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五十一章 口谕
    李福不上道,顾琦上道了。

    他很快明白了王公公话里的意思。

    “李福,去把府里管账的喊来,麻溜点,最好是两个人。”

    李福听了忙从后门跑了出去,很快便拉着两人出来了,年纪大些的那个三十七八岁的,也姓谢,叫谢绅,是谢纾的一位远房族亲,当年就是他带着谢纾出来念书,故而谢纾发达后把他也带了出来,另一个年轻些的叫刘金根,是刘妈妈的丈夫,这两人既是账房,又兼着府里的买办。

    “对了,咱家多嘴问问,谢大人是北边人,这丧事是依北边的规矩办呢还是依南边的规矩办?”王公公似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他初来乍到扬州,哪里知道扬州办丧事有什么规矩?因而话里的意思是很明显了。

    好在这次李福很快领会了他的用意。

    “当然是北边。”话刚说完,李福便站在门口,对着满屋子和满院子的人唱了一句,“记,皇上的祭礼,黄金百两,锦帛百匹。”

    因为依北边的规矩,吊唁宾客随的礼金不仅要唱出来让宾客听见,还得写出来挂在院子里让来客看到,当然,也得记账。

    一旁的谢绅听见了忙拿出了纸笔,拿出现裁好的宣纸坐在八仙桌上写下了这份祭礼,刘金根接过去挂在了院子里的一根绳子上,王公公见了,指使李福从刚送来的箱子上撕下一张黄签儿粘到了那张祭单上。

    “府里的人都在吗?”王平看了一圈,问道。

    “回公公,高管家去大明寺了,同行的还有一位姨娘,高管家是去找大师算算我父亲的入殓时辰,白姨娘是去替我父亲祈福了。”谢涵回道。

    “这样啊,咱家就不等了,皇上还有一句口谕,是给谢家和顾家听的,也是给你们府里所有人听的,没来的互相转告一下。”

    顾琦和谢涵一听是皇上的口谕,先跪了下去,接着院子里的人都跪了下去。

    “谢纾之女谢涵年方六岁,念其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皇上着谢家和顾家好生抚养照看,府里的奴才若有欺主背主的,一律死罪。”

    “臣女谢皇上恩典。”谢涵尽管不愿意,还是磕了个头谢恩。

    不过这道口谕倒也不全是坏事,至少皇上把谢家摆在了前面,还有一点,皇上又特地敲打了一下府里的奴才,有他的口谕,府里的奴才算计她的时候就得掂量掂量。

    “谢姑娘,咱家告辞了,还请节哀,皇上说了,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好好活着才是对你父亲最好的报答。”王公公再次看了谢涵一眼,说道。

    “这位公公且慢,皇上大恩,臣女无以回报,还请公公替臣女捎句话,臣女愿意在佛祖前磕九九八十一个长头,祈求佛祖保佑皇上诸事顺畅,身体安康,国运昌祚。”

    “谢姑娘有心了,咱家一定转告。”

    “公公慢走。”顾琦一脸喜色地送王公公出门了。

    他可没忘了,皇上的口谕里特地提到了顾家,有这句话垫底,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带着谢涵回顾家了。

    送走王公公,谢涵刚要回内院去出个恭,便听到门外有人报扬州知府上门了。

    他随的祭礼是黄金六十两,锦帛六十匹,紧接着,盐政署的大小官员也上门了,随礼从一百两银子到六十两黄金不等,锦帛也是从十匹到六十匹不等。

    高升策马回府时看到的便是谢家门前车如水马如龙,这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记得他和李福都没有去报丧,怎么不到半天的功夫,扬州大大小小的官员便都知晓了?

    及至进的院来,看到院子里挂的那一排排祭单,领头的那张还粘着一张黄签儿,再一看谢涵正在堂屋的大门处跪着对来客叩首回礼,高升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小姐,小的已经问过了,明远大师正在闭关,托人带了一句话出来,说是让申时一刻入殓,明天下午送往大明寺,白姨娘已经请师傅们开始给老爷念经超度了,需等到七七四十九日才结束。”高升找了个空档去把谢涵扶起来,说道。

    “这么长时间?”顾琦惊呼了一句。

    这么算下来,这场法事结束就要到十一月底,而从这里回京城要将半个月或者更长,这一算就要到年根下了,他肯定不能在外面滞留这么长的时间。

    “不长,这是为人子女者应尽的本分,我能为父亲做的,也就这一件事了。”谢涵的眼泪又出来了。

    她明白,这一切应该都是父亲安排好的。

    父亲早就算计到了顾琦待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所以才给谢涵找了一个这么好的理由。

    待顾琦离开了,也就到年根下了,顾家肯定没有办法把手伸这么长,谢涵便可以集中精力照管白氏把小孩生下来。

    待白氏的孩子满百日了,这个时候谢涵再以扶柩回乡的理由带着白氏和孩子回幽州,顾家是没有理由拦住谢涵的。

    到了幽州,谢涵还有一个守孝三年的理由,三年之后,谢涵九岁了,白氏的孩子也两岁多了,彼时的谢涵应该更聪明了更强大了,应该能想到更好的办法护住自己和那个孩子吧?

    这是谢纾临死之前谋划的,为了女儿,他也算是费尽了心思,可惜再费尽心思,他也只能算计到三年后,三年后的路,只能是靠女儿自己了。

    “是,大小姐同意了就好,那小的现在去准备入殓事宜,对了,地上凉,我让丫鬟去给你拿一个厚实些的垫子来。”高升见谢涵同意了,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要谢涵肯配合他,事情就好办得多,怕就怕她跟那个白氏似的拎不清,那他一个人可就真的没法跟顾家抗衡了。

    高升走后,谢涵依旧跪在堂前答谢来客,顾琦本想拉着她说几句话,见她实在是忙,便转身拉着谢耕田和谢耕山两人去了一旁。

    他也是见谢涵在这件事上太固执,只得打起了谢耕田兄弟二人的主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