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在,宁连办事靠谱,很快便把小高御医请……绑来了。

    “干什么?”站在门口的小高御医,不耐的挣了挣绳子,“这是做什么?”

    端木珖听到他的声音,急匆匆从屋里走出来:“你那药,用多了,怎么办?”

    “皇上涂太多了?”小高御医一下子来了兴趣,上下打量了一下端木珖,嘴里啧啧道:“那便不应该这样呀……”

    正说着,屋里又传来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然后便是脚步声……

    不好!沙白湉挣脱被子了!

    “快!说!”端木珖急死了,看小高这意思,那痒劲儿确实难耐的很。

    “没那么麻烦,温水洗洗就好了,哎,哪里不舒服啊?”小高御医还在八卦的问着,就被端木珖一挥手:“送走!”

    然后他自己便一溜烟的进去屋里,果然见到沙白湉只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肚兜满地溜达着,见端木珖进来就眼睛一亮,上前就要抱住他……

    端木珖先发制人,把个沙白湉抱的紧紧的不让她乱动,然后喊道:“听然!巧珊!给皇后准备温水沐浴!”

    外面竟然迟疑半天,才应了一声,端木珖也没注意这些,只使出全身力气又把沙白湉给连抱带拖拉到床上,再次用被子包的紧紧的。

    周嬷嬷等人的心里则是在想……这是……完事了?

    温水很快来了,端木珖挥去其他人,亲自抱着沙白湉,衣服也不脱,直接把她往澡盆里一放……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沙白湉也觉得舒服了许多,没顾得有旁人在场,自发的便褪下了那本也挡不住什么了的小肚兜……

    顿时,端木珖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叫一桶冷水洗洗澡了。

    背过身去,端木珖轻咳两声:“你……先好好洗,朕去叫巧珊。”

    “好。”沙白湉痒劲儿缓解,此时也能正常答话了。

    好不容易离开沙白湉的端木珖……觉得大悲咒清心咒什么的,实在太有用了!

    这边沙白湉洗澡先不说,那边沙祺瑞,已经跟了端木凤半个下午。

    本来只是出宫取个首饰的端木凤在发现沙祺瑞一直跟着自己后,已经徒脚逛了大半个京城闹市了,可是竟然还没把那人甩掉?!

    “你要跟本公主到什么时候!”端木凤再不能忍,恶狠狠的拉住沙祺瑞拐到一个小胡同里说道。

    沙祺瑞泰然自若的很:“跟到公主回宫。”

    “本公主不要你跟着!”端木凤昂首看他,“再说了,你这小身板,只比本公主高了这么一丢丢,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有什么用?”

    “臣……臣定会护公主无恙的。”沙祺瑞正经的说道。

    端木凤一怔,随后想起上次惊马事件,张了张嘴,也未再说什么,直接扭头走了。

    这次,她没再乱走,而是直接去了定制首饰的那家铺子,快速取了首饰,便准备回宫。

    倒是很快,而且平安,端木凤便到了宫门口,她斜睨沙祺瑞一眼:“本公主要回去了。”

    “臣,恭送公主回宫。”沙祺瑞还是那样一本正经的脸,一本正经的嗓音,一本正经的语气,一本正经到端木凤牙痒痒:“但是本公主现在不想进去。唔,马上是小驷生日了,正好去给他买件礼物!”

    沙祺瑞无奈,却还是拱手道:“臣陪公主。”

    “诶诶诶,本公主这次,不用你陪!”端木凤左右看看,指了守门一个侍卫,“你,过来!”

    那侍卫虽然诧异,但还是快速跑过来,跪在地上一眼不发。

    端木凤掏出一个牌子:“可识得?”

    “奴才参见安平公主!”那侍卫一看牌子,激动的只两眼放光。

    “嗯哼,现在,本公主要出宫,命令你随本公主一起去!”

    “是!奴才马上就去!”那侍卫喜笑颜开,赶紧跑回去跟另外几个守门的说了一声,就赶紧回来,“奴才好了!”

    端木凤勾眉看了看沙祺瑞,随后又看了看那侍卫。

    沙祺瑞瘦弱矮小的小身板马上和这个常年风吹日晒的侍卫体型产生了巨大的对比。

    没想到,沙祺瑞还是不卑不亢的说道:“臣,陪公主。”

    “你!”端木凤生气的一跺脚:“你这人,怎么这般!”说完,也没心思出去玩了,气呼呼的扭头进了宫门。

    那侍卫不知所措:“沙大人……”

    “无事,你回去吧。”沙祺瑞皱眉,这安平公主,脾气实在有些大,只是她偷跑出宫,自己真的不能视而不见……

    哎,只希望下次别再被他碰到了吧!

    天色擦黑,小瑞瑞总算能回家了。

    回宫了的端木凤还是气鼓鼓的,只想找人说一说沙祺瑞,想了想,也来不及换衣服,直接便往坤元宫而去。

    “嫂嫂,你弟弟……天呐!”端木凤刚一进门,就被辣了下眼睛……

    她……亲兄长,竟然,光着上身,和,她亲嫂嫂,红果果的抱在一起……

    “光天化日!大众场合!你们……”端木凤捂住眼,一边后退一边嚷嚷道:“皇兄你也太性急了!”

    “端木凤!你又不敲门!”端木珖简直要被气死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

    泡过温水,好了一些的沙白湉虽然不痒了,但是大概之前费了太多的力气,她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只软绵绵的坐在那里,似乎随时都能倒下去。

    而刚刚的衣服要么被扔在地上,要么被泡湿了,巧珊还得去给她找内衣和寝衣,所有宫人又刚刚被端木珖赶走了,他便连忙过来扶了她一下,谁知道沙白湉就这样昏了过去,同时还把他刚洗完澡随手套上,还未系好的衣服给扒拉掉了……

    然后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端木凤就进来了!

    这,这都什么事儿啊!

    “皇兄,你……”端木凤捂着眼睛,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我都没眼看了,走了走了,这事儿……我要去和母后说一声!”

    说着,便转身退了出去。

    端木珖在她身后吹胡子瞪眼,却也无奈。

    他怀里还有个人儿呢!

    “皇上,奴婢……”巧珊拿了衣服回来,却也进退两难。

    端木珖:“……放床上,你先出去吧。”

    巧珊福了一福,把新拿来的衣服放在一边,便出去了。

    端木珖低头看了看乖乖倚在他怀里的小皇后,想了想,嗯哼,帮她穿衣服什么的……

    其实也挺有意思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