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我的皇后傻白甜 > 第1章 选了一个好皇后
    轩帝端木珖登基的第二年春。

    御花园,姹紫嫣红,千娇百媚。

    只不过,那些娇的媚的,红的艳的,并不是刚刚怒放的花朵,而是全大岭朝精挑细选出来的少女们。

    端木珖兴趣缺缺的坐在屏风后,目光扫过下方的女人,只觉得个个都一样,大家闺秀,笑不露齿,端庄淑丽,贤惠仁德。

    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只想要一个精明能干的皇后,替他把后宫打理妥当,替他孝敬父母就好了。

    没错,端木珖是大岭朝第一位父母均健在的皇上,他的父皇端木宸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便撒手不干,退位做了太上皇,而他的母后……

    江太后刚微笑着听自己的掌事姑姑佩兰说了什么,注意到端木珖的目光,便也看过来,随即明白他的思绪又跑飞了。她收起笑容,淡淡的对端木珖说道:“此次已经是第三次百花宴了,若皇上还是选不出皇后,那本宫便只能随便指一个给皇上了。”

    端木珖闻言,叹了口气,把视线调整到下方的少女身上,又开始发起呆来。

    要说他母后江嫣,那是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

    整治不了他同胞妹妹端木凤和小妹端木凰的婚事,便对他立后有了兴趣,发誓定要让他今年完婚。

    而他那平时英明睿智果断理智的父皇,和以往千万次一般,一遇到母后便只会说好好好行行行对对对,于是,他,端木珖,十六岁的少年皇帝,被逼着一连参见了三个下午的百花宴,看了不下一百个女人……

    以至于端木珖现在看自己的贴身太监宁连都仿佛看到一个姑娘一样,对人脸彻底失去了分辨能力。

    选什么后啊天呐。

    面无表情冷酷俊美的帝王已经在脑海中化身成一个痛苦的小人,抱头冲天大喊:“我不要女人我不要选后,我要去批折子啊啊啊啊……”

    江嫣眼角撇到下面一桌少女忽然个个坐的端庄笔直,而且全都露出羞涩的微笑,明明不敢却集体往一个方向看,她便知道,自己儿子又开始走神了。

    要说这端木珖,也是蜜罐里长大的,从小便是湘帝端木宸心头最爱的儿子,五岁便毫无意外的被立为太子,十五岁便做了皇上,而且端木珖极其热爱学习,极其热爱批折子,极其热爱论政事,极其热爱在书房……

    好像没有任何毛病的端木珖,偏偏是一个脑洞极大的闷骚怪青年。

    当然,这个词是江嫣自己总结的。

    原因就是,当你发现端木珖长久的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的时候,便是他脑海中小剧场正活跃的时候。在那小剧场中上演了怎样新奇的脑洞,谁也想不到。

    借助自己贴身系统0039偷窥过几次的江嫣,每次都能有不一样的感慨。

    不过这次,不用看她也能猜到端木珖又在想什么,肯定想回书房批折子去了。

    “咳咳,皇上,不要总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了。”江嫣小声提醒道。

    端木珖脑海中抱头大叫的动作被打断,终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选择了一个很不对的方向,竟然像是一直盯着那桌少女看个没完……

    面前的屏风薄若轻纱,这也导致那一桌少女已经完全坐立不安春心芳动。

    除了一个。

    端木珖眸色一变,那个姑娘不错诶。

    在同桌女人全都变的娇羞心动眼神乱飞的时候,这个年龄不太大的小姑娘却看也没看他这边一眼。

    端木珖点点头,不错,自制力极好。

    而且姑娘面容艳丽,身材甚佳,虽然此时一双眼睛低垂,但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姑娘。

    不错,符合端木珖那个精明的要求。

    再细看,姑娘圆圆脸蛋圆圆眼睛,鼻挺樱唇,肤白发黛,虽是美人却不咄咄逼人,反而是恰到好处的漂亮。

    端木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江嫣马上明白,便也把目光投向那个少女。

    不错,很漂亮,尤其是,胸很大很大。

    江嫣意味深长的看了端木珖一眼,儿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儿子。

    端木珖以为江嫣也觉得那个姑娘合适,马上露出“是的儿臣也这样认为”的表情。

    江太后点头,唔,原来儿子喜欢胸大的。

    这一对母子初步达成协议,江嫣便手一挥,上菜,反正人选初定,赶紧吃完散场她好回去研究,如果合适她就可以马上娶儿媳妇啦。

    流水般的菜式摆上,端木珖还在看那个姑娘。在其他人搔首弄姿,根本无心在意上了什么菜,只顾着关注皇上的衬托下,只有她,端坐如钟,而且每上一道菜都是认真的去看,从宫人端出来到摆到桌子上,她都一直注意着。

    看来这是一个细心的姑娘,很好。

    而且在姑娘看菜的过程中,端木珖终于也看到了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当她专注看着那盘菜的时候,像是在发光。

    果然是个精明能干的好姑娘呢!

    端木珖越看越满意,决定回去就让母后给他指下,然后他就不用再参加什么百花宴百合宴,可以专心好好批折子了。

    真是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江嫣则有不同的解读。

    这姑娘……应该是个吃货吧?

    没看她面对每一道菜的时候都眼冒绿光恨不得马上大吃一顿吗?

    这样也好,吃货一般都心性单纯,端木珖已经够复杂的了,娶个这样的皇后也算互补。

    “佩兰,那个姑娘是谁?”江嫣轻声问道。

    端木珖也竖起耳朵。

    “回主子,那个是沙大学士唯一的女儿,名叫白湉。”

    沙,沙白湉?

    江嫣一口茶差点噗出来,难道沙大学士也是穿越人士,给自己闺女起这么个有创意名字?

    而听在大岭土生土长的端木珖耳中,却觉得这个名字甚有诗意。

    白湉,白露烟分光的的,微涟风动翠湉湉。

    看来他未来的皇后,还是位才女呢。

    也是,大学士之女,定是极为有才的。

    端木珖越加愉悦,甚至露出一些笑容来。

    注意到这个的江嫣被茶呛了一下。

    面瘫少年初展笑颜为那般?原是喜欢上了傻白甜。

    哎,她还以为端木珖会喜欢精明能干的美女呢。

    放下茶杯的江嫣再仔细看了看沙白湉,又问佩兰道:“沙大学士家,还有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