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十四章、责问
    顾琦进春晖院找谢涵时,正好赶上谢涵领着红棠和司琴、司棋三个往外走。

    见到顾琦,谢涵虽不太乐意,可对方毕竟是长辈,她也只好低头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好。

    “二舅,方姨娘正在为父亲擦洗身子,你若是找父亲还请稍等一会。”

    谢涵也是因为这个才出来的。今儿一整天谢纾的精气神都不太好,谢涵便在床上陪了他一天,这会也是见方姨娘要侍候父亲擦洗,她留下来多有不便,可巧司琴来找她,说是奶娘回来了,带了两个小丫头子来,让她过去掌掌眼,她便趁机告辞了。

    “正好,我不是来找你父亲的,我是来找你的,听说你今儿上午罚了一个姨娘,我能问问是什么缘由吗?”顾琦劈头问道。

    主要是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小了,一个才六岁的奶娃娃,他还真不屑跟她动什么心眼。

    “哦,二舅说的是方姨娘吧?当时司棋和红芍姐姐在,红芍姐姐回去吃饭了。司棋,你跟二舅老爷解释一下这件事,那些话我实在说不出口。”谢涵说完,主动退后了几步。

    红棠见了,也拉着司琴退后几步,站到了谢涵身边。

    司棋本来年龄小,头脑也简单,加之她最见不得自家小姐受委屈,因此一看顾琦黑着脸责问谢涵,早就一肚子不满了,这会见谢涵把她推出来,哪里还会客气?忙绘声绘色地把方姨娘的话学了一遍。

    顾琦没想到这方氏竟然愚蠢至此,也难怪谢涵生气了,再怎么年龄小,一个六岁的大家闺秀也能听出来这不是什么好话。

    “涵姐儿,你做得对,不过二舅想说的是,你父亲如今卧病在床,家里又没有一个主事的人,这方氏好歹也服侍了你父母一场,这一次就饶了她吧。”

    “好吧,回头我把二舅的话跟我父亲说一声。”谢涵装起了糊涂。

    不过她的确有点糊涂,她明明都已经放过了方氏,这方氏难道没听懂她的意思?

    还是说,告状的人不是方氏,对方断章取义,只知谢涵罚了方氏却不知谢涵已经饶过了方氏?

    说到底,这些人还是太急切了,生怕方氏倒下了,丢了这个主事的身份。

    “算了吧,这点小事还用惊动你父亲?没听大夫说,你父亲就是忧思太重了,但凡心思放宽些,他这病也不至于会一日重似一日了。”顾琦拉住了谢涵劝道。

    谢涵听了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寻思了一会,拍了拍自己的头,“对了,瞧我这个糊涂,我都已经跟方姨娘说了不计较她这次犯的错,不找高管家了,难道她没告诉你吗?”

    顾琦听到最后一句话,伸手在谢涵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二舅是什么人想见都能见的吗?二舅之所以跟你讲这些,是担心你年龄小,不懂事,容易受诱骗。乖,听话,以后这些事情你别管了,好好陪你父亲待几天,等过些日子,跟二舅一起回京城,让你外祖母好好找个人教导你。”

    “我要陪我爹待着,二舅想回京城就自己一个人先回吧。”谢涵扬起头,睁大眼睛,装作没有听懂顾琦话里的深意。

    “傻孩子,我说的不是现在。”顾琦笑了笑,也不解释,转身进了春晖院。

    谢涵看着他的背影进了上房,这才转身离开。

    司琴是深知谢涵心思的,见谢涵闷闷不乐的,便拉着谢涵说起奶娘带的那两个女孩子来。

    没等司琴介绍完这两个女孩子,谢涵已经跨进了自己的涵苑,刚一进大门,便听见红芍训斥人的声音。

    红棠上前一步,替谢涵掀了门帘,一进堂屋,谢涵便看见两个女孩子坐在堂屋的罗汉床上正大口大口地吃东西,两腮鼓鼓的,满嘴都是饭菜,估计红芍就是因为这个训斥她们。

    不过可能因为红芍说的是京城官话,两女孩子听不懂,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一边还没忘了往嘴里塞东西。

    “小姐,回来了?”奶娘见到谢涵,先迎了上来。

    那边红芍也住嘴了,瞪着这两个女孩子,两个女孩子依旧一脸茫然地看着她,还是奶娘开口说了一句话,那个年纪大一些这才放下手里的碗,怯怯地走到谢涵面前,抹了抹嘴角,跪下了,“阿娇,奴婢阿娇拜见小姐。”

    那个小些的女孩子见此也忙丢下碗筷走过来跪到了谢涵面前,“奴婢阿桑拜见小姐。”

    谢涵一听阿桑这个名字,眉头微微拧了拧,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了。

    “起来吧。”谢涵坐下来后也用扬州话叫她们站了起来。

    阿桑一听谢涵说起身很快便站了起来,倒是那个大一些的叫阿娇的女孩子先抬头看了谢涵一眼,再抬头看了奶娘一眼,见奶娘点头了,这才站了起来。

    两个女孩子眉眼都还干净,可惜就是一脸菜色,一看就是常年吃不饱饭的,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层又一层的补丁,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也就难怪这两人对着满桌的饭菜狼吞虎咽了。

    “这样吧,司琴,司棋,你们找几身旧衣服给她们,等她们吃完后带她们去洗个澡,回头再来见我。”谢涵吩咐道。

    司琴和司棋听了,一个找衣服,一个带着这两个人继续吃饭。

    谢涵挥了挥手,让红芍和红棠过去准备热水了。

    待司棋领着这两人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奶娘一个人时,谢涵这才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奶娘。

    当然,父亲给的银票和那两个秘密谢涵没有说出来,还有关于家产的处置谢涵也没有说,因为这件事还存在变数,她不想先走漏了风声。

    “小姐的意思是有人会去害秋月?”奶娘问,她也没有转过弯来改口喊秋月姨娘。

    “我是说存在这种可能,我不清楚顾家和父亲有什么牵扯,但是父亲和二舅吵架是事实,而且二舅才刚还说了要带我回顾家,半句也没提到那个孩子,还有方姨娘,她居然想挑拨我和白姨娘的关系,以为我也不想那个孩子生下来,奶娘,你也知道,想保住一个孩子是千难万难,想祸害一个孩子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后面的话谢涵没有再往下说,奶娘是个明白人,应该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