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四十四章、面圣(一)(双十一加更)
    轿子是直接抬进大门的。

    此时正在上房偏厅伺候老大夫吃晚饭的李福见外面突然抬进了一顶轿子,为首的人又是下午刚来过的王公公,很快他猜到了轿子里人的身份,一面打发人向里面去报信,一面跑出来迎客。

    不过因为轿子是普通的四人官轿,因此李福在没有见到轿子里的人之前也不敢莽撞,而是恭恭敬敬地先向王公公问好。

    “去,先让家下人等回避一下。”王平看出来李福像是个管事,吩咐他道。

    “回避倒罢了,还是直接去见正主吧。”朱栩一边说一边掀了轿帘,身边两个小太监见了忙扶着他下了轿子。

    尽管李福并未见过皇上,且朱栩又是微服私访,穿的也不是什么龙袍,但李福看着几个太监小心翼翼的架势,也猜出了面前人的身份,忙跪下去行了个大礼,刚要开口说话,被王平抢先了。

    “主子的意思是不声张,带路吧。”

    “是,大人,请随小的来。”李福及时改口了。

    王平点点头,虽没有说话,但是对李福的聪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去扶朱栩。

    朱栩并没有急着迈步,而是站在院子里抬头先打量了四周,然后再搭着王平的手跟在李福后面进了上房,穿过一座天井到了后廊,从后廊沿着一条甬道进了二门,从二门又沿着一条小径进了一个院子,期间倒是也碰到一两个小厮或丫鬟,不过谁也没有留意他们。

    彼时方姨娘正带着小玉在屋子里吃饭,司琴和红棠两个也被谢涵打发回去吃晚饭了,因此,屋子里也没有别人。

    故而,朱栩进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跪在床上,小姑娘的一双小手握住了一只骨瘦如柴的大手,而那只大手的主人正闭着眼睛躺在了床上。

    由于谢涵是背对着房门,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一开始她以为进来的是方姨娘或者司琴等人,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转过身子。

    不过谢涵很快发现了来人的异常,对方既没有上前找她说话也没有任何动静,因此,她转过了脑袋。

    这时,王公公已经扶着朱栩站在了屋子中间,是朱栩示意王公公和后面的李福闭嘴的。

    谢涵上一世也没有见过皇上,但她知道顾钰嫁给皇上时皇上已经三十五岁了,那一年顾钰才十五,就是说皇上比顾钰大二十岁。

    谢涵默算一下,皇上这时应该是三十来岁,倒是也正和眼前的人年龄相符,再则,能让王公公如此小心伺候的人,除了当今皇上,又还能有谁?

    于是,谢涵急忙松开了父亲的手,扶着床沿蹬着脚踏蹦了下来,站稳后上前几步跪在了地上,“臣女谢涵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纾并没有睡着,谢涵一松开他的手,他便睁开了眼睛,随即也就看见了屋子里的那个人,当即想要坐起来,无奈试了两下,实在撑不住,又倒了下去。

    “耕农,朕来迟了。”朱栩见此,心下也是一酸。

    说起来这谢纾年龄跟他相仿,又极具才华,朱栩犹记得当年殿试时,谢纾一篇针砭时政的策论写的着实是文采斐然,同时又是入木三分,绝不是一堆华而不实的辞藻。

    原本以为这样的文章应该是出自那些有经历和阅历的饱学之士,谁知一见面竟然是一位面目清秀的弱冠少年,再一问,这弱冠少年竟然出自贫寒之家,因此,朱栩格外赏识这谢纾几分,要不然也不会短短的几年便让他来坐镇江南,把两淮盐政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

    说起来,去年冬天谢纾上京述职,君臣两个还有一番细谈,彼时的谢纾虽然没有年少时的意气风发,可也是一副从容自得的样子,谁能想到,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对方竟然已经病入膏肓了。

    因此,朱栩的心痛是真切的,才会脱口说出这句“朕来迟了。”

    “皇上,臣,臣。。。”谢纾刚一开口,便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

    朱栩本待要上前几步,听见这几声咳嗽又停滞了,倒是谢涵见此,忙起身走到床沿边给父亲倒了一杯温水,熟练地一边替谢纾舒缓着胸口一边用勺子喂他喝了两口水。

    待谢纾的气息平缓之后,朱栩也并未上前,而是指了指自己身边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向谢纾说道:“耕农,朕带了周太医来,朕让周太医先给你瞧瞧。”

    朱栩的话刚说完,这位男子便走到床沿边替谢纾诊脉了。

    谢涵认得这人正是上次给她看病的周厚朴的叔叔周川柏,周川柏曾经进国公府给国公爷和老夫人瞧过病,故而谢涵和他有过两面之缘。

    联想到周厚朴给自己开的那些药,谢涵并不太信任眼前的这位周川柏,可当着皇上的面,她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她没有证据。

    不但不能说,谢涵还得磕头谢恩,“臣女谢过皇上。”

    这一磕头,朱栩这才留意到了她,自然也就想起来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说实在的,他的确没有想到,满府大大小小的奴才主子都没在,竟然只有一个六七岁的奶娃娃在守着一个要咽气的病人,因此,朱栩感动的同时也动气了。

    见太医正在诊脉,朱栩示意谢涵起身,低声问:“府里的其他人呢?”

    “回皇上,大夫说父亲需要静养,便把人都打发走了。”

    “哦,那你怎么不走?”

    “回皇上,臣女是父亲唯一的女儿,是父亲最亲的人,臣女舍不得离开父亲,父亲也舍不得离开臣女。”

    朱栩刚要问谢涵母亲在哪里,忽地想起来,春天的时候谢纾曾经告了三个月假,说是要为妻子奔丧,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想必也是没有再娶。

    倒是可怜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不到一年的时间,便从父母手中的掌上明珠成了没父没母的孤儿。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回皇上,府里还有三位姨娘和几房下人,不过乡下老家还有祖父和两位伯父。”

    谢涵说完,特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高高在上的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