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4章 谁要去避暑?
    春去夏来,宫里也渐渐热起来。

    太上皇和江太后已经准备去别庄避暑,端木珖本也想去,却有个地方发生大旱,忙的他脚不沾地好几天,日日都宿在临化殿中。

    待他好容易处理妥当些,腾出空去坤元宫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小皇后竟然也准备好了去别庄。

    “……”硬生生忍下那句“那朕呢”,端木珖坐在一边看着沙白恬跑进跑出,快活的做着最后的准备。

    小皇上很委屈。

    小皇上要崛起!

    “皇后,这是准备去避暑?”端木珖明知故问道。

    沙白恬笑盈盈的点头:“是呀,母后派人来说,明儿就启程呢。”

    明儿就启程?

    端木珖一瞪眼:“怎么没人来告知朕?”

    “嗯?皇上不知吗?咦,皇上不去吗?”沙白恬这才意识到问题,停下手中的动作,问端木珖道。

    终于想起他了!

    端木珖一脸淡淡的点头:“最近甚忙,朕去不成。”

    快呀,快说呀,快说自己也不去了,好留下陪他呀……

    端木珖脑海中的小人托着腮期待着。

    没想沙白恬只认真的点点头,赞了一句“皇上辛苦”,便又继续去收拾东西了?!

    端木珖不可置信:“朕不去的!”

    “臣妾知道啦,皇上放心,臣妾会替皇上好好玩的。”沙白恬挥挥手,一脸单纯。

    端木珖目瞪口呆,这还是要弃他而去?

    不行!

    “哎,其实别庄什么都好,只一点不好。”端木珖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

    果然沙白恬被吸引的注意力:“什么不好?”

    “吃食简陋的很,和宫里没得比呢。你第一次去,朕……怕你会受委屈。”端木珖一脸担心的看着沙白恬。

    沙白恬果然一瞬间脸色变的不太好看:“没有好东西吃吗?”随后想了想,一拍巴掌,“那臣妾多带些好吃的去。巧珊!那些鹿肉干可还有?还有前些日子太后娘娘赏赐的肉脯,多带一些!”

    端木珖:……朕不是这个意思啊啊啊啊啊……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

    “皇后……还是要去么?”端木珖面上无感,其实心中已经快哭了,“父皇母后,还有朕的弟妹都要前去,朕自己在宫中……”

    “皇上近来忙碌,正好清净休息一下。”沙白恬贴心的说道。

    端木珖:?????

    “朕也要去!”端木珖一拍桌子,决定道。

    “皇上也要去?”傍晚,宁圣宫中,江嫣有些诧异的看着端木珖。

    端木珖是个勤奋的好皇帝,这一点,绝无人有异议。

    那么一个勤奋的好皇帝,是不应该在政事如此忙碌的时候跑去避暑乘凉的。

    江嫣摸摸下巴,感兴趣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端木珖:“皇上?”

    “嗯?”端木珖不解。

    “没被人偷偷换掉吧?”

    “……”端木珖无奈,“宫里,太热。”

    “哦~~~~”江嫣点头,似是了解的样子,“可是本宫刚刚与皇后说,不让她去了,否则宫里没有个主事的也不成呢。”

    “……”端木珖肃了脸色,“儿臣想了想,西北旱情尚无完全解除,儿臣恐再有事端,还是在宫中吧。”

    “哦,可是皇后没答应,还求了本宫,本宫心软不忍,便只能劳烦慕太妃了。”江嫣继续说道。

    端木珖:…………

    “皇上不去也好,在宫中好好理事吧。”江嫣继续插刀。

    端木珖觉得自己心好疼,这是亲母后吗?

    蔫蔫的从宁圣宫出来,端木珖步伐沉重的来到坤元宫。

    沙白恬的五口大箱子已经收拾好,就放在寝殿旁边的侧殿,端木珖路过看到的时候,只觉得那五口大箱子都在嘲笑他。

    这才五月,若去避暑,要十月才回。

    五个月!一百五十天!

    端木珖深吸一口气,推开寝殿大门,准备好好珍惜这一晚。

    寝殿里,却没有沙白恬的人影。

    “皇后呢?”端木珖蹙眉,问一旁的宫人。

    “皇后娘娘去妙云轩了。”

    妙云轩,端木凤和端木凰的住处。

    “何事?”端木珖不悦的皱眉,大晚上的,怎么去找她们?

    “娘娘说想去问问别庄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只怕去到那里再知道就太晚了,想提前做好准备。”那宫人恭敬的答道。

    端木珖冷静的点点头,踏进寝殿关上门的那一刻却险些泪流。

    为什么天气会热,为什么会有夏天,为什么别庄会凉爽,为什么要去避暑……

    “哎。”端木珖又叹一口气,坐在床上静静思考人生。

    不一会儿,沙白恬便回来了,嘻嘻哈哈的声音远远便传到端木珖的耳朵里,小姑娘特有的甜美嗓音此时听来,却那么让他心酸。

    往后五个月都听不到了。

    “皇上来了。”沙白恬福了一礼。

    端木珖点点头,却没叫起。

    “皇上?”沙白恬不解。

    “哦,起来吧。朕……”端木珖试了试,还是没说出那样的话。

    像求饶一般的让对方留下,呜呜呜,他实在说不出。

    沉默的洗漱完,沉默的躺在床上,连大条的沙白恬都觉得不对劲了:“皇上怎么了?”

    “恬恬,”端木珖翻了个身,黑暗中看不清沙白恬的脸,却让他更容易说出心里话,“你们都走了,朕自己怎么办?”

    “唔,母后说,去年也是皇上自己在宫里的。”沙白恬疑惑的眨眨眼睛。

    端木珖默默无语。

    “就,去年怎么样,皇上今年还怎么样呀。”大概也是有点心疼端木珖,沙白恬主动伸手拉住他,“皇上****胸。”

    呜,他的恬恬……

    端木珖并未按沙白恬说的,只是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可是,朕都忘了没有你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了。”

    一句话说话,端木珖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

    沙白恬在他怀里闷闷的“嗯?”了一声,随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皇上是,不舍得臣妾?”

    “……”一句嗯堵在嗓子眼,端木珖怎么都说不出。

    没想到沙白恬却从端木珖怀里挣出,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忽然莞尔:“皇上想臣妾留下来陪你呀?”

    端木珖垂下眸,没有说话。

    “那臣妾就留下好了。”沙白恬直接说道。

    哈?

    幸福来的太突然,端木珖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