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十八章、公开(一)
    顾琦是五天后抱着那几幅画轴进春晖院找谢涵的,他进门的时候,谢涵正坐在窗户下焚香准备抚琴。

    这几天,谢涵哪里也没有去,除了睡觉和父亲会客的时间,她基本都在父亲房里待着,父亲有精力时便和父亲探讨一下诗词歌赋,父亲累了,她不是给父亲念经就是给父亲抚琴。

    而说来也是怪,谢纾在女儿的琴声或者是经文中总能得到放松,也能找到一种支撑自己的力量,让他相信女儿可以平安、健康地长大。

    当然,这五天顾琦也没闲着,他也会了不少客,有盐政官署的人,也有扬州府衙的一些官员,用的仍是谢纾朋友的名号。

    即便如此,这些人也很快知晓了他的身份,毕竟还是有人时不时地进谢家看望谢纾,找谢家的下人随便一打听也就知道顾琦是谁了。

    因为谁不清楚当年鼎鼎大名的玉面探花郎被定国公府榜下捉婿成就了一段好姻缘的故事?且谢纾的平步青云也着实羡煞了天下不少的读书人。

    因此,知道顾琦身份后这些人对他无一例外都很恭敬,可恭敬归恭敬,顾琦想知道的事情却依旧是一点风闻也没有。

    顾琦在外忙了整整五天一无所获,也就死了这条心,可巧今儿回到府里碰到装裱店的伙计来送那些画轴,他便取了回房又细细研究了一遍,依旧什么也没发现,这才给谢涵送来。

    谢纾自然也听说了顾琦这几天日日早出晚归的,也猜想他肯定是出门寻找线索去了,只是他真没有精力去操心这些了,这五天,顾琦不来烦他,他和女儿安安静静地守着彼此说说话,谈谈诗,弹弹琴,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因为他知道留给他们父女相聚的时间不多了。

    “二哥,好几天没见你,想是出去游玩了?”谢纾见到顾琦,虽不太欢喜,可毕竟是亲戚一场,他也不好摆脸色给对方看。

    “可不,都说扬州是天下名城,不仅商贾云集,文人骚客也爱流连忘返,我也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附庸风雅,也沾惹点文气回来。”顾琦当然也清楚谢纾未必想见到他,只是目前他还不能跟谢纾翻脸。

    “哦,看二哥手里抱了不少东西,想必收获颇丰吧?”谢纾这才看见顾琦手里抱着几个卷轴。

    扬州确实是历来文人骚客流连忘返之处,崇尚文风,大街小巷的古玩店里经常能淘到一些好字画,谢纾自己就有这个爱好,可惜,他的身子再也起不来了。

    顾琦见谢纾似乎又比初见时瘦了一些,眼眶眍?得越发厉害,眼神似乎也有点涣散了,心下一酸,也不计较那些了,忙坐了过去。

    “妹丈,这是你的墨宝,是涵姐儿那天抱出来说要送去装裱的,被我碰上了,我打发人送去了,今儿刚取回来。”

    “我的画?”谢纾寻思了一下,很快想起来是他在女儿房间作的那几幅画。

    “这孩子也是,我本不善于此道,不过是心绪难遣时信手涂鸦了几笔,这样的东西也拿去装裱,岂不贻笑大方?”谢纾说完又急剧地咳嗽起来。

    “爹,这东西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不值几文,可对女儿来说却是无价之宝,女儿看见这几幅画,就仿佛看见母亲在对女儿笑,也仿佛看见父亲抱着女儿手把手地教女儿念书写字,爹,这些对女儿来说,都是最值得珍藏的东西。”

    谢涵说完走到了床边,接过了顾琦手里的画轴,本想打开来和谢纾一起观看,谁知谢纾却拦住了她,“这孩子,你二舅什么好画没见过,你就别拿出来贻笑大方了,你若真喜欢,就留着做一个念想,爹能给你的实在是太少了。”

    “爹又开始乱讲了,爹给了女儿最珍贵的生命,给了女儿一份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教会了女儿念书认字,爹给女儿的够多了。”谢涵强撑着笑脸回了一句。

    “说到衣食无忧的生活,为父倒是真要替你安排安排,趁着你二舅在,打发人去把高升、李福,三位姨娘,还有刘妈妈、赵妈妈,对了,还有你奶娘,一并都喊来吧,我有话对你们说。”谢纾喘着气说道。

    原本,他是想等到自己老家来人再提这件事,可这两天他觉得自己的气越发的短了,精神也越发不济了,因此他估摸着自己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未必能等到自己老家来人,便想趁着清醒的时候把这件大事敲定了。

    “爹,有什么话不能等明天再说吗?”谢涵看了看墙角的漏刻,已经过了申时,该用药了。

    “孩子,没事的,先吃了药再说也一样的,左右吃完药也要等一会才吃饭。”谢纾冲谢涵虚弱地笑笑。

    谢涵见此心下一酸,只得打发小玉司棋等去喊人,可巧冬雪也于今儿上午回来了,估计父亲也是见人都到齐了,这才动了念头要当众交代后事。

    谢家本就不大,不一会,人就陆陆续续地进来了,第一个到的是方姨娘,她端着一碗药进来了。

    谢涵和方姨娘伺候谢纾喝药时,秋月和冬雪两个也携手进来了,两人没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外男,均是愣了愣,看向了谢纾。

    “父亲有话要对大家说,两位姨娘要是觉得不自在,就先去屏风后面待一会。”谢涵开口了。

    “罢了,你们有家事要谈,还是我出去吧。”顾琦说。

    左右方氏在,还有赵氏和刘氏也会来,谢纾说了什么肯定会只字不漏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因而他没有必要在这担着这嫌疑。

    “二哥也不是外人,非常时期,也就别讲究这么多了,你还是留下来听听吧,怎么说你也是涵儿的娘舅。”谢纾说。

    论理,娘亲舅大,谢纾要交代后事,顾琦留下来也无可厚非,寻常人家在分家、丧妻时会特地把妻子的娘家人请来,为的就是请这娘家人给外甥外甥女撑腰。

    当然,谢纾的情况特殊一些,妻子是个没什么地位的庶女,又已经没了,偏偏这内兄还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身后的那点东西,别说撑腰了,能不算计死自己的女儿就不错了。

    可问题是,顾琦来都来了,谢纾想推也推不出去,还不如干脆大大方方把家产公开,也省得某些人惦记,省得他们去谋害自己的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