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21章 皇上动一动嘛!
    端木珖本来只是单纯的感慨一句,却不想,沙祺瑞认真的想了半天,正经答道:“公主性子活泼,又天真单纯,驸马自然要多包容一些,还要有能力,这样公主才能无忧无虑。”

    端木珖一怔,想了想,挑眉道:“沙爱卿……仿似很了解凤儿一般?”

    “见过几次。”沙祺瑞答道。

    “哎,还是让她自己看着选吧。”端木珖也不再继续说这个话题,只说起正事,连午膳,都是两人一起吃的。

    半下午,沙祺瑞才离开。

    端木珖伸了个懒腰,看看天色,直接往坤元宫走去。

    时间刚刚好,去给他的小皇后上药咯~~

    到了坤元宫,却没见到沙白湉,问过宫人后才知道竟然是去陪太后喝茶去了。

    端木珖无聊的坐在床上等了一会,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沙祺瑞将将走到宫门口,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眉头一皱,他下意识的就拦住那个人:“臣,参见安平公主。”

    一身男装甚是潇洒的端木凤看到他,也不太高兴:“起吧。”

    “安平公主,这是要出宫?”沙祺瑞一脸的不赞同。

    端木凤眼神左右飘忽:“不,不是,本公主就是,随便转转……”随后,又恶狠狠的看向沙祺瑞:“再说,本公主的事情,不必你管!”

    “公主……”

    “好了!”端木凤一摆手,快步走了几步,又回头冲沙祺瑞做了个鬼脸,便小跑步的出了宫门。

    沙祺瑞呆了半晌,无奈的摇摇头,只得赶紧跟了上去。

    坤元宫里,端木珖刚睡着没多久,沙白湉就回来了,看他正睡着,也没打扰,悄悄伸手从他怀里摸出那个小瓷瓶,唤了巧珊,准备去洗刷的地方上药。

    上午用过一次药后,她胸上的痕迹已经轻了许多,也不怎么疼了,再来一次,肯定就好了。

    “多涂一些。”沙白湉轻声吩咐着,端木珖就是小气,若是上午多用些药,这会儿她肯定就好了呢。

    巧珊也不知道这药的妙处,按照沙白湉的吩咐,只涂了厚厚一层,主仆两人等到药全被吸收了,这才出去。

    “恬恬?”端木珖恰好醒来,迷迷糊糊的看到沙白湉回来,“回来了。”

    沙白湉“嗯嗯”的点了两下头,手上却偷摸把那药瓶递给巧珊:“巧珊先出去吧。”

    巧珊收好药瓶,一福后下去了。

    端木珖坐起身,和沙白湉挨在一起,带着刚睡醒的怔松问道:“身上可好些了?”

    “好多了。”沙白湉乖乖答道,同时开始觉得有些异样。

    “再给你上一次药,应该就大好了。”端木珖一边说着,一边往怀里摸去。

    却空空如也。

    “咳,大概是朕忘了带来了。宁连!”端木珖喊来宁连,刚想吩咐他去取,就发现沙白湉脸红扑扑的不正常,“恬恬,怎么了?”

    “痒……痒,好痒,臣妾……”沙白湉皱紧眉,只觉得身体某个地方越来越难受……

    还不如疼呢!

    赶紧挥手让宁连出去,端木珖担心的凑上来:“怎么了?哪里痒?”

    “呜呜呜……皇上,你那是什么药啊!怎么,怎么这么痒啊!”沙白湉眼里冒出泪花,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脱下上衣,将手伸进肚兜,想挠却因为痒的面积实在太大无从下手:“皇上,皇上,臣妾好痒……”

    当一个你喜欢的如花美人,主动脱的只剩一个肚兜,然后泪汪汪脸红红还扭着身子对你说她痒……

    你会怎么办?

    反正……端木珖是直接呆住了……

    “皇上!”沙白湉跺脚,左右看了看,也没有柱子什么可以蹭蹭,便心中一横,直接抱住端木珖的胳膊,去蹭那痒的地方:“嗯……嗯,这样好,这样舒服”

    刚想敲门进来的周嬷嬷惊呆了。

    端木珖更是惊呆了。

    这,这也太热情了?

    “皇上你动一动啦,臣妾很痒!”沙白湉不依的喊道。

    端木珖傻傻的,动了两下胳膊。

    “嗯嗯,就这样,好棒,皇上,好皇上……”

    沙白湉一边哼唧着,一边努力蹭着解痒,却没发现,端木珖的脸蛋越来越红,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

    “皇上,皇上,就这样,再动一动……”沙白湉使出全力撒娇道,只为解那一痒之苦。

    端木珖“噌”的站起身,一张小脸憋的大了两圈,对着沙白湉结结巴巴的指责道:“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解痒源一下子没了,沙白湉更坐立不安:“臣妾,呜呜呜,皇上,你那什么药啊,怎么这样痒呜呜呜……”

    “你,你偷朕的药自己去涂了?”端木珖诧异的瞪大眼睛。

    沙白湉吸着鼻子点头:“臣妾错了……可是臣妾好痒……”

    端木珖实在不能再看沙白湉了,痒?痒算什么?他某个地方都快炸了好吗?

    把沙白湉按在床上,用被子把她牢牢包住不让她再动:“宁连!速速去找小高御医来!他若是不肯来,便绑来!”

    宁连在外面应了一声,马上去了。

    端木珖看也不敢再看沙白湉一眼,只耳朵里听着小姑娘糯糯的声音喊痒,就感觉自己要完了……

    “皇,皇上?”周嬷嬷在外面喊道。

    端木珖深吸一口气:“嬷嬷何事?”

    “那个,皇后年纪还小,皇上……皇上稍微控制一下……”周嬷嬷一张老脸通红,可是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呀!

    屋里静了一下,随后仿佛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然后就是端木珖压抑的声音传来:“嬷嬷……多虑了……”

    这话,应该对沙白湉说啊!

    再,再蹭他,他就要受不住了!

    周嬷嬷在门口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只离的更远了一些。

    “皇上……皇上先帮臣妾挠一挠好不好?”沙白湉被端木珖包的像个春卷,自己动弹不得,但痒处却一点儿没减,只得哽咽的请求着。

    端木珖……觉得自己快能喷火了……

    还,还帮她挠?

    挠完的后果……谁来承担?

    端木珖一边在心中泪奔,一边期待小高赶紧来。

    什么破药!太不靠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