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BOSS专宠:女人别想逃 > 3.第3章 我脑子灌了鸟屎才会谢你
    ……

    等女人幽幽睁开双眼,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男人早已离开。

    她感觉自己的神经已经支配不起自己的任何一块骨骼,用尽所有的意念才让自己勉强睁开眼睛。

    她微微地侧头,眸光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狼藉惨淡,衣衫残破地丢在床角,散在地上...

    足以想见昨晚的一场战役有多么惨烈...

    宝贝了这么多年的初夜就在一个晚上的恍惚便-拱手送了人,连身下遗留在白色床单上那抹刺目的鲜红也在嘲笑自己此刻的残破与悲哀。

    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迷蒙模糊却又记忆犹新..

    昨晚,是他们H大设计系的毕业晚宴。

    她看着桌面上花花绿绿的酒瓶,犹然记得上一次喝酒,有陈晨一直替她挡酒,直到看着他被大家灌酒,喝到胃出血被送进医院,她守在他的病床前哭了一夜。

    她以为,从那以后,自己再也不会碰酒了。

    可这晚,她竟然一个人喝干了一整瓶,还能老老实实坐在这里。

    原来,没有人守护的弱女子都是自己内心的汉子。

    从今往后,再没有人替她挡酒了。

    从高中到大学,七年的恋爱长跑终究没能抵抗得住这最后一关考验。

    她一直信奉的挚爱,她一直守护的全世界,都在此刻摔碎成锋利的残片,将她混沌的脑海扎的生疼。

    “溪溪,我很喜欢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吗?”

    “溪溪,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们报同一所大学好不好?”

    “溪溪,别怕,我帮你。”

    ……

    曾经的一句句诺言此刻都化成零星的记忆,曾经的温暖都变作呼啸的风,在她的心上留下一道道沟壑。

    这么多年,她用心维护的感情,极力体会他的感受,她崇拜他的崇拜,存在在他的存在,原来,都是一场悲哀。

    在今天之前,她眼中的他,一直都是谦卑体贴,从来看不见什么公子哥的不良嗜好,他对她温柔有加,照顾她窘迫的家人,他对她千好万好,让她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情。

    可就在吃饭前,他把她叫出门去,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抽烟,动作熟练得绝不是像是第一次,他当着她的面,伸出两根手指,亲手捏碎燃烧的红心,捻灭一支滚烫的烟头,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说,洛溪,你从来都不了解我,你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我,开始选择跟你在一起,不过是看着你还算得上是个美女,一直没跟自己分手也不过是因为可怜你。倒是你,应该感激我帮了你们家那么多忙,我妈因为你们家这些破事儿整天骂我,我都不跟你计较了,咱俩处了这么长时间,也好说好散,以后谁也别纠缠谁。

    她静静地听着他的话,哑然无语,她无可争辩,也无从争取。

    她除了一直以来倾注的感情,其他的,都是陈晨在付出,自己有什么理由央求他留下来。

    看着他决然离开的背影,她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是他眼中的一只小丑,喜欢时便叫来取乐,不喜欢时便随意讥讽。

    花钱来看戏的人是他,可以随时叫停的人也是他,他是声势赫赫的陈氏证券公司接班人,他什么女人都能得到,自己怎么就如此痴心妄想地相信,他对自己可以如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一心一意,全心全意。

    自己这样的家世又怎么能够配得上他?

    透过自己模糊的泪水看见另一桌上的陈晨正举杯相邀一班的同学,脸上尽是他一贯的帅气俊逸。

    无意瞥见一身白裙的洛溪正泪影婆娑地望着自己,陈晨脸上划过一抹几不可闻的嫌恶,随即又掉转目光,看向今晚打扮妖冶的梅沁,眼神不由散发出温柔与暧昧的气息,一如当初他看自己的模样。

    她将他的表情看得仔细,不想再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咬着牙回过头去,继续灌酒。

    她隐隐约约记得程思思劝她不要再喝了,还有梅沁带着楚立廉过来挖苦她,不记得是他们之中的谁递过来一杯水,她当时觉得自己酒精上脑,也没多想犹豫,晕晕乎乎地就喝了下去。

    ……

    之后的事情,她已经全然没有了记忆。

    但她清楚的知道,她失去自己七年的恋人,失去自己珍贵的第一次。

    毕业了,她果然什么都没能带走。

    她强忍着腿间的疼痛,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颤巍着双腿走进浴室。

    看着身上深深浅浅的印迹,洛溪手指用力地搓洗,恨不得将自己嫩滑的皮肤都剥去一层,水流喷洒下来,与汹涌而出的泪水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

    漫长的宣泄过去,洛溪围着浴巾推开浴室的门,脚趾轻轻点住地面,压着声音轻轻问了句:“咳,有人吗?”

    没人回答。

    她蹑手蹑脚地出了浴室,就这样光着脚在房间里绕了一圈。

    这房间还真是豪华,客厅,卧室,浴室,书房一应俱全。

    客厅的餐桌上竟然摆着诱人的早饭,但显然,这顿丰盛的佳肴已经在桌上搁置了一个上午,温度已然冰凉。

    凳子上放着她的手包和一件陌生的白色礼裙,不是她昨天在街边小店里买的那种,专门用来参加聚会的不入流的小礼服。

    这件款式比那件保守了许多,不该露的地方一概被精细的做工缝制的严严实实,面料十分柔软舒服,再看标牌,显然不是她能买得起的牌子。

    昨天裙子已经被扯坏了,虽然不知道这条新裙子从何而来,但也只能穿上,没想到竟然尺寸正好。

    裙子下面压着一张字条,“两天房费已付,好住不谢!”

    字迹遒劲有力,飞舞之间自成章法,笔墨流畅,一气呵成。

    倒是一手好字,就是人品不怎么样。

    洛溪撇撇嘴。

    还不谢,谢你个毛线球球,本姑娘的初夜被你糟蹋了,不找你算账就不错了,还谢你?!我脑子灌了鸟屎才会谢你!

    等等,为什么是灌了鸟屎...

    她将字条收起来,说不定哪天根据字迹就能找到这个“罪魁祸首”了。

    坐在椅子上吃着剩饭,四处打量着这件房子,四处装潢虽然朴实无华,却处处彰显着尊贵的气息,每一处摆设都卓尔不凡,落地窗被黑色的柔软锦缎遮住,里间外间层次分明,这可不像是灏焰酒店的普通规格。

    是谁开的房间呢?

    按思思的消费能力是开不起这样的房间的,陈晨昨天根本就没关注过自己这边,更不可能是他。

    更何况他的字迹自己熟悉的再熟悉不过,这张字条明显不是他的笔迹。

    看着自己右手空空的中指,洛溪挤出一丝苦笑。

    陈晨,你真的是要我将你从我的生命里抹去吗?

    竟然连这最后的念想也不肯留给我,你真的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男子吗?

    可如果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呵呵。”洛溪自己突然苦笑出声。

    不管昨晚是谁,现在知道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知道了又能怎样,去找他们理论吗?

    理论的结果呢?

    除了让自己更加难堪,还能改变什么呢?

    都怪自己之前太无能,依附别人太多,才会被摔得这样惨。

    那好,从今天起,她洛溪要靠自己打拼,找回弟弟,照顾家人,绝不再依赖别人半分。

    她洛溪要重新活一次,为自己活一次……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