不好……”端木珖放低了声音,仿佛非常伤心一般,“朕都不知道正常的该是什么样子……”

    沙白湉一想,自己也摸过端木珖的棍子了,也该礼尚往来,便道:“那好吧……皇上轻一些。”

    端木珖激动坏了!

    他颤巍巍伸出狼爪,刚要袭向那神秘之处,沙白湉冷不防夹紧腿:“不行不行,这样还是太奇怪了。还是睡觉吧皇上。”

    “……”端木珖是真的伤心了。

    怕端木珖误会,沙白湉还是小小声解释了一句:“从未有人摸过臣妾……”

    “也从未有人摸过朕……朕的棍子!”端木珖悲愤的说。

    沙白湉“额”了一下:“那皇上就先吃一点点亏嘛,好不好嘛,好皇上了,皇上最最最好了……”

    面对这般撒娇,端木珖能说不吗?

    没关系,反正来日还长,他的恬恬……总会被他从外到里吃光!

    怀揣着美好的梦想,端木珖陷入甜甜的梦乡。

    可,奇怪的是,从第二日开始,他的恬恬,他的小皇后,好像都在躲着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