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11章 误会是暧昧的起源(改)
    沙白湉真的探头看去,并没看到什么闪电,但是凤儿这般说了,她作为好嫂嫂,自然不会拒绝的。

    “端!木!凤!”端木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随后想想,小声对端木凤说了句什么,她马上脸上一喜,拉住端木凰对沙白湉说道:“嫂嫂!凤儿忽然想起来,还有事要做,嫂嫂我们先走啦,你和皇兄好好的哦,拜拜!”

    最后这个拜拜,还是跟江太后学的。

    闲杂人等终于走完,端木珖也舒心不少,走到床前坐下,看向沙白湉:“睡吗?”

    “嗯,嗯,皇上先睡吧。”沙白湉眼神乱瞟,显然有事瞒着端木珖。

    端木珖皱眉:“怎么了?”

    “没,没事。”沙白湉低头,想了想,“臣妾先去洗漱,皇上请自便。”

    说完,便唤来了巧珊,往旁边去了。

    端木珖洗完出来,等了大半天,也不见沙白湉,便去到她所在的梳洗间,想看看她在做怎么,却意外的听到两人的对话。

    “主子,很久了,您该出去了。”这是巧珊的声音。

    “再等一会儿,等皇上睡了的……”沙白湉这般说道。

    端木珖皱眉,怎么?他的小皇后……不喜欢和他睡?

    “主子,你这样,不妥啊。”巧珊苦口婆心的劝道,沙白湉还是坚持不愿意。

    端木珖有些不悦,直接在外面清咳了一声。

    里面一片寂静。

    片刻后,沙白湉小脸惨白的走出来:“皇上……您……”

    “嗯?”端木珖看了她一眼,扭头先走了。

    “主子,你快,快跟上去呀。”巧珊催促着沙白湉。

    沙白湉咬咬唇,快步跟在端木珖身后。

    看端木珖闷闷的坐在床边,沙白湉有些小心翼翼的唤了句:“皇上……”

    “你讨厌朕?”端木珖皱眉。

    他自认这几日,与沙白湉相处的还算开心,为何对方会……会不喜欢他?

    沙白湉咬着唇,没有说话。

    “嗯?”端木珖又问。

    沙白湉想了想,大概觉得端木珖不会放弃这个问题,便小声答了一句。

    “什么?”端木珖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和皇上一起睡觉会嘴疼。”

    这是什么破理由?

    端木珖不可置信的看着沙白湉:“什么意思?”

    “臣妾早上起来,嘴都肿了,早饭都没吃好!好在午膳前才不那么痛了。”沙白湉气鼓鼓的说道,还指着嘴角一小处让端木珖看,“看!这里还破了,好疼的!”

    额……

    端木珖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怎么怪朕,是你昨天吃多了。”

    “真的是这样?”小姑娘半信半疑的看着端木珖。

    “是!”小皇上斩钉截铁气吞山河毫不犹豫的撒谎道。

    “哦……”沙白湉犹豫了一下,“臣妾在家里吃多了也不这样呀……宫里的吃食真是奇怪……好吧,臣妾误会皇上了。”

    “嗯!”端木珖一脸正色的表示自己接受了沙白湉的道歉。

    沙白湉想了想,凑近端木珖,小小的亲了下他的脸,昨晚的“学习”让她记得,端木珖好像很喜欢她这样。

    端木珖脸上更红了。

    “好了,睡吧。”

    这一夜,端木珖倒是规矩的很,只抱着沙白湉睡了一晚,并未动其他手脚。

    反正,来日方长。

    第二日下午,刚刚从宫里回来的沙祺瑞正在苦苦思考着最近朝上的一个问题,忽然眼前闪过一张熟悉的脸。

    咦?

    沙祺瑞赶紧跟上那个月白色的身影,想看个清楚。

    在一个卖首饰的店铺中,沙祺瑞终于又看到那人,随后心中更是大惊。

    皇上……竟然真的是皇上!可是皇上刚刚不还在宫中?怎么比他跑的还快?

    而且……还出来买首饰?送给谁?姐姐吗?

    可是如此……也是不妥啊!

    怀着满腹的思绪,跟着那个身影到小房间中,沙祺瑞等着老板娘出去拿首饰册子的空当,闪身进了房间,对着那个人影就拜了下去:“臣沙祺瑞参见皇上。”

    半晌,无人回答,上面却传来女子的一声轻笑。

    沙祺瑞心中一沉,完了,皇上出来玩还带着其他女人,而且……还被他给撞上了。

    咦,不对,他刚刚明明看到,只有一个人进了这屋里呀?

    沙祺瑞奇怪,却还是不敢去看那人,还是老老实实跪着。

    “抬起头来。”那女声又说道。

    沙祺瑞老老实实的抬头,却还是低垂着眸。

    “咦,你……”端木凤吃惊,这不是她那新鲜上任的皇嫂吗?

    怎么嫂嫂与她一样,也喜欢换装出来玩?

    不不不,这人与嫂嫂虽然像,其实长的并不太一样。等等,刚刚这人说自己叫什么来着?沙什么?

    是,嫂嫂的兄弟?

    有意思,原来嫂嫂也有一个长得这般想象的兄弟,而且还傻乎乎的。

    压低声音,端木凤说道:“沙爱卿,快快请起,在外不必行此大礼。”

    “是。”沙祺瑞心中疑惑,却还是乖乖站起身来。

    “坐。”看他这个样子,端木凤更想逗逗他了,“你不敢看,我?”

    “臣……”沙祺瑞心中嘀咕,他也与端木珖近身相处了几天,觉得皇上个比较冷静少言的人呀,怎会这般开玩笑?

    不是皇上。

    对了!皇上有个同胞而出的妹妹安平公主,定是她!

    一甩衣袖,沙祺瑞端正态度,继续跪下了:“臣有罪,不知是安平公主在此,冒犯了。”

    “没意思,你这么快就想到了。”端木凤无聊的托着下巴说道,“好了好了,别跪来跪去了,起来坐着吧。你是嫂嫂的,哥哥?”

    沙祺瑞起身未坐,只一直恭敬的弯着腰:“臣是皇后娘娘的弟弟。”

    “嗯,坐下吧。正好陪本公主看看有没有好看的首饰。真是的,逛了好几家了,都没什么新鲜的,无聊死了。”端木凤懒懒的说道。

    却不想,沙祺瑞耿直极了:“恕臣直言,公主实在不该孤身一人还做男子装扮在此到处游玩,若出了事可怎么办?若想要首饰,直接去尚宫局让他们给做不就好了?公主这般,实在危险。而且……臣与公主这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亦是不妥,臣,这便告退了。”

    咦,嫂嫂的弟弟,年纪轻轻,却如此古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