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6章 找棍子大赛
    吃了糯糯的年糕,甜甜的奶酥,还有靠自己实力得来的桃花糕,沙白恬心满意足的倒在床上,高兴的对端木珖说道:“皇上,臣妾明儿个还能吟诗呀。”

    这待遇,比跟着她爹学作诗的时候好多啦!好吃的,不限量呢!

    端木珖嘴角抽抽一下:“好……明儿……再说……”

    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夜宵也用完了,沙白恬便由巧珊扶着去洗漱,端木珖也迅速清理了自己。

    终于要就寝了!

    端木珖有一种四下无人,天地之间只剩他和沙白恬的感觉,似乎可以……更肆无忌惮一些?

    于是往床上一躺,端木珖就自觉的一手抱紧沙白恬,一手探进了对方怀里,同时嘴巴也往沙白恬脸上亲去。

    沙白恬吃饱喝足了什么都好说,就乖乖的呆着,任由端木珖的嘴在她脸上脖子上拱来拱去。

    只是……有什么东西顶着她……

    沙白恬出手如风,一把握住那硌的她不舒服的罪魁祸首,皱眉道:“皇上怎么又带棍子睡觉了?”

    端木珖……被猛的一抓,已经浑身僵硬,不知所措了。

    “臭棍子!”沙白恬使劲攥了一下,“臣妾帮皇上扔了吧?”

    说着,就往外拽。

    端木珖呻吟一声,赶紧拉住沙白恬的小手:“恬,恬恬,松手……”

    “皇上!”沙白恬一脸痛心疾首,“晚上了,要睡觉了,不能再玩棍子了!”

    “这不,这不是……”沙白恬手不放开,端木珖也不敢松,两人拉扯之间,端木珖忽然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

    刺激……

    沙白恬感觉手中的“棍子”抖了两下,有些好奇:“咦,怎么还会动?”

    “恬,恬恬,你,你……”端木珖面红耳赤,忍不住的颤抖,本想说让沙白恬动一动,但是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沙白恬却自发的,疑惑加好奇的,捋了一下。

    “啊!”端木珖忍不住叫了一声,同时一手把沙白恬搂的更紧了,哑着声音喊道:“恬恬,恬恬……”

    看端木珖这个反应,沙白恬好像有些明白那棍子似乎和他有些关系,便更加好奇的去摸了摸捏了捏。

    端木珖抖着身子贴近沙白恬,一手握住她的小手不知道是想继续动还是让她别乱动,同时忍不住的在她身上乱撞乱顶乱蹭着,嘴里模糊不清的喊着“恬恬恬恬”……

    不一会儿,沙白恬便觉得手中的“棍子”猛的抖了两抖,然后便……渐渐变小变软了?

    “嗯?”好奇心促使下,沙白恬一手推开端木珖,一手捏住小棍子,想坐起身来细看两眼。

    还在余韵中的端木珖尚未意识到对方想做什么,但是下意识的,还是拦腰抱住沙白恬,同时夹紧腿,挡住自己的重要部位,沙哑的说道:“恬恬乖,别乱动……”

    “皇上,那是什么呀?不能给臣妾看看吗?”沙白恬动弹不得,却更加好奇。

    端木珖闭着眼睛,佯装没有听到。

    沙白恬等了等,端木珖还是没有回答她,便小小声喊了一句:“皇上?”

    端木珖呼吸均匀,仿佛睡着。

    又等了一会,沙白恬本想偷偷坐起身,但是拦在她腰间的大手却丝毫不放松:“皇上!别装睡啦!”

    虽然沙白恬一向得过且过,而且也听话的很,但是大概是人类的天性,让她特别特别想知道这棍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端木珖眼睛蓦然睁开,点点****还染在眼底,他深深看向沙白恬:“恬恬……你,确定要知道?”

    “嗯!”沙白恬点点头,一脸坚定。

    “不,不后悔?”端木珖再次确认道。

    沙白恬歪歪头,大概觉得有些危险,便没有答话。

    “好,那,那朕给你看看。”端木珖坐起身,也拉起沙白恬,他深吸一口气,“你……你自己找吧。”

    沙白恬眨眨眼,往着记忆中的地方摸去。

    端木珖闭上眼睛,鼻翼耸动着,显然心情很是激动。

    “呀!”沙白恬忽然喊了一声。

    快摸到了!

    端木珖一瞬间屏息。

    “皇上尿床了!”

    端木珖……差点儿呛死:“咳咳,朕,朕……”

    “没事,皇上,臣妾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只是,只是这般湿乎乎的,皇上不难受吗?”沙白恬一双大眼睛里都是担忧和关怀,端木珖又咳了几声:“无,无碍。朕,朕去换个衣服,你睡吧。”

    沙白恬点点头:“那皇上先去,臣妾再找找那棍子。”

    “你……慢慢找。”端木珖几乎落荒而逃。

    待端木珖收拾妥当,一身利索回来的时候,沙白恬已经放弃了之前的动作,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看着沙白恬又乖又萌的睡颜,端木珖心中一软,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傻恬恬,笨恬恬。”

    随后,也吹熄了灯,拉好床帐,松松揽住沙白恬,便准备睡了。

    忙活着一切的端木珖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小皇后,正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注视着他。

    夜深,人静。

    端木珖已经睡着,还打起了均匀的小呼。

    一个人影悄悄坐起,正是刚刚“睡着了”的沙白恬。

    “哼,臣妾傻?臣妾聪明着呢。刚刚没找到那棍子,定是被你带走了。哼哼,这么大人了,睡觉还老带玩具,真是的,前几日戳的臣妾不舒服的,定也是那棍子,今儿个,臣妾就把它找出来,藏起来,让你再戳……”

    一边嘟囔着,沙白恬一边对端木珖上下其手,摸来摸去。

    “刚刚好像在这里……咦,没有,这里呢……咦,这是什么?不一样诶……”

    沙白恬终于找到了重要地方,也发现了自己和端木珖不同的地方。

    “这个是,软的……咦,好像就是这个……”

    沙白恬说着,还拽了拽,确实拽不动。

    “竟然是长在他身上的……天啦,皇上好可怜,身上长了这么个东西……难怪他刚刚那么难过,都激动的尿床了……”

    沙白恬边自言自语,边摸了几下,最后决定给端木珖好好看看,回头也好偷偷问问太医什么的。

    抱着为对方好的心情,沙白恬毫不犹豫的扒下了端木珖的裤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