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6章 都来跟朕抢媳妇!
    太上皇端木宸点点头,看向江嫣。

    江嫣笑着拿出一柄玉如意递给沙白湉,并扶她起身,笑道:“这下好了,以后这后宫事呀,本宫总算不用管了。”

    沙白湉拿着如意,眨巴眨巴大眼睛看向江嫣:“母后,儿臣不明白。”

    江嫣一怔,随后道:“……没关系……以后就明白了。快去你们沈母后那里吧。”

    沙白湉便又行一礼,和端木珖一起走了出去。

    江嫣看着两人的背影,和端木宸小声嘟囔道:“这孩子怎么有点傻乎乎的?”

    “傻乎乎的你儿子能看上?”端木宸无所谓道,“再说,反正他自己选的,傻不傻的,都好。”

    “我就说这名字不好,沙白湉傻白甜,别真的是个小傻子……”江嫣还在嘟囔着,便被端木宸拉走:“如今珖儿也大婚了,咱们找个时间出去玩……咳咳,出巡吧。”

    “好啊!”江嫣高兴的一拍掌,“等皇后接过六宫事,咱们就去!”

    两人马上开始兴致勃勃的讨论起去哪儿“出巡”。

    这边沙白湉参见沈太后,以及各位太妃太嫔之后,便回到了坤元宫,忙活了一早上,总算有早膳吃了。

    沙白湉灼灼有神的望着门口传膳的太监。

    端木珖觉得很有意思,而且,这个表情有些似曾相识呢。

    因着是和端木珖一起吃饭的,早膳摆了十个小菜,四种主食,还有一粥一汤。

    沙白湉看到这么丰盛的一顿,眼睛笑的都要变成月牙了,第一次觉得嫁到宫里来真的是太好了!

    可惜,她刚拿起筷子,周嬷嬷便默不作声的进来站在她身边,还清咳一声。

    刚刚还神采奕奕的小姑娘马上如同枯萎了一样,一板一眼的吃着面前的两个菜,和宫女给夹过来的一个奶香窝窝,一碗鸡丝粥。

    端木珖挑眉,好像明白了什么。

    饭后,在周嬷嬷和沙白湉带来的贴身宫女巧珊的帮助下,在坤元宫的院子里摆好了祭神的台子。沙白湉跪在墩子上,神情恭敬,念念有词。

    端木珖不由露出笑容。

    沙白湉……好像不管做什么,都很是认真。做事认真,吃饭也认真。

    能够认真的人,定会是个能做大事的人。

    只是,端木珖估计怎么也想不到……

    沙白湉念念有词的是:“烧鸡烧鸭烧鹅酱猪蹄酱肘子酱牛肉……快快都到本宫碗里来,快来快来……”

    早饭没吃爽快,饿了。

    之后,沙白湉又见到了尚在宫里的两位公主和两位王爷。

    “嫂嫂!”端木凤高兴的蹦蹦跳跳到沙白湉面前,左右上下看看,“天呐!嫂嫂好漂亮!皇兄,羡慕你!”

    端木珖勾了勾唇角,算是对她的回应了。

    “这位是安平公主,端木凤。”周嬷嬷在一旁介绍道。

    说到这个称谓,端木凤马上不乐意了,抓着沙白湉的手噘嘴道:“父皇就是起名废,人家哪里平了……嫂嫂,你忘记凤儿的称谓,就叫凤儿好不好?”

    “凤儿公主。”沙白湉从善如流道。

    “这位是安容公主,端木凰。”周嬷嬷继续介绍道。

    “皇嫂。”端木凰面无表情,声音也没有起伏的说道。

    端木凤摇摇沙白湉的手:“嫂嫂莫理她,凰儿她呀,在说话方面简直比皇兄还要皇兄。我和她住在一起,十天半个月都说不了几句话呢!”

    沙白湉有些诧异的看看端木凰,小小声打了个招呼:“安容公主。”

    端木凰酷酷的点点头,未再说话。

    睿王和宁王也都分别向新皇后见礼,也没多说什么。

    “嫂嫂,你看我和皇兄,是不是长的很像很像!”还是端木凤最活泼话最多。

    沙白湉看看端木珖,看看凤儿,点点头:“是呢,除了发型和衣服,一模一样。”

    端木凤转了转眼珠,嘿嘿笑起来,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端木凰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随后看向端木珖:小心凤儿欺负你媳妇。

    端木珖看了看端木凤和沙白湉的互动,无所谓的回望端木凰一眼:随她们吧。

    反正他媳妇聪明着呢,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新婚第二日晚,端木珖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准备好与自己的小妻子斗智斗勇。

    没想到!!

    端木凤哭着一张小脸来敲坤元宫寝殿的门:“嫂嫂,嫂嫂,今天外面打雷刮风的,声音好大好可怕。凤儿好害怕,你和凤儿一起睡好不好?”

    心地善良的沙姑娘自然不会拒绝,马上开开门,还温柔的帮凤儿擦眼泪:“好,不怕不怕,和嫂嫂一起睡昂。”

    端木凤抽着鼻子,路过端木珖的时候,背着沙白湉跟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故意的!

    端木珖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小小沙姑娘正一脸歉意的看着他:“凤儿这般,咱们做哥哥嫂嫂的,总不能让她继续怕着哭着睡吧?”

    端木凤她,她怕个屁!

    从小到大又不是没打过雷,她怕过?哭过?

    她还在雷雨天跑出去玩过呢她害怕?

    硬生生吞下那句“其实朕也怕打雷天”,端木珖压了压气,冷声说道:“那你陪陪她,朕去临华殿批会折子便睡了。你们也好好休息。”

    沙白湉和端木凤两个小姑娘齐齐坐在本该属于端木珖的喜床上,同一个频率的点头点头点头,再冲端木珖挥手挥手挥手。

    端木珖憋着气出了坤元宫,本想去临华殿,却脚下一转,往宁圣宫走去。

    还是找母后商量商量,早点儿把端木凤给嫁出去最好了!

    只是可怜的端木珖连见都没能见上自己母后一面就被太上皇端木宸一嗓子吼了出去。

    小风吹过,新婚第二天的小皇上孤零零的走在漆黑的宫道上,心中甚是苦闷。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说一年后再圆房?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刚大婚却还是要独守空房?

    为什么,为什么沙白湉抱起来那么舒服……却又抱!不!到!

    端木珖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看天上月亮,握拳。

    今年新目标,把端木凤尽快嫁出去!

    一夜未睡,把满京都未婚适龄男子拿出来研究一遍的端木珖精神抖擞,仿佛已经看到端木凤出嫁,而自己的皇后只能夜夜在自己怀里睡的美好场景。

    只是当晚,现实又给了他一榔头。

    “母后……你这是什么意思?”忙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抽出身回到坤元宫的端木珖,看着自己母后和自己媳妇已经热乎乎的准备睡在一个被窝里的时候,简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