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15章 乌龙啊乌龙
    血?

    端木珖呆住,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这是,这是哪儿来的血?

    沙白湉愣了愣,伸手摸摸自己,也是一手血?

    两人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看了看,端木珖刚想说什么,沙白湉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皇上……臣妾,臣妾是不是快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端木珖手忙脚乱的安慰着沙白湉,伸手帮她擦眼泪,却忘了自己手上也是血,倒抹的对方一脸红,又忙拿袖子去擦沙白湉的脸。

    沙白湉哭的厉害:“臣妾,听说,有些人,得了病,一点儿感觉没有,但是,但是就是绝症,一定会死的。”

    “不会的,恬恬不会死的。”端木珖心中也难过,眼眶湿润的,但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还忍得住。

    “哇呜呜呜”沙白湉哭的更厉害了,她低头看了看,哭的都要打嗝了:“臣妾,出了,好多血,定是,活不了了……”

    “不许!朕不许你这般说自己!”端木珖心中大恸,不管不顾的伸手抱住沙白湉,“不会的,朕不会让你出事的。”

    “皇上……臣妾不想死……”

    “不死不死。”

    “皇上……那个绘鹿肉好好吃,臣妾还想吃。”

    “朕马上让他们去做!”

    “皇上……还有那么多好吃的,臣妾,臣妾不舍得走……”

    “……你,那你就舍得朕么?”端木珖真心要哭了……

    沙白湉抽泣着抬头看了眼端木珖,低下头,小小声说:“不舍得……”

    “恬恬!”

    两人几乎要抱头痛哭起来。

    门外的听然和巧珊听到动静,都有些诧异,等了半晌还是这般,听然便出声问道:“皇上?”

    一声“皇上”,让端木珖如梦初醒。

    “对了,宁连,快,快去请御医!刘御医,王御医,高御医全都给朕叫来!快!”

    宁连听端木珖说的着急,也没多问,拔腿就去了。

    听然和巧珊互相看了一眼,也都有些担心:“皇上,奴婢进来了?”

    端木珖“嗯”了一声,还是未松开沙白湉。

    这一幕,却把刚刚进来的听然和巧珊给吓坏了。

    “皇,皇上……”

    端木珖和沙白湉紧紧抱在一起,俩人都一脸泪半脸血,连衣服上都是红红白白一块一块的,底下的床单褥子也都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是,这是……

    巧珊几乎要昏过去了,听然还算老练些,上前福身:“皇上,皇后,请先让奴婢检查一下吧?”

    “对,对,皇后受伤了!”端木珖激动的说道,随后在看到巧珊的时候,却又想起一件事:“找个人去请母后过来一下吧……”

    恬恬那般喜欢母后,此时定也是愿意见到的。

    果然,沙白湉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充满感激:“皇上……”

    端木珖挺胸了一瞬间,但是想到沙白湉的“绝症”,忍不住又想哭,可到底有旁人在场,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皇上……不如先松开皇后娘娘吧?”听然上下看了半天,有了个大胆的猜测,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端木珖……舍不得放开。

    听然无奈,想了想,出去请周嬷嬷过来,有些事情,还是年纪大的人比较有经验。

    宁连跑的急,很快带了三个御医过来,一进门,同样被两个人吓了一跳,御医们更是快速收拾起来,准备给俩人把脉。

    “朕,朕无碍,先看皇后。”端木珖声音都有些哑了,唯恐之后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沙白湉亦是如此。

    她颤巍巍伸出手,整个人却还在端木珖怀里,还带着抽泣:“本宫……本宫是不是要死了?”

    三位御医对视一眼,都正经了脸色,严正以待。

    可是……把完脉后,三人再不可置信的互相看了半天,又小声商议了半晌,又来诊了一遍。

    这时候,听然也带着周嬷嬷回来了,看到三位御医如此,差点儿没昏过去……

    “到底如何了!”端木珖见三人诊来诊去,就是不说话,心中越加着急起来。

    沙白湉憋不住,又开始小声哭泣。

    “皇,皇上,此事,此事……”年纪最小资历最浅的王御医被推了出来,他结结巴巴的掉了半天书袋,最后说道:“……女子葵水至时,常会有气血两虚之症,皇后娘娘也有一点儿,臣等给娘娘开个方子,用上几日便无碍了。”

    “葵水?”沙白湉带着一脸的泪,有些茫然。

    “葵水?”端木珖懂了一点儿,却还有很多不解。

    周嬷嬷和听然互相对视一眼,啼笑皆非,上前问道:“皇后娘娘,难道还未来过葵水?”

    沙白湉已经完全呆住,巧珊忙上前说道:“主子也来过几次葵水了,只是,只是每次都是提前肚子疼,再说今儿这日子也不对呀……而且,量也不会这般多。”

    王御医赶紧说道:“女子圆房后,因葵水所致的肚疼会减轻许多,日期不对也是有的。娘娘不必担心。”

    “圆房?”周嬷嬷诧异的喊道。

    沙白湉却一脸“我懂了”的点点头:“所以是,行过周公之礼后,便不会肚疼了吗?”

    端木珖此时才反应过来:“等等……”

    “皇上刚刚与本宫行过……”沙白湉又说道,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什么?”

    江嫣来了。

    走到门口,她只模糊听到什么“圆房之后”,什么“行过周公之礼”,此时进来看到两人一身血呼啦的还抱在一起,顿时脑中闪过各种以前在现代看过的新闻。

    什么“十几岁少年初尝禁果男生用力过猛女生出血过多”,什么“第一次因女方太过紧张男方无法拔出”……等等等等。

    “皇上!不是说一年后才圆房吗?”江嫣皱眉,却不敢走近,万一真是俩人啪啪啪的时候出事了……叫她来做什么??

    “儿臣,没有啊……”端木珖这时是真的欲哭无泪了。

    沙白湉抽抽鼻子,看到江嫣只觉得像是见到母亲一样,忍不住又开始流泪:“母后……呜呜呜,儿臣来葵水了……”

    ……葵水?

    江嫣满脑门黑线。

    大半夜的把她叫来,就因为皇后来葵水了?

    “……本宫走了。”说完,江嫣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这俩人,搞笑呢?

    端木珖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小题大做了,略有点尴尬,却还是板着脸点点头:“御医开好方子便下去了,那个,巧珊,给皇后娘娘洗漱一下。听然和周嬷嬷随朕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