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9章 爱屋及乌
    直到沙大学士和沙祺瑞来的时候,端木珖还沉浸在关于晚上如何让沙白湉对他好的美好幻想中。

    “皇上,沙大人和沙公子来了。”宁连提醒道。

    端木珖马上摆正脸色:“快请。”

    “微臣参见皇上。”“草民参见皇上。”

    端木珖亲自下来扶起两人:“沙大学士,沙公子,请起。宁连,给两位看座。”

    两人再次道谢后,才敢坐下。

    这之后,三个人开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还是沙祺瑞靠谱些。

    “皇上,皇后娘娘她,草民家中只她一个姐姐,并无其他姐妹,便难免娇养些,若哪里有不妥,还望皇上见谅。”以退为进,先抑后扬,沙棋瑞一开口,先给自家傻姐姐请罪。

    端木珖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显然是柔和的:“两位请放心,皇后很好。沙大人教导有方。”

    “多谢皇上。”沙大学士赶紧起身再谢恩。

    “好了,都好好坐着吧。不必老是站起来,咱们就说说话,不用如此。”端木珖说道,随后,殿内又陷入迷之沉默。

    一般端木珖见大臣,那些臣子都知道这小皇上是个闷葫芦,便都有事说事,说完就走,像这样要与人聊天,还要聊到晚膳……

    端木珖蹙眉,要不,把皇后请来?

    哦哦对了,说起来,他也是有正事的。

    “那个,祺瑞如今也有十三岁了吧。”端木珖努力摆出姐夫款儿,“以后,可有何打算?”

    沙祺瑞起身,一脸少年英气:“草民想入仕!”

    “哦?那便好,朕早听闻,沙家公子学富五车,强闻博记,正好朕身边却一个朝议郎,你可愿意来试试?”

    朝议郎,品阶不算高,正六品,在大岭却是向来受人瞩目的一个官职,只因此官员可以近身跟随皇上,相当于文官版本的御前行走,甚至有替写圣旨的权利。

    天上这般掉下来一个大馅饼,砸的沙家父子全都晕晕乎乎,不敢相信,半晌才反应过来。

    沙大学士起身,激动的胡子乱颤:“微臣,多谢皇上!”

    却不想,沙祺瑞却是拒绝的:“皇上,草民一无功名在身,二无任何壮举,直接这般……草民不愿攀着姐姐裙带往上爬!”

    他越是这样,端木珖越是欣赏,再看到那张与自己皇后相似的脸,端木珖唇角竟然出现一抹笑:“难道祺瑞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这……草民自然是有信心!”

    “那便这样说定吧。”端木珖直接抽出一张早就写好的圣旨,递给宁连。

    宁连马上接过,打开,向着沙大学士和沙祺瑞读完后,笑眯眯的把圣旨递给沙祺瑞:“恭喜沙大人。”

    “草民,微臣,多谢皇上。”沙祺瑞虽然无奈,心中还有有些小欣喜。不管这个职位是因何来的,总归是个机会。

    而他沙祺瑞,最不怕的,就是有机会。

    场面总算打开,沙祺瑞也放松了一些,端木珖便问了他几个朝上正热议的问题,三人倒也讨论的激烈,不知不觉便到了吃饭的时候。

    “皇上,是否现在传膳?”宁连插了个空问道。

    端木珖刚点了点头,便忽然觉得沙大学士的表情变的熟悉了。

    两眼放光,一脸专注什么的……原来会遗传啊?

    只沙祺瑞倒是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爹,千万要控制住啊!御前失仪事小,万一连累到姐姐就麻烦了!

    他哪里只得,此刻,他的姐姐,与他的母亲,全无仪态。

    “母亲,你尝尝这个,我专门让他们准备的烤鹿腿,又香又嫩。”沙白湉吃到兴头上,差点儿就要下手去撕开鹿腿了,好在理智还在,用筷子去分了一大块肉,夹给沙夫人。

    沙夫人也吃的满口流油:“女儿啊,真是好啊,你这每天都能吃这么多好东西吗?母亲真是羡慕……”

    “那母亲常来啊!来母亲尝尝这个黄瓜,好吃的紧!”

    庄严肃穆的皇宫被母女俩说的好像饭馆子一样,而沙白湉倒不像做了皇后,反而像嫁了个厨子一般。

    直吃到月上柳梢,皇上那边的人来叫沙夫人,两人才堪堪停下筷子。

    “好,好女儿,咱们沙家,就靠你了。”沙夫人捂着肚子,与沙白湉再告别并商议以后何时再来吃,便坐上了软轿出宫而去。

    沙白湉也撑的厉害,之前每天都有周嬷嬷在一旁看着,她也就吃个七分饱,今儿一放开,便吃的有些多了。

    好在她身材纤细合度,也看不出如何,尤其洗漱完换上宽大的寝衣,便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只肚子还有些不舒服,便唤了巧珊,如同以往每次吃多以后那般,让她给自己揉肚子。

    端木珖来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

    自己的小妻子身着贴身柔软的寝衣半倚在床上,衣衫有些凌乱,而那个宫女,那个宫女!

    竟然还在上下其手着!

    “这是在做什么!”

    端木珖一声吼,沙白湉抖三抖。

    巧珊马上回身跪下,请罪道:“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晚上见到夫人高兴,便吃的有些多了,这会儿说是有些个难受,让奴婢给揉揉肚子。”

    沙白湉其实反应也很快,这会儿也已经下来床福着身子,却一句话不说。

    端木珖摆摆手,让巧珊先下去了,走过去扶起沙白湉,牵着她的手坐在床上,问道:“吃了很多?”

    沙白湉点点头。

    “肚子不舒服就传太医,只让巧珊给揉有什么用?”端木珖唇角微勾,“可舒服点了,要不朕再给你揉揉?朕手劲儿大,也许更有用也说不定。”

    沙白湉推着端木珖伸过来的手,猛摇着头,却还是一句话不说。

    这下连端木珖都觉得奇怪了:“怎么今儿不说话?”

    沙白湉只摇头摇头,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就是不肯张嘴。

    “怎么了这是?来人,传太……”

    端木珖心中着急,只怕沙白湉吃太多了身子不好,却没想她最多是胃不好,哪里会导致不能说话的?

    沙白湉也急了,忙捂住端木珖的嘴,开口说道:“臣妾……嗝,没事,嗝,嗝……”

    一连串的饱嗝打了出来,两人齐齐陷入沉默。

    半晌,沙白湉才似是反应过来,“呜”的一声捂住脸,边打嗝边哭着跑到床上,把脸埋在厚厚的被子里,只留身子在外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