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5章 若问恬恬想吃啥
    “真,真的?”端木珖还有点儿不敢相信。

    早知道这么简单,他……早就直接说了!

    没想到,他的皇后,他的恬恬,这般善解人意!这般温柔体贴!这般……

    这般如他一样的喜欢着彼此!

    沙白恬认真点点头,说道:“臣妾去问过安平公主了,那地方确实没什么好吃的,主要就是菜叶子,臣子实在不喜欢。而且还在山里,臣妾最讨厌爬山了,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才能不去了呢。”

    ……

    所以,其实就算他什么都不说,沙白恬也会留下的是吧?

    端木珖……心都碎了。

    “当然,能留下陪皇上就更好啦。”沙白恬又加了一句,及时挽救了端木珖那幼小的心灵。

    端木珖没再说话,只又抱紧沙白恬:“好恬恬……朕,明儿个帮你去和母后说。”

    “嗯嗯,皇上最好了。”沙白恬往端木珖怀里拱了拱。

    端木珖心中大事放下,又想起刚刚沙白恬在主动,不由自主的就……把手伸进了她怀里。

    “嗯?”沙白恬也习惯很多了,而且端木珖技术有所进步,如今她也不疼了,再想到端木珖也算是帮她解决了件麻烦事,便投桃报李的往前挺了挺胸。

    端木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本来两人抱的就紧,沙白恬这一来两人更是严丝合缝贴在一起,猛的被刺激了一下,端木珖自然而然的就……起了反应。

    “嗯?”沙白恬又疑惑的动了一下,“皇上……皇上睡觉为何还带根棍子?”

    “朕没……朕,那个……”端木珖不自然的离开沙白恬远一些,“那个,睡吧。”

    沙白恬虽然不太明白,但到底还是听话些:“哦。那皇上把棍子扔掉吧,别半夜硌着。”

    “好……”

    第二日,送走了太上皇和太后,以及一众兄弟姐妹,端木珖顿觉心中舒爽。

    啊,整个宫里,就剩下他和沙白恬了!

    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俩了!

    再没有人,半夜忽然就出现在沙白恬床上啦!

    再没有人,给他的恬恬灌输莫名其妙的想法啦!

    他的恬恬,终于只属于他一人啦!

    伴随着脑海中小人愉快的哼歌,端木珖三下五除二搞定今天的折子,随后,又……翻了一遍珍藏版小黄书,赶在晚膳前就去到了坤元宫。

    沙白恬心情也很好。

    因着宫里的主子走了大半,御膳房也比较闲了下来,竟然专门派人来问了问沙白恬晚上有什么想吃的,还创造性的多做了一些肉菜,此时沙白恬面对着一桌子好吃的,只想翩翩起舞。

    而且,端木珖一来,伺候的人就下去啦!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吃啦!

    沙白恬大快朵颐,舒服的都眯起了眼睛。

    端木珖看的喜欢,自己也顾不上吃多少,只给沙白恬夹菜,但是由于之前那次打嗝悲剧,还是限制了她一些饭量,大约有个九分饱,就让人把饭菜撤下去了。

    “晚点儿再用些宵夜,最近御膳房的红豆年糕做的不错。”

    一句话,成功制止了沙白恬继续吃的动作,反而她也大度的挥挥手:“都撤了吧!”

    红豆年糕!她来啦!

    于是,端木珖在读书习字的时候,沙白恬一直反复问着巧珊时辰,只因端木珖之前与她说过,要到戌时末才可以吃夜宵。

    端木珖看她这样,也好笑,伸手叫她过来:“恬恬,来,看看这个。”

    他今日读的,恰是诗经,一直怀揣着自家媳妇是个才女的心思的端木珖,只想也红袖添香一次。

    想想,沙白恬在一旁为他磨墨,与他一同笑谈书中内容,甚至再吟诗作对几句……

    啊,神仙眷侣!

    沙白恬磨磨蹭蹭走到他身边,还是满心满腹的吃夜宵。

    端木珖正好翻到诗经国风篇的那首《桃夭》,看上写着“子之于归,宜室宜家”,娶进新媳,家庭和顺,便笑着对沙白恬说道:“恬恬,看,这词写的可不就是你么?”

    “什么词,硕鼠么?”沙白恬漫不经心的回道。

    端木珖:……

    感情这姑娘满脑子都是吃的了。

    “恬恬,来,坐着,咱们来吟诗作对如何?”端木珖兴致不减,拉着沙白恬就要作诗,“如今夏季正盛,便以外面的蝉鸣为题吧。”

    怕沙白恬不尽心,端木珖又加了一句:“若做的好,朕让他们再加一道奶酥做夜宵。”

    奶酥!

    好吃的!

    沙白恬的心思总算被拉了回来一些。

    “蝉鸣呀。”沙白恬仔细想了半天,看在奶酥的面子上,还是做了两句好诗,“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

    “好!”端木珖一拍手,想了想,自己接了两句,“长风剪不断,流音彻高轩。”

    沙白恬赞扬了端木珖几句,然后就眼巴巴的看这他。

    可以吃夜宵了吧?

    人家也好好作诗了,还要加个奶酥哟!

    没想,端木珖兴致正高:“恬恬,咱们再做一首,唔,今时桃花开的正好,又有桃夭为引,便以此为题吧?来,恬恬?”

    沙白恬有点儿不乐意了。

    以前她爹为了让她学诗,都是作一首便给个好吃的,虽然端木珖也答应加个奶酥,但是尚未兑现,便又她作诗。

    “恬恬这般聪颖,想来关于桃花的诗,做起来定是简单的很吧!”端木珖还在鼓励道。

    沙白恬哼哼几下,只怕自己不作这首,那奶酥便更没办法兑现了,便想了半晌,敷衍道:“桃花做菜花样杂,花酥花饼和花茶;若问恬恬想吃啥,只要夜宵便好啦!”

    “……”

    端木珖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答沙白恬。

    夸她诗作的好吧……明显这就是乱七八糟凑一起的;

    说她作的不好吧……小姑娘水亮亮的大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这种打击人的话,端木珖实在说不出来。

    吭哧半天,端木珖才勉强道:“尚,尚算押韵……”

    “那可以用夜宵了吗?”沙白恬期待的问道。

    “……”所以真的是,只想着吃了吗?

    端木珖哭笑不得,但是看沙白恬闪闪的眼神,还是心软了:“好,传夜宵,为我们恬恬,再加一道桃花糕。”

    “哇!”原来这样就能多好吃的,沙白恬抱住端木珖的手,高兴道:“臣妾还可以用茉莉花作诗!茉莉做菜花样杂,花酥花饼和花茶;若问恬恬想吃啥,只要夜宵便……”

    “好好好,那个,恬恬,先坐下歇一会准备用夜宵吧?”端木珖忙不迭打断她。

    这夏天开了那么多种花,沙白恬这诗可以吟到半夜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