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四十七章 反抗
    顾琦送完皇上跑回到春晖院时,两个小厮正用两张凳子和一扇门板在堂屋里搭了一个简易灵床,高升把谢涵从床上抱下来交给奶娘,然后喊方姨娘把装裹的衣服抱出来,接着又喊李福上前为谢纾换最后一次衣服,换好衣服,他们两个把谢纾挪到了外面的灵床上,然后几个人抬着灵床去了前院,放在了前院的上房。

    这天晚上的谢府是混乱的,李福带着几个小厮在外面布置灵堂灵棚,挂白条,换白灯,顾琦带着高升等几位管事先去换了孝服,然后在院子里守灵,而谢涵则由奶娘帮着换上了麻衣孝服,领着方姨娘等人跪在了上房,时不时地往灵床前的火盆里烧几张纸钱。

    谢涵到底是年龄小,身子吃不住,哭着哭着就累得睡了过去。

    当然,她也没睡沉,像是打了个盹,不过做梦了,梦里有父亲,还有母亲,因此,她迷迷瞪瞪地醒来时,冲着奶娘糊里糊涂地叫了声“娘。”

    这声“娘”令奶娘和身边的方姨娘、刘妈妈等人都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哭声不仅惊动了院子里的高升,也惊动了顾琦。

    顾琦进屋时,谢涵正窝在奶娘的怀里,小脸一抽一抽地正哽咽着,脸颊上还挂着几颗泪珠,两只手搂着奶娘的脖子,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怎么啦?”顾琦弯腰问道。

    “这孩子可能做梦了,把奶娘当成夫人了,唉。。。”方姨娘回了一句。

    顾琦见奶娘正轻轻地拍打着谢涵的后背,嘴里哼着什么不知名的小调,显然也是把谢涵当成了一个奶娃娃在哄。

    可是话说回来,眼前的小人不就是一个奶娃娃,才六岁呢,能懂什么?

    想到这,顾琦似乎心宽了些。

    这一趟扬州之行他虽然一无所获,可谢纾的死应该是成全了顾家也成全了何昶,至少,皇帝想动顾家应该是找不到证据也找不到证人了,也就是说,谢纾一死,成了真正的死无对证。

    至于别的,他不急,谢涵是个孩子,还是比较好哄骗的,只要他牢牢地抓住了谢涵,还怕那个高升不就范吗?

    分析了半天利弊,顾琦安下心来,打算帮着高升好好操办一下谢纾的后事,等完事之后好早点带着谢涵回京城。

    想到这,顾琦又丢下谢涵拉着高升出去商量事情了。

    谢涵不知顾琦跟高升说了什么,高升似乎很生气,和顾琦争执了几句,气冲冲地跑进来找谢涵。

    “小姐,你真的要跟二舅老爷回顾家吗?”

    谢涵见此,顾不得伤心了,忙抬起了头,“高叔叔,我有自己的家,我哪也不去,我就陪我爹待着。”

    刚进门的顾琦听了谢涵这孩子气的话,笑了笑,以为谢涵还不懂死亡的含义,特地走到谢涵面前。

    “涵姐儿,你爹已经没了,就跟你娘似的,以后你再也看不见他了,所以你以后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听话,娘亲舅大,以后你就跟二舅回顾家,顾家还有那么多的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呢,他们都会陪你玩的。”

    顾琦不提顾家那堆表哥表姐表弟表妹还好些,一提到他们,谢涵就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上世的遭遇,刚要开口,忽地想到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爹说了,我有祖父有伯父,我是谢家的女儿,自然是回谢家,哪有谢家的女儿不回谢家却去顾家的道理?”

    这话说出来到底还是带了几分气,顾琦先是一愣,继而想到这话可能是谢纾以前教过谢涵,因而弯腰更耐心地哄起了她。

    “涵姐儿,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利与害,听二舅的话,二舅不会害你的,二舅也是为了你好。乖,幽州乡下很苦的,又冷又破也没什么好吃的,你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去了肯定不能适应。”

    谢涵一把推开了他,从奶娘身上下来,蹬蹬几步跑到了灵床边,指着门板上那个躺着的人,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落。

    “二舅,你看清楚些,我爹还在这躺着,几个时辰前就是因为你说要带我回顾家,我爹才气得吐血的,如今我爹刚落这口气,还没有装殓呢,你又当着我爹的面提什么回顾家,二舅,我不知道你到底因为什么目的非要把我带回顾家,可我请你看在我爹和我娘的面上,能不能让我爹走得安心些?”

    “就是啊,二舅老爷,我们老爷才刚落气,丧事都还没开始办,你现在说这些,实在是太令人寒心了,不说小姐听了伤心,就连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听了也。。。”高升也开口了。

    “行了,闭嘴,我也没说现在就带涵姐儿走,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都别说了,先把我妹丈的后事安排好。”顾琦也知道自己急躁了些,打断了高升的话。

    其实也不是他急躁,他说的也有道理,左右谢纾的灵柩是要送回幽州老家的,现在已经是初冬了,此时再不走,等过些日子再走,一路上冰天雪地的,不说人遭罪,就是车马也遭罪,还有,路不好走,肯定也会耽误行程的。

    而他本来就是因为趁着皇上南巡的时候跑出来的,他手里还有一摊事务呢,尤其是到了年底,礼部要准备的事情特别多,各种祭祀各种庆典,正是忙的时候,他也不能总不在场吧?耽误了皇家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此,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应该早点动身,至于谢纾的丧事,完全可以回幽州再安排,本来嘛,他现在就是一个入殓,也下不了葬,那些仪式什么的完全可以从简。

    可问题是谢纾临死之前交代过了,暂时先把他的灵柩寄放在大明寺,等明年白氏把小孩生了之后再把他送回去。

    因此,高升是决计不肯听从顾琦的安排,草草了事,然后再急急忙忙把老爷的灵柩送回幽州。

    顾琦没想到高升敢反抗他,并把这件事摆在了谢涵面前,而谢涵不但不跟他走,还把谢纾的死怪罪到了他头上,这事就有些不太好办了。

    当然,他不需要谢涵同意也能把她带走,可问题是谢涵的情绪如果不安抚好,她即便跟着他回了顾家也肯定会恨死了他,毕竟六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记忆力。

    因此,顾琦先退了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