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十九章、公开(二)
    顾琦倒是也猜到了几分谢纾的用意,只是他人都千里迢迢地赶来了,他在意的是能不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至于别的,暂且就忽略不计了。

    既然他连谢纾的用意都能忽略不计,小妾用不用避嫌这样的小事,那就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用谢纾的话讲,现在是非常时期,要在平时谢纾健康的情形下,顾琦也进不来谢纾的后院,可如今连后院都进来了,他还顾虑什么?

    “是这道理,那我就却之不恭,听听妹丈的家事吧。”

    秋月和冬雪听了这话,低着头走到了屋子中间搬了两个美人墩去了屏风后面坐着。

    原本这只是一件极小的事情,可顾琦却往心里去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两位姨娘既没有听谢纾的也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听从了谢涵的建议。

    联想这几天的事情,顾琦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漏掉了什么。

    谢涵,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先是拿方姨娘罚跪立威,紧接着便是给自己和那孕妇各添了一个丫鬟,再然后又把奶娘的侄子送去做了门房,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如果说巧合,也未免太巧合了些,如果是刻意,顾琦又似乎不太相信,因为他自己也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别说六岁的顾钥了,就连九岁的顾钏和顾锐恐怕都没有这心机。

    顾琦正看着谢涵沉思时,谢涵的奶娘进来了,顾琦把目光放到了这奶娘身上。

    他对这奶娘起疑了,他觉得谢涵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十有八九是奶娘出的主意。

    听闻这奶娘一直陪着谢涵在顾府住了大半年,可惜,他很少关心后院的事情,所以并没听到过有关这位奶娘的任何传闻,而且从京城一路过来,这奶娘也是中规中矩的,没有什么出挑打眼之处。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个女人看起来三十来岁,圆脸,头发简单地盘了个圆髻,上面只插了一根银簪,上身穿了件褐色的棉布襦衣,窄袖,下身穿了件黑色的裙子,很中规中矩的装扮,就像是街上随意走出来的市井小娘子。

    的确没有什么出挑打眼之处,若非要找出什么优点来,也就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一脸喜相,绝对是个好相与的,恐怕当初顾珏也是相中了她这一点,才请她来做谢涵的奶娘。

    这样的人会是那挑三窝四唯恐天下不乱她好趁机浑水摸鱼之人?

    不大像,如果真是那样,她就该把自己的侄子送去铺子里或者是做一个高升的跟班什么的,而不仅仅只是做一个门房?

    好在刘氏和赵氏很快进来了,紧接着高升和李福也进来了,顾琦只得放下了那个念头。

    谢纾见人都来齐了,便让方氏把他扶了起来,谢涵在他后背塞了两个引枕,只这一个动作,谢纾便累得气喘吁吁的,平复了片刻,这才伸出手来指了指方姨娘。

    方姨娘一看人都齐全了,眼圈一红,走到了拔步床的脚踏上,从床上摸出一串钥匙来,拿着这串钥匙走到了旁边的柜子前,打开了其中一扇门,里面除了两排放衣服的柜体,还有两个带锁的抽屉,方氏把两个抽屉都打开了,抱出来三个长约一尺,宽、高均有一个成人巴掌长的紫檀木小匣子。

    接着,方氏又把柜子上的一个大红樟木箱子打开了,也从里面抱出来一个长有一尺半宽高一尺有余的花梨木妆奁匣子来。

    “高升,你去把剩下的东西取来。”谢纾说道。

    高升听了,从自己身上解下一串钥匙进了里面的书房,不一会也抱出一个紫檀木盒子来。

    “趁着我还清醒,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一声,如果我能闯过这一关,今儿的事情就当我白说了,如果我闯不过这一关,我的女儿和白氏肚子里的孩子就拜托给各位了。”

    谢纾的话刚说完,谢涵的眼泪瞬间喷了出来。

    这一天还是不可抑制地来了。

    纵然老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却依旧救不回来父亲的性命。

    从今往后,她依旧是一个没父没母的孤儿,依旧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却还要面临比上一世更凶险得多的处境。

    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重生,老天却不肯垂怜半分于父亲?

    谢涵一哭,屋子里很快响起了呜咽声,秋月的哭声最大,因为老爷刚刚提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怜她的孩子连她父亲什么样子都机会看一眼了。

    “好了,你们大家都别哭了,涵儿,不哭,你这一哭,爹的心都该碎了,后面的话爹还怎么说?孩子,听话,别哭了,爹不一定就怎么地,爹只是想把事情先安排好。。。”谢纾伸出手来抱住了谢涵。

    谢涵哽咽不能语,谢纾见了心如刀绞,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让女儿面临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女儿能平安、快乐、幸福地长大,可是他给不了女儿这一切了,给不了了。

    “小姐,你别这样,你这样,老爷只怕更难受,小姐,听话,别哭了,让老爷把话说完。”赵妈妈上前劝起来,刘妈妈见此,也跟着劝了起来。

    只是谢涵依旧哽咽不能语。

    “小姐,来,奶娘抱抱,乖,不哭,听奶娘给你唱歌。”奶娘上前把谢涵抱起来,坐到了临窗的贵妃榻上,像哄婴儿睡觉似的轻轻地拍打着她,并轻轻地哼着当地的催眠小调。

    谢纾也没有力气讲话了,看了高升一眼。

    高升打开了他手里的木盒子,“老爷名下现有扬州的铺子两间,庄子两间,京城那边也有铺子两间。由于本朝女子不成亲不能有私产,而老爷百年后这些东西不能再放在老爷名下。因此,老爷的意思是,这些地契暂时由小的保管,如果白姨娘生的是儿子,这些地契就过到那个孩子名下,如果白姨娘生的是女儿,这些东西就先过到老太爷名下,有一点必须说清楚,不管这些财产在谁的名字,都仍将交由我和李福共同打理,待小姐成亲之后再行归还。”

    高升的话刚说完,底下便有嗡嗡的议论声,刘妈妈第一个提出了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