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皇上自己说大婚一年后再同房,一时半会的,倒也不着急学这个。”宁连忽然喃喃自语道。

    正想起身的端木珖便突然呆住了。

    是,自己,说的,大婚,一年后,再,同房?

    端木珖想了半晌,冷静的起身,冷静的走到一旁洗漱间,冷静的一头扎进一盆凉水中。

    一定是被刚刚的情况刺激的,他一直最爱的最看重的,就是批折子议政事,怎么会,怎么会有其他想法呢?

    不同房,可以省下很多时间,甚好,甚好。

    洗完脸的端木珖觉得自己平静很多,批折子直到睡觉,再无它事。

    可惜,血气方刚的端木珖当晚却做了一个迤逦奇怪的梦。

    下午看到的那本小书上的画面,全都……动了起来。

    而且,脸……全变成了他和沙白湉的脸。

    那感觉……

    早上醒来的端木珖对着被子发了半天呆。

    “皇上?”宁连在外面唤到。

    端木珖清咳一声:“被子有些薄了,找人来给朕换一床。”

    “是。皇上,现在可要起了?”宁连继续问道。

    帐子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端木珖很久才说话:“宁连……你……”

    端木珖刚想问问宁连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想到对方身为一个太监,自己还是不要往他伤口上撒盐了吧……

    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端木珖正常起身上朝而去,来给端木珖收拾床铺的掌事姑姑听然却呆愣半天后,狂喜的往宁圣宫跑去。

    太好了!皇上是正常的!!不是,不是太后猜想担心的那般!太好了!

    得知消息的江嫣也很是高兴,狠狠赏了听然一个厚荷包,随后想到自己儿子那脸皮,还是嘱咐她就当做没事一样,千万别在端木珖面前表现出异常来。

    听然自然点头应下。

    再说沙白湉这边,被周嬷嬷按着背了好几天的“皇后守则”,都快哭了。

    说好的做了皇后就能有许多好吃的呢……

    别说吃好吃的了,竟然连怎么拿筷子,怎么端杯子,每道菜最多吃几口都有规定。

    沙白湉后悔了,这还不如下馆子呢,想吃什么,还能吃个痛快。

    不过,沙白湉的意志也改变不了什么,一个月后,大婚如期而至。

    大岭很久没用即位后才册封皇后的皇帝了,也因此,端木珖的这场大婚,尤为隆重。

    子时一过,端木珖就被叫起来,沙白湉更是早早就便起床梳妆,坐上皇后御辇进了宫中。

    册立礼,奉迎礼,拜天地。

    直到拜过父母天地之后,帝后便进了喜房,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起来。

    皇帝皇后齐齐坐在龙凤喜床上,面向正南方天喜方位,行过坐帐礼后,便是端木珖揭盖头的时候了。

    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这般心慌过了。

    端木珖又握了下拳头,平复下心情,接过喜娘递过来的秤杆,轻轻一挑。

    灿如明珠,丽若朝霞。

    顿时,端木珖便觉得心安下来,没错,就是眼前这人。

    沙白湉轻轻抬眸,看了下面前俊朗的少年,顿时脸上红润更胜,只瞧了一眼,便又低下头。

    端木珖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痒痒的。

    “皇后娘娘真是美貌大方,难怪一面便得了太后和太上皇的青眼。”

    “是呀是呀,看皇后娘娘的模样,定是个知书达理又懂事的。”

    来围观的命妇们,全都说着吉祥话。

    端木珖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人,便是她了,自己的,妻。

    “皇上,皇后,请喝合卺酒,吃饺子。”喜娘笑盈盈的端上一个托盘,上有两盏酒杯,和两个精巧的玉碗,碗里只有两个饺子。

    端木珖拿起两个酒杯,递了一个给沙白湉,两人手指碰在一起片刻,便马上分开。

    端木珖不由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被沙白湉碰到的无名指,怎么,怎么有些烫呢。

    “一口酒,喜结良缘;

    两口酒,同心永结;

    三口酒,白头偕老。”

    喜娘眉开眼笑的,在一旁说着贺词。

    端木珖和沙白湉三口喝光杯中酒,将杯子放下,端坐等着下一项。

    喜娘笑着,给端木珖和沙白湉一人咬一口饺子,然后问道:“生不生呀?”

    周围的命妇们已经有吃吃笑开的了。

    却不想,端木珖一本正经的皱起眉:“知道是生的,怎么就端上来了?这怎么吃?嗯?”

    而沙白湉则吧嗒吧嗒嘴说:“饺子的味道还挺好吃的。没有熟的了吗?”

    一片寂静。

    周嬷嬷和听然都要昏过去了,不过少嘱咐一句,这两位小祖宗便要出事,这可如何是好。

    眼看着场面陷入僵局,喜娘拿着一双筷子手只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外面传来一声通报:“沈太后娘娘到!江太后娘娘到!”

    “本宫来晚了。”江嫣携着沈太后的手,笑盈盈的进来,却发现气氛有点不太对,“这是怎么了?到哪一步了?吃完饺子了?”

    端木珖木着脸,喊了一声“母后”。

    沙白湉则赶紧起身行礼:“臣女见过沈太后,见过江太后。”

    “还什么臣女什么太后,你也应该叫本宫母后啦。”江嫣拉住沙白湉的手,笑的温和。

    “是,儿臣参见母后。”沙白湉声音细细的说道。

    沈太后笑道:“吃了这饺子,可要早日生皇子。为我大岭多多开枝散叶才是呀。”

    “对,不过也不急,皇后年龄还小。”江嫣温和的笑着拍了拍沙白湉的手,“待身子长好了,给本宫多生几个好皇孙。”

    沙白湉细声细气的说道:“是,谨遵母后们的嘱咐。”

    “好了,下一项是什么?”江嫣抬头,问道。

    端木珖本想告状说饺子是生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么点小事,还是不打扰母后了,过会儿把御膳房那些不当心值班的奴才拉出去打几板子算了。

    喜娘结结巴巴的说道:“请,请皇后娘娘换去龙凤和袍服,改换皇后朝服,去太庙行祭祖礼。”

    “那便换吧!”江嫣摆摆手,示意众位命妇都先出去,也唤了端木珖出来,只留下喜娘和皇后换衣。

    端木珖眼巴巴的站在门外,等着沙白湉换好衣服出来。

    江嫣看着好笑,不由逗他,小声说道:“今晚本该行洞房礼,皇上……不肯圆房,便无需此项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