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14章 床咚!然后懵圈
    看沙白湉终于露出笑容,端木珖也松了一口气,却完全忘记了自己娶皇后的初衷。

    说好的找个精明能干能够好好管理后宫的皇后呢?

    “对了,”江嫣一拍巴掌,“应该叫慕太妃来给皇后培训呢,当初本宫掌管后宫,全是靠她呢。”

    这话一说,端木珖脑中也“叮”的一下亮起一盏灯。

    他不是还有两个妃子吗?回头让她们好好学习一下,帮着沙白湉管理后宫就好了嘛。

    至于他的恬恬,就负责开开心心的笑就好啦!

    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还可以怎样怎样……

    脑洞少年又开了新的脑洞,不知不觉对着沙白湉露出痴汉般的笑容。

    而沙白湉还在一脸崇拜的听着江嫣讲那从前的故事,完全没发现身边人的变化。

    江嫣兴冲冲讲了半天,眼角撇到端木珖的表情,知道他又走神了,便稍一挑眉,对沙白湉说道:“不如今晚,本宫再去和皇后同住?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本宫想与皇后说一说呢。”

    “好呀好呀,母后最好啦!”沙白湉高兴的点头。

    “皇上,你说呢?”江嫣问道。

    端木珖猛地一怔,看江嫣和沙白湉都开心笑着看向自己,便也不管之前说了什么,直接点点头道:“好。”

    “这便好。”江嫣笑眯眯的说道。

    于是,当晚去找自己小皇后睡觉的小皇上再一次悲剧了。

    不!能!再!这!样!了!

    他!要!有!新!突!破!

    端木珖很想捶胸顿足仰天长啸,但是多年的习惯,让他依旧保持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独自一人默默回了临华殿。

    连宁连都要看不下去了,只觉得皇上的背影让人心酸的紧。

    第二日,不用端木珖吩咐,宁连便一大早跑到坤元宫,让准备着晚上掌灯,算是帮端木珖把沙白湉的今晚定下了。

    知道宁连做了什么“假传圣旨”的事情后,端木珖带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面无表情的看了宁连一眼,面无表情的拍了拍他的肩。

    好小子!

    宁连笑嘻嘻的帮着端木珖磨墨铺纸拿折子传大臣,主仆俩开心的等到了晚上,端木珖一甩衣袖,走,睡媳妇去!

    终于啊,难得啊,皇后寝殿的床上,只有皇后一人!

    端木珖心中摩拳擦掌,面上不显,只点了点头,先去洗刷。

    一切准备就绪!

    端木珖脸上还是酷酷的,眼神中却充满期待。明明平常的步子,却被他迈的急不可耐。

    今天,今天一定要有突破!

    壮志雄心的小皇上还未走到床前,便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直直冲着坐在床边的沙白湉扑了过去。

    沙白湉只来得及“呀”了一声,就被端木珖一把按到在身下。

    端木珖双手撑在沙白湉脑袋两侧,一只腿跪在她两腿之间,一只腿在她身侧,正正把个小姑娘笼在身下。

    床咚!

    沙白湉眨眨眼,眨眨眼,再眨眨眼,弱弱的说道:“皇上……”

    端木珖倒是很享受这个姿势,只是看沙白湉的表情,好像希望他快些起来一般……

    “等一下,朕腿有些麻。”

    面不改色说瞎话将成为帝王必修课之一吗?

    沙白湉便是心再大,此时也有些害羞了。她垂着长睫左右乱瞟,就是不敢看端木珖。

    端木珖却……更享受起来。

    “恬恬。”端木珖的声音里,难得的带着笑意:“怎么不敢看朕?”

    沙白湉闻言,马上抬眼看了端木珖一眼,又垂下眸去:“没有呀。”

    “恬恬,朕,朕想……”端木珖喃喃半天,脸却对着沙白湉越靠越近,说话间就要亲上……

    沙白湉忽然明白,一下子举起双手捂住嘴,不依的看着端木珖。

    “哎。”端木珖叹了口气,心中又想起讨厌的端木凤,什么时候才能把她嫁出去啊!

    “皇上腿还麻吗?”沙白湉边说着,边伸出一只手去推端木珖的肩膀。

    端木珖眯眼,这就让他起来?

    都这般了,还能不占个便宜?那还是男人吗?

    嘴捂住了不能亲,别的地方……

    端木珖眸色一沉,对着沙白湉细白的脖子就吻了下去。

    沙白湉小小声“啊”了一下,随后又捂住嘴,同时拼命推端木珖:“皇上……”

    心中再叹一声,端木珖翻身起来,放过小姑娘,随后看到对方脖子上粉红的印子,心中却更加痒痒。

    亲不到,总能做些别的吧?

    端木珖伸手,揽住沙白湉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想了想,还是决定用聊天转移一下对方的注意力,好方便自己的上下其手。

    当一个不苟言笑的皇上挖空心思的想与你聊天,那他一定是真爱。

    “恬恬,你觉得处理宫务难吗?”

    沙白湉果然一下子被端木珖的话题带跑了,也顾不得计较那只乱来的大手,认真想了想,答道:“有些难……但是母后说,臣妾必须要会。”

    “哦,那恬恬觉得哪方面最难?朕找人帮你好不好?”端木珖的手已经悄悄上移。

    沙白湉眼睛一亮:“皇上可以找人帮臣妾吗?”随即便认真的思考起来:“算账太难了,臣妾看不懂那些……”

    端木珖一边听着耳边甜糯的女声,一边往上,往上,往上……

    啊,好软!

    沙白湉还在说着算账哪里不好哪里很复杂,忽然愣了一下,低头看端木珖的大手。

    肆无忌惮的一只手,正正放在她胸口。

    “皇上?”沙白湉不解。

    端木珖面不改色的又捏了一下,才放开:“没事,你继续说。”

    “哦。母后说,算账哪怕自己不会,也要能看懂,可是臣妾真的觉得好难呢,那一行行的数字……”

    端木珖的手从腰上开始往下移。

    沙白湉还在继续说着,偶尔还会嘟着小嘴让端木珖承认她说的对不对,而端木珖的心思则已经完全跑偏。

    屁|股……也好软……

    佯装做没什么事的样子,端木珖拍拍手下的弹性:“有那么难吗?还是恬恬没有认真学?”

    “认真学了……”沙白湉刚说完一句,忽然呆住,看向端木珖。

    端木珖也觉得手上感觉不对,拿起一看。

    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