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十七章、画
    从春晖院出来,谢涵回了自己房间,刘妈妈带着两个婆子抱了一堆东西送过来了,奶娘带着红棠正帮着清点。

    见到谢涵,刘妈妈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她没想到谢涵办事这么快,昨儿刚和她提了要买两个丫鬟,今儿就把人送了来,且还带去给老爷姨娘见过面,她一个管事妈妈还能说什么?

    “小姐,奴婢已经按照二等丫鬟的旧例把东西送了来,你要不要亲自看一眼?”

    谢涵瞅了她一眼,“不用了,不过是两个丫鬟,刘妈妈还能屈待了她们不成?”

    “那是,那是,要说还是夫人有远见,早早就把家里的事情定了例,给奴才们省了多少事,什么事情查一下旧例便出来。”

    谢涵听到旧例这二字,神色动了动,“那如果没有旧例呢?”

    “这也好办,那就比照着国公府降一等二等办,说起来夫人的旧例也是比照着国公府定下来的,要说还是这些世家大族好,到底是有上百年的底子在这摆着,规矩全着呢。”

    谢涵听了微微一笑,没有附和她的话,反而问了一句,“如今这旧例在谁手里?”

    “自然是在方姨娘手里,奴婢不过是一个管事的,如今后院的事情是方姨娘说了算,小姐是不是想看看那旧例?”刘妈妈说完看了谢涵一眼。

    她也是有点摸不准谢涵的心思了。

    不过有一点她已经肯定了,那就是眼前的这位大小姐绝对不能小觑了,连方姨娘那样的人都被罚跪了,一点情面不讲,她们这样的人估计就更没什么老脸了。

    想到这,刘妈妈打起了精神,越发显得恭敬了。

    谢涵没有忽略刘妈妈的神色,忽然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冲刘妈妈嫣然一笑,“不了,我还小,也看不懂。这些事情就劳烦刘妈妈和赵妈妈多帮衬方姨娘一二。我爹说了,让我只管自己吃好喝好玩好,有空的话就多写几篇大字。”

    说完,谢涵特地大声招呼司棋进屋帮她磨墨。

    刚刚父亲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那就是让她暂时不要插手家里的事情,只照顾好自己,所以,该收敛时她就得收敛。

    可问题是,她收敛了,顾家会放过秋月肚子里的孩子吗?高升会一直坚定地护着她吗?院子里的这些奴才下人们就一定没有私心吗?

    她也没有答案。

    郁郁寡欢的谢涵进了书房,刚要去抽那本《全唐诗》来看看父亲到底给她留了什么谜语,忽一眼瞥见了地上的画缸里多了几幅卷轴,她蹲下身子拿起一幅打开了,竟然是她的画像,应该是父亲思念她的时候画的。

    这是一幅写意画,画中的谢涵穿着一件白底红花的裙子,正趴在后花园的水塘边采莲花,有大半个身子横在了水面上。

    谢涵的眼泪刷地一下落了下来,她想起来,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当时的她为了采那朵莲花差点掉进了水塘,可巧父亲从旁边经过,把她抱了起来。

    因为怕母亲责罚,父女两个达成了默契,这事谁也没说出来。

    只是谢涵没想到父亲还记得这么真,居然把她画了下来,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错。

    卷起了这幅画,谢涵又打开了另外的一幅卷轴,这是一幅母亲的画像,是工笔画,画中的母亲站在春晖院的大门前,母亲的眉毛又细又长,是真正的峨眉淡扫;母亲的眼睛弯弯的,好像在笑;母亲的鼻子细细巧巧的,还带了点尖;母亲的双唇微微往上扬了扬,是真正的樱桃小口。

    谢涵的手缓缓地抚摸过母亲的面容,眼泪也一滴滴地落在了上面,洇了开去,这才惊醒了谢涵,忙掏出丝帕来擦了擦眼泪,并吩咐司棋把这幅画卷了起来。

    剩下的三幅画都是写意画,画中的谢涵不是笑逐颜开地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就是摇头晃脑地在父亲的怀抱里念书,彼时的谢涵脸上全是灿烂的笑,眉眼飞扬,小脸也肉嘟嘟的,十分的惹人疼爱。

    这些画显然是不久之前画的,因为谢涵发现这几幅画都没有装裱,略思忖了一下,她把这几幅画都卷了起来,让司棋抱着,两人出了房门往外走去,红芍见了忙跟上来,并主动从司棋的怀里接过了几个卷轴。

    谢涵也不解释,带着她们两个往外院走去,出了二门在前厅处碰上了顾琦。

    “涵姐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去?”顾琦问。

    “二舅,我想找高管家去帮我把这几幅画装裱一下,这是我父亲画的,我要把它们装裱好了挂起来,这样以后我想母亲的时候就可以看看画像。”

    顾琦听了从红芍手里抽出了一幅卷轴,打开一看,见确实是谢纾的笔墨,便重新卷好放回去,刚转身走了几步,不知怎么又回转过来,“高升这几天好像特别忙,这事二舅找个人帮你就是了。”

    “真的吗?那就多谢二舅了。对了,二舅是要出门吗?”谢涵见顾琦换了一身宝石蓝八宝图样的宋锦直?,腰间的带子上用金线绣了一圈繁复的祥云花纹,身上挂了一个同色的香囊,外加一块通体没有一点杂色的婴儿手掌般大小的羊脂玉,端的是一个翩翩贵公子。

    顾琦听了拍了下谢涵的脑袋,“二舅是打算出门转转,对了,你父亲今日如何?”

    “仍是精神不济,早起只用了半碗燕窝粥,二舅,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名医,能不能给我父亲寻一个名医来?”谢涵一想到这个就忧心忡忡的。

    父亲的病这几天非但不见一点起色,反而一日不如一日,谢涵预感到自己的回归依旧改变不了父亲的命运。

    “别着急,我已经给你外祖父去信了,看看京城那边能不能送一个好郎中来。对了,这几天,你也别到处乱跑了,好好陪你父亲说说话,别等着他有事要交代你时却找不到人。”

    其实,顾琦想说的是让谢涵问问她父亲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或者是这几天她父亲交代了什么没有,可一想到谢涵才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这话肯定会过到谢纾的耳朵里,反而会弄巧成拙,他也就换了一个说法,即便要从谢涵嘴里套话,也得等谢纾没了之后再说。

    谢涵自然清楚顾琦的算计,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腹诽了几句,倒是笑着跟他告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