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BOSS专宠:女人别想逃 > 10.第10章 你还要我怎样
    林源十分不凑巧地在此时叩响了门。

    一进来就发现气氛好像不太对,明明半分钟前,他听总裁在电话里的语气听起来心情不错啊?

    这这这...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把地上打扫干净!”景墨灏黑着脸回到自己座位上,把内存卡插进笔记本。

    林源:“...”

    怎么受气的总是他?

    洛溪:“...”

    他在生气什么?

    “内个,我来吧,你找不到。”洛溪说着就要走过去帮景墨灏找照片。

    “你当我跟你一样笨?”

    “...”

    “里面有东西怕我看见?”

    “...”

    “自己过来找!”

    他可不想明目张胆的看别人的**。

    “...”

    林源蹲在地上收拾残渣,一脸的黑线。

    总裁生气原来是因为这位不怕死的小姑娘,话说这整个大楼里谁敢碰总裁的电脑啊!那可是要被剁手的!

    这小娃娃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好好的小姑娘,啧啧啧,可惜了呀!

    收拾利索以后,出门前想要同情地看一眼洛溪,却被自己眼前的画面惊得差点下巴脱臼。

    只见洛溪半趴在景墨灏的办公桌上,一手托腮,一手点击着鼠标,一脸认真的找着文件。

    但重点是,他们极度洁癖的高冷总裁竟然一点也没有嫌弃恼怒的意思,甚至好像,连刚才的怒气也烟消云散了。

    真是个神奇的女人啊!

    就算是总裁未婚妻邢薇小姐来了,也得跟总裁保持距离,这么近距离的相处绝对不会超过30秒!

    看来,他以后要对这位小姐态度好点。

    景墨灏对洛溪的态度很是满意,鼻尖隐约飘来的清水香气让他心旷神怡。

    一抬头,看见林源双手捧着黑布包裹的手机碎片,扭着头直勾勾地盯着洛溪猛看,景墨灏脸色瞬间冷却下来,一屋子的低气压开始蔓延。

    林源觉得脸上一股冷气袭来,好像自己又要坐着飞机去外太空了。

    一抬头,很景墨灏低沉的脸色撞了个正着。

    妈呀,被总裁看见了,窥视总裁的女人,自戳双目,碎尸万段!

    “总裁,手机给您放在桌子上了,我先出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他是最了解景墨灏的一言一行的,在总裁把自己堵死之前,一百八十度转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一般的逃窜,越远越好。

    “找到了!”洛溪点开图片,直起身来,让屏幕展示在景墨灏面前,“老板你看!”

    “叫总裁。”

    “...”

    景墨灏目光指了指图片,“解释一下。”

    “这是我大二设计的一套项链和耳坠,命名为‘泪光',科学表明,人在不同情绪下流出的眼泪晶体结构不同,那珠宝也是同理,我选择红色猫眼和青色猫眼作为材料,做出泪滴的透视效果。

    红色代表血泪,是人在悲伤,委屈,心痛时流出的眼泪,青色代表清泪,是人在感动,喜悦,幸福时留下的眼泪。

    当然,这只是设计层面的代表含义,每个人对颜色的理解定位不同,他们会根据自己当天的心情来选择佩戴。”

    “可以,下一个。”

    洛溪鼠标轻点,又连着给他介绍了三个自己大学参赛的作品。

    男人指尖轻点桌面,不置褒贬,“下一个。”

    “没...没了。”

    景墨灏嘴角轻轻勾起,伸手按了一下键盘,照片切换至下一张。

    “不是说没有了?这是什么?”

    “这个...这个是我没事儿的时候随便画的,呵呵。”洛溪傻笑了两声,觉得尴尬,知道自己蒙混不过去,干脆把嘴闭上等死。

    “解释一下。”

    “呃...这个...”

    她能说这是她大一无意中画的,结果发现与珠宝璀璨封面上他戴的戒指如出一辙么?

    这种戒指一看就知道是限量版的,图纸一般不会外泄,她如果说是自己设计的,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反而显得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不值得信任。

    要是说是自己临摹的,问题就更大了,在设计行业,临摹仿造可是大忌,她要是这样说出来总裁就有可能对自己的职业操守产生质疑。

    洛溪陷入深深地自我纠结之中。

    “还不说?”

    男人的语气明显有些冰冷了。

    “秘密!”

    这老板这么喜怒无常,她只能这样说了。

    总裁大人,我已经给您讲了4幅作品了,你还要我怎样?!

    “...”

    这女人真够狡猾的。

    不着急,以后他有的是时间。

    “OK,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景墨灏双手摊开,显得很好说话。

    他合上电脑,拿过林源带过来的新手机,把内存卡按进去,存入了自己的号码,丢给洛溪,“拿着。”

    “呀,我旧手机的电话卡还没取出来,我可以去找刚才那个人取一下我的电话卡么?”

    这手机通讯录里就他景墨灏一个人的电话算怎么回事嘛!

    “已经送去火葬场了。”

    “...”

    什么玩意,他把她的废手机拿去火葬了?

    “那我是不是需要在这儿等它的骨灰?”洛溪不要命地问了一句。

    “怎么?想赖在这儿不走了?”

    “...”

    “想做什么职位?”

    这还用问?

    “当然是珠宝设计师。”洛溪答的干脆利落。

    “你目前还没有能够让人信服的作品上市,是担不起设计师这个称号的。”

    “那我给设计师做助手,争取做出自己的上市作品。”

    “会整理文件吗?”男人冷不防地问。

    “啊?会!”

    “会议记录?”

    “会。”

    这些活儿她在学生会里经常做。

    “那做我秘书。”

    “嘎?”

    她没听错吧?

    是他吃错药了,还是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好欺负,让他觉得自己会欣然接受他的安排。

    “不愿意?”

    “不愿意。”

    “理由。”

    敢拒绝他景墨灏的人,很好!

    “做珠宝设计是我的梦想,我想做我喜欢而且擅长的事情。”

    梦想加兴趣,很理直气壮嘛!

    “做我的秘书一样可以设计作品。”

    “但我想专注于一件事情,不想因为别的事情分心。”

    听听!真是好样的!竟敢说他墨耀总裁的工作是别的事情!

    “三倍工资。”

    “...”洛溪犹豫了一下,就她目前的经济状况,这的确是个诱人的条件,不过,他这样喜怒无常的大老板,传说还是黑白通吃,势力大的很,她这样的无名小卒还是敬而远之吧,保不准哪天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自己真的小命不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