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四十六章、燕燕于飞
    屋子里人来人往的,方姨娘正带着秋月、冬雪以及几个小丫头在替谢纾清洗,一会听见有人喊热水,一会听见有人喊衣服,一会又听见有人喊被子,乱糟糟的。

    奇怪的是,这一切落在谢涵的眼里,竟然是如此陌生,此刻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不相干的局外人。

    那座往日里她看着无比温馨无比留恋的雕花拔步床此刻看起来也是如此的陌生。

    更奇怪的是,谢涵这时的头脑却十分的清醒,她明白

    这一切的根源是因为那个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人,那个即将要抛下她的人。

    那个记忆里总是温和地抱着她说笑、温和地抱着她念书、温和地抱着她弹琴、温和地抱着她写字的父亲如今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了。

    他到底还是要把她丢下了。

    她到底还是成了一个孤儿了。

    “孩子,你别这样,老爷还没有走,老爷还有一口气在,老爷他还在等着你呢。”高升见谢涵的眼神涣散了,人也傻呆呆的,不禁再次把谢涵抱了起来,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

    “高叔叔,我明白,放我到床上去。”谢涵眨了眨眼睛,吸了一口气,很快回过神了。

    彼时,谢纾的眼睛依旧闭着,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被子也重新换过了,衣服没换,大概是在等他咽最后一口气。

    谢涵依旧跪在了床上,伸出手去摸了摸父亲的手,父亲的手仍是凉凉的,谢涵又伸出手起摸了摸父亲的脸,依旧是凉凉的,不仅凉凉的,还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

    “爹,涵儿来送你了。”谢涵的眼泪落了下来,滚烫的泪水正好落在了谢纾的脸上。

    这时,谢纾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爹,爹,爹。。。”谢涵惊喜地连叫了几声。

    谢纾听了动了动眼珠子,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来了,只能眨眨眼皮,代表他听见了女儿的话。

    “小姐,有什么话想对老爷说的赶紧说,听话,挑好听的说,别让老爷担心。”高升在一旁着急了,他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谢涵听明白了高升的暗示,擦了一把眼泪,咬咬牙,一字一句地正色说道:“爹,涵儿来送你了。爹,既然涵儿留不住你,那爹就安心地走吧。爹放心,女儿答应爹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请爹相信女儿,女儿一定会平安健康地长大,也会把白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带大,好好教导他,为他谋一个好前程,女儿一定说到做到,请爹和娘在天上看着女儿。”

    谢纾听了,眼睛里也滚出了两行眼泪,动了动嘴,依旧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却向谢涵扯出了一个微笑,并试图伸出手来想摸摸谢涵的脸,谢涵飞快地抓住了父亲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爹,你相信女儿能做到的,是不是?”

    谢纾眨了眨眼睛,往外看了一圈,见高升坐在了床沿上,

    方氏、白氏、陈氏三个姨娘站在了床前,谢纾的目光落在了秋月身上。

    “白姨娘,快,我爹有话跟你说。”谢涵喊了一句。

    她的话音刚落,高升已经把地方让出来了。

    秋月站上了脚踏,抽抽噎噎地看着谢纾,“老爷,贱妾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把这孩子生下来。”

    谢纾听了眨眨眼,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可谢涵辨认出来了。

    “我爹说的是让白姨娘听话。”

    “听话?”白氏抬起头,似乎在问听谁的话?

    谢涵自然明白父亲是让白氏听自己的话,可这话她不能当着高升更不能当着方氏说出来,不过她还是含糊带出了这个意思,“听高叔叔的话,听方姨娘的话,听我的话。”

    谢纾眨眨眼,看向了方氏和冬雪。

    方氏想了想,上前一步,也站上了脚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老爷,贱妾会好好当好这个家,好好把小姐抚养大。”

    谢纾把目光看向了冬雪,动了动嘴唇,谢涵辨认了半天,觉得父亲说的应该是“年轻,没有孩子,改嫁。”这几个字。

    “我爹的意思,方姨娘和陈姨娘没有孩子,且又年轻,若以后遇到合适的可以改嫁。”

    “不,老爷,贱妾跟了老爷这么多年,贱妾这辈子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方氏哭着也扑到了床上。

    冬雪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呜呜地哭。

    她刚从老家回来,刚伺候母亲走,母亲还自以为她跟了老爷终身有靠,还说什么赶紧让她也要一个孩子,谁知回来才刚半天,老爷也就不行了。

    这辈子,虽说是衣食不愁了,可她才十八岁,难道以后真的跟着小姐回北方那乡下去?

    因此,她刚在房间里和秋月谈了半天,秋月也不愿意去什么幽州,她们两个都是南边人,父母家人都在这边,一个人孤单单地跑去几千里之外的冰寒之地做什么?

    可说到底,秋月和她还是不一样,秋月有老爷的骨肉,她有什么?

    谁知道自怨自艾了半天,老爷竟然想到了这一切,竟然叫她改嫁,还给了她一千两银子和半盒子首饰!

    冬雪感动了,也羞愧了。

    因此,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捂着嘴呜呜地哭。

    可谢纾不想看着她们三个哭,他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了,紧接着他看向了高升。

    高升上前一步把这三个姨娘劝走,没等谢纾动嘴,便主动说道:“老爷放心,小的都明白,都记住了,以后,小姐就是我的主子,小的不敢说一定能护着小姐绝不被外人欺负,但小的保证,只要小的活着,小的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护小姐一个周全。”

    “好。”谢纾挤出了一个字,很轻很轻,但是谢涵都高升都听见了。

    说完,谢纾的目光无比留恋地停在了谢涵的脸上,谢涵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爹,女儿为爹背了很多遍《心经》,这会爹要走了,女儿为爹背一遍《诗经》里的《燕燕于飞》吧。”

    谢涵说完,见父亲的眼皮动了动,便含着眼泪念道: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家尊仙游,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家尊仙游,远于将之。

    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上下其音。

    家尊仙游,远送于南。

    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家尊任只,其心塞渊。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家尊之思,以勖寡人。”

    谢涵的话音刚落,谢纾的手缓缓地滑下来了,在女儿稚嫩的声音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