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四十一章、太监上门
    这些天顾琦反复推断过了,觉得以谢纾的谨慎,何昶的案子还没有了结,他不大可能会带着这个秘密离开人世,他肯定会安排后手。

    因为那个案子若真查到他头上,就算他死了,他的家眷也是要充军或者是卖去做官妓的,以谢纾对女儿的疼爱,他能让女儿立于那种险境下?

    因此,顾琦觉得谢纾肯定是安排了后手,只是他现在还查不到这些东西究竟在谁的手里。

    可不管怎么说,他知道一点,只要他牢牢掌控了谢涵,对方肯定就有顾忌,就不敢乱来,所以他必须把谢涵带回顾家,他知道,他只有拿住了谢涵才能令谢纾妥协。

    果然,谢纾一听到这话,只觉一股腥甜之气往上涌,想说什么胸口却被堵住了,他怕吓到谢涵,本想把这股腥甜之气咽回去,谁知一下没忍住,却张口喷了出来,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变故发生得太快了。

    屋子里顿时乱了,失声叫唤的,直接扑过去的,谢涵也顾不得伤心了,忙从奶娘身上爬下来跑到了床边,而高升此时也打发李福跑出去找大夫了。

    谁知李福刚出了院子,便看见一个婆子急匆匆地跑了来,“李管事,快,快叫老爷接旨,门口有太监来了。”

    “接旨?接什么旨?”李福一时也蒙了。

    “哎哟,我的大管事哟,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糊涂起来,接什么旨,自然是接皇上的旨了。”婆子拍着手说道。

    李福一听,顿时也缓过神来了。可问题是,老爷刚吐血晕过去了,这旨怎么接?

    “你去告诉赵桂生一句,让他赶紧套了马车去接李大夫,一刻也不能耽误,快去。”李福吩咐完婆子又转身跑回了春晖院。

    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小管事可做不了主。

    屋子里的人哪有什么主心骨,一听太监在门口等着呢,纷纷看向了顾琦。

    顾琦显然也没想到皇上这么快就到了,更没想到皇上一到扬州就会召见谢纾,他还没想好对策呢!

    因为他是在皇上南下之后私自跟来的,这个时候他来见谢纾其实是冒了点风险的,要知道不止谢纾,顾家还有一个姻亲何昶如今正在杭州的大牢里关押着呢。

    杭州离扬州这么近,谁知道这皇帝会不会多想?

    因此,顾琦委实不想这个时候出面去见那什么太监。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已经去见了盐政官署和扬州府衙的部分官员,皇上说不定已经知道他来扬州了,这一关肯定是逃不过的。

    “这样吧,我带涵姐儿去见接旨。”顾琦略一思忖,做出了决定。

    他之所以拉上谢涵,一方面是想通过太监告诉皇上,他是送谢涵来见她父亲最后一面;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以后顾家收养谢涵铺路。

    这个时候谢涵自然不能推脱,就算顾琦不提,她还想主动出去会会那个太监,为父亲说几句好话,看看能不能打动皇上,请皇上派一个宫里的御医来给父亲诊治诊治。

    因此,谢涵听见顾琦说要带她出去接旨,忙从床上蹦下来,拔腿就往外走,却被顾琦一下拉住了。

    由于谢涵刚刚一直哭着,又被奶娘抱在怀里哄了半天,因此不光眼睛是红肿的,就连身上衣服也是皱巴巴的,这个样子去见太监未免太失礼了,顾琦的意思是让奶娘赶紧收拾一下谢涵。

    “不用了,让公公等着就相当于让皇上等着,也是大不敬,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公公也是能体谅的。”谢涵拒绝洗漱梳洗,直接往外走。

    顾琦气得直磨牙,可也不能否认谢涵说的有道理,只得拔腿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大门口,见只有一个身穿蓝灰色交领广袖服头戴黑色三山帽的太监正端着手站在过堂里,太监的手中只有一柄拂尘,并没有捧什么圣旨,旁边有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厮正躬身立着,再往外一瞧,太监的后面站了两名带刀侍卫,门口还有三匹高头大马。

    谢涵拧了拧眉头,认出了那个青衣小厮是家里的下人,也是奶娘的侄子阿金。

    原来今天门房当值的是阿金和另外一个叫刘东的,谁知刘东见天色渐黑,以为没有什么人上门了,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把阿金一个人扔在了门房。

    阿金哪见过太监是什么样子?不过见对方是骑马来的,气度不凡,倒也知道恭敬相待,可再恭敬相待,他也得问问对方是谁来找谁的吧?

    偏偏今儿出门的是皇上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王平,王平哪里受过这种气,当即拉下脸来,也不答话,只是斜睨着阿金。

    幸好这时顾琦身边的一位小厮经过,他认出了王平的太监身份,找人通知了后院,并殷勤地上前请王平进屋。

    问题是阿金把王平得罪了,王平不肯进去,执意要在门口站着。

    阿金也知道自己惹了大祸,搬了张长凳出来请这三人落座,可这三个人谁也没有看他一眼,阿金倒也没敢走开,就这么站在了当头的王平面前,一副赔罪的样子。

    见到顾琦和谢涵过来,阿金才抹了下脸上的汗,悄无声息地退到了谢涵身边,刚要开口说话,谢涵摆了摆手,走到了王平面前,屈膝福了福身子。

    “这位公公,臣女谢涵,家父姓谢名纾,已卧病在床一月有余,才刚因为交代后事深受刺激不幸吐血昏迷过去,至今未醒,家父目前膝下别无他子,只有小女,这圣旨不知小女可否代父跪接?”

    顾琦在后面听了暗道不好,此时他才意识到王平来得真不是时候,更后悔自己不该把谢涵领了来。

    万一王平多嘴问一句谢纾是因为受什么刺激吐血的,谢涵会如何作答,他又该怎么回答?

    要知道谢涵才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她哪里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如果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说谢纾是因为他顾琦要把谢涵带回顾家而急怒攻心口喷鲜血,皇上自然要琢磨其中的缘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