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五十章 有点意思
    可是话说回来,以王公公今时今日的地位,一般也只有别人贿赂他的份,他给别人送银子的时候是少之又少了,多年没有过了。

    “那,那就多谢老阿伯,多谢老阿伯了。”阿金见对方是真心给他的,便眉开眼笑地放到嘴里咬了一下,咯了一下牙又傻乎乎地问了一句,“老阿伯,这个元宝是几两的?”

    也别怪他不知深浅,这不仅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元宝,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自己挣的第一笔大钱,这种飘飘然的感觉令他晕乎乎,哪里还记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行了,闭上你那嘴巴,好好当差吧。”王公公鄙夷地瞥了阿金一眼。

    说实在的,他也不知怎么会对这个傻小子发善心,就是觉得这傻小子挺合自己眼缘的,尤其是那声“老阿伯”,不仅把他叫乐了,还把皇上逗乐了。

    能把皇上逗乐可不简单啊,想到这,王公公又回头看了阿金一眼,有心想问问他家里还有别的兄弟没有,寻思寻思还是没有开口。

    毕竟不到万不得已,谁家也不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做太监。

    罢了,就当为自己积点德吧。

    “阿金,你小子还不赶紧跪下来好好给这位公公磕个头。”李福迎了出来,正好瞧见了这一幕。

    他跟在谢纾身边多年,自然看得出来王公公的分量有多重,而且昨天他也亲自看到顾琦偷着给王公公塞银票了,他倒是没想到阿金这傻小子竟然有这份傻福。

    阿金得了李福的提点,当即跑过来又跪下去磕了一个头,王平再次用脚踢了两下让他起来,不过转身面对李福时立刻板起了面孔,换成了一副标准的办差语气。

    “圣上有旨,请谢大人家眷出来接旨吧。”

    李福一听,忙打发身边一个做粗活的婆子去上房报信,接着又亲自动手摆香案香烛准备接旨。

    上房里的顾琦仍在和谢耕田谢耕山两人寒暄,顾琦是问一些谢家的现状,而谢家兄弟则是问谢纾的病因和病情。

    得知谢家至今仍住在村子里,家中只有四个做粗活的婆子和两个喂牲口的长工,顾琦特地瞟了谢涵一眼,谢涵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顾琦本待还想问问谢家现有田地多少,可巧看到王公公来吊唁了,忙迎了出去。

    “两位伯父,皇上差人来吊丧了,你们赶紧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随我准备见客吧。”谢涵看着两位伯父身上的短装,让方姨娘去找两件父亲的旧衣给他们换上。

    “涵姐儿,我们带了行李来,都在马车上呢,只是路上怕不方便,才换了这身短装,我们这就换下,三弟的衣服给我们没得糟践了。”谢耕田摆手说。

    谢涵听得如此一说,便让司琴带他们两位去找行李换衣服,自己喊红芍和红棠去东次间帮她净了个面梳了个头,从东次间出来,王公公已经进来了,正在净手准备上香,顾琦在一旁陪着。

    王公公先代表皇上上了一炷香,接着自己又跪了下去磕了四个头,谢涵见此忙跪了下去还礼,“有劳这位公公又跑一趟,辛苦了。”

    王平定睛细看了一眼谢涵,小姑娘眉眼都哭肿了,脸色也黄黄的,小脸瘦得还没一张巴掌大,就这样,却依旧没忘了该有的礼数,心下对这个小姑娘不由得也有了几分怜悯之意,上前虚扶了一下。

    “小姐快别折煞咱家了,还请小姐节哀,令尊的事情非人力可挽回,死者已矣,生者还请保重。”

    “有劳公公提点。”

    谢涵说完,谢耕田和谢耕山两人换了一身黑色暗纹绸子棉袄过来了,两人的腰上都绑了一根白布。

    “这位公公,这两位是我老家来的大伯父和二伯父,可惜仍是没有赶上见我父亲一面。”谢涵向王公公介绍说。

    王平昨晚上已经听见谢涵跟皇上说谢家乡下老家还有祖父和伯父,这会见到谢家来人,自然要好好打量一眼了。

    身上的衣服虽说是绸子的,可这两人的脸却是典型的北方农村汉子的脸,肤色黝黑不说,还很粗糙,尤其是那双手,一看就是常年在土地里劳作的手。

    看了谢家兄弟,再看看顾琦,王公公微微抿了抿嘴。

    他可没忘了昨儿顾琦跟他说他是特地送谢涵来扬州的,等着谢纾的事情一完便带谢涵回顾家,因此才在扬州滞留下来,顺便帮着料理一下谢纾的后事。

    可昨晚上谢涵闭口不谈顾家,只告诉皇上说谢家老家还有些什么人,偏今儿一早谢家就来人了。

    来得巧不说,谢涵又特地带到他面前郑重介绍一番,而且还让这两人换了一身明显不搭的绸子衣服。

    有点意思。

    谢家和顾家的意图他不难理解,他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个小姑娘,这个六岁的小姑娘绝对比外表看到的聪明多了。

    “好了,人都来齐了,跪下接旨吧。”王公公又换回那副正式的语气了。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幽州谢纾,年方而立,乃两淮巡盐御史,黾勉奉公,夙夜匪懈,公而忘私,小心兢业,孝行成于天性,子道无亏,清操矢于生平,躬行不怠,终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实乃朕之憾,朝堂之憾。。。故赐黄金百两,锦帛百匹,以慰后人,钦此。”

    王公公念完,谢涵磕头谢恩,紧接着,外面的侍卫抬着两个大箱子进来了,其中一个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盒子,不管是大箱子还是小盒子,上面都贴着黄签儿。

    谢涵怕自己抱不动这盒子,便示意一旁的谢耕田上前接住了。

    王平把东西送出去了并没有离开,而是张望了一下,问:“怎么没有人来记账?”

    “啊?记账?哦,对,记账,我们没有准备记账的,老爷生前有交代,他走了之后,不许去给各府衙报丧,说是这份人情他还不了了。”李福红着眼圈说道。

    “糊涂东西,皇上都送祭礼了,难不成你们也打算退回去?”王公公咬着牙戳了下李福。

    这谢家请来的怎么都是些傻小子?亏他昨儿还觉得这人挺伶俐的,谁知关键时候仍是不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