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18章 气急!然后突破
    沙白湉用一副“我都知道”的表情看着端木珖:“皇上不必多说,臣妾知道的。”

    “嗯?”端木珖还是没搞明白什么小瑞,不过随后想想,大概哪个妃子叫什么蕊吧,“不急,母后已有决断。”

    帝后大婚一年后,妃子再入宫,这也是对皇后的一种保护。

    当然,生下嫡子之前,他也不一定会去宠幸那些妃子的,他的恬恬,实在担心的有点儿多了。

    不过……嫡子……

    端木珖眼神落在沙白湉肚子上,书上说,来了葵水的女子,便可以孕育孩子了……

    “恬恬,你,你想不想要个孩子?”端木珖舔舔唇,试探的问道。

    刚刚还沉浸在“啊小瑞要进宫了太好了一家团圆就在眼前”的沙白湉冷不丁被端木珖一问,有些疑惑:“孩子?”

    “对呀,你,你做母后,好不好?”端木珖眼睛放光的问道。

    沙白湉“哦”了一声:“周嬷嬷说了,皇上所出之子,都要叫臣妾母后。”随后诧异的看着端木珖:“皇上……谁,谁有孕了?”

    端木珖:???……听不懂,等等看她要说什么。

    “小瑞?不可能啊,男子不能生子啊?”沙白湉奇怪的说道。

    端木珖:……还是听不懂……等等,“什么男子?什么男子生子?”

    他的小皇后到底在想些什么呀?

    “小瑞啊,臣妾的弟弟,皇上近来不很是喜欢他么?皇上,太后娘娘决断,小瑞什么时候进宫啊?”沙白湉带着期待的问道。

    端木珖……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

    “皇上?”沙白湉继续问道。

    端木珖……确定自己耳朵没坏,然后恨不得死过去……

    什么叫皇上近来很喜欢她弟弟?什么叫……还要进宫?

    进……宫?男人进宫做什么?做太监吗?

    “你……”端木珖艰难发音,“你,你是怎么想的?啊??”

    哎呀!这个反应!

    沙白湉马上捂嘴,这是不想被人知道?所以问她怎么看出来的?

    哎,都怪自己太聪明了……

    沙白湉捂紧嘴,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表示单纯的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呢……

    端木珖难以置信!

    自己的小皇后竟然会怀疑他喜欢男人!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气怒攻心的端木珖决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伸手抓住沙白湉的肩膀,一咬牙,“刺啦”撕开对方的寝衣,然后……然后就被晃花了眼……

    好,好白啊……

    沙白湉还在呆呆的捂着嘴,皇上这是,恼羞成怒了?气的要撕坏她的衣服吗?

    端木珖咽了口口水,伸手戳了一下那颈下的雪白,又戳一下……

    因着还算在新婚中,沙白湉穿了一件大红色绣鸳鸯肚兜……

    端木珖就碰了。

    好软好软好软……

    “皇上……”沙白湉不明所以,“皇上,臣妾,臣妾有点儿冷。”

    端木珖猛的一怔,马上用被子把沙白湉包起来,自己却站起身,背对着沙白湉哑声说道:“你……你好好休息。”

    “皇上又要走吗?”沙白湉不解,不是说好的掌灯吗,“臣妾葵水已经结束……”

    “别,别说了!”端木珖赶紧打断她,此时,什么小瑞什么喜欢男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全忘了,他脑海中只有那一个大红鸳鸯肚兜和那底下的风光……

    好歹他也是个素了十六年的男儿啊!血气正方刚,他的小皇后还在说着什么葵水结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

    端木珖回头,不管不顾的抱着沙白湉亲了一通,青涩又莽撞的吻,加上气急的心情,只磕的两个人牙齿都疼……

    同时,端木珖借机伸出狼爪,却不想心中憋闷更盛,浑身燥热更甚……

    “朕走了!”端木珖放开沙白湉,只着一身寝衣便要离开,他觉得自己喘不上来气,也再待不下去,直接扭头走了。

    沙白湉呆呆的张着小嘴,衣衫凌乱,满脸不解。

    这是何意?

    “主,主子?”巧珊和周嬷嬷看皇后急匆匆的离开,便担心的进来,随后看到沙白湉这般,都吃了一惊,赶紧给她换了件寝衣,期间,周嬷嬷对着沙白湉脖颈上的痕迹是既欣慰又可惜。

    欣慰啊!皇上他终于醒悟啦!不只是一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对皇后有兴趣啊有兴趣!

    可惜啊!皇后娘娘岁数太小啦!才十三,虽说马上十四了,可到底身子还未发育好,这要何时才能有小主子呀!

    周嬷嬷很是抑郁了。

    却比不上端木珖抑郁。

    “宁连!你说,朕……”为什么要一年后再圆房??

    端木珖以手握拳,望着明月,几欲落泪。

    宁连不解的上前:“皇上?”

    “无事。”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况且他的皇上,自然不必跪的。

    只晚上的梦……

    端木珖“嗖”的坐起身,两股温热从他鼻孔中流出……

    沙白湉的胸……真的好大啊……

    而且……好软啊……

    “皇上?皇上!”听到动静的宁连看到端木珖时险些吓坏,天啦,皇上流鼻血啦!“奴才马上去叫御医!”

    “不用。”端木珖擦擦鼻子,咽了咽口水,“……这天儿,太干了。”

    “奴才让人端个水盆进来……”又不是秋天,怎么会这么干燥?

    “去吧。”端木珖随身擦了下鼻子,又躺下了,可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等,等等!

    他可以先不圆房,但是没说不可以亲亲摸摸蹭蹭沙白湉嘛!

    就,就像他刚刚梦中那般……

    “宁连!明晚掌灯坤元宫!”

    吼完一嗓子,端木珖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再翻一个身,忽然想起今晚的起因。

    沙白湉……以为他喜欢沙棋瑞?

    真是……

    端木珖简直哭笑不得,他那小皇后是不是脑子太好使,以至于想的太多了。

    总要跟她解释一下?

    算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以后她就知道了!

    端木珖想起沙白湉脸红红肩白白的样子,只觉得不管她犯什么样的错,都可以原谅。

    谁让,她是自己选的皇后呢?

    第二日,端木凤却苦着一张脸来找端木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