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三十一章、发威
    方姨娘见谢涵生气了,倒也很快住嘴了,并低下了头。

    谢涵虽气得满脸通红,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拿方姨娘如何是好。

    论理,她才一个六岁的孩子,又是一名官家小姐,是不能听这些话的,听到了也只能装听不懂训斥对方一顿。

    估计方姨娘也正因为吃准了这一点,以为谢涵听不懂,想着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同时也挑拨一下谢涵和秋月之间的关系。

    只是谢涵不明白的是,她是一早存了这个心思还是因为顾琦对她授意了什么?

    如果是前者,意味着她早就觉得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受到了挑战和威胁,这种情形下,只要顾家的人在一旁稍微点下火扇一下风,方姨娘就很有可能去害秋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是后者,谢涵就更得小心了,这说明顾琦已经开始打这个孩子的主意了,她必须尽快地把秋月送走。

    方姨娘低头等了一会见谢涵什么也没说,还以为她是听进了自己的劝,又上前走了两步,低低说道:“小姐,我,我,老爷,他,他,你是不知道,要不是这秋月和冬雪两个狐狸精把老爷勾引了,老爷也不至于病成这样,自从夫人没了之后,老爷的身子本就不爽,本就该好好调养调养,可老爷他根本就不听劝,一味地任由那两个狐媚子作贱自己的身子。。。”

    “闭嘴,跪下,这些话是你能说的?”谢涵不期然这方姨娘越说越不像话,气得满脸通红,忙呵斥她跪下。

    方姨娘显然没想到谢涵会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竟然会当着丫鬟们的面让她跪下,要知道她的身份虽然比不上谢涵尊贵,可如今也是府里排名第二的半个女主人,不管怎么说,这后院现在是她在掌管,让她在一个六岁的孩子面前跪下来,她还真有点跪不下去。

    “小姐,我,我。。。”

    “司棋,你去老爷的房里把高管家喊来,这府里的规矩也该整顿整顿了,什么时候一个奴才也敢你我不分,也敢不听我的话了?”

    “别,别,小姐,婢子错了,婢子这就给你磕头认错。”方姨娘一听谢涵吩咐司棋去喊高升来,吓得腿一软,扑通一下便跪在了谢涵面前。

    因为她清楚,这件事闹到高升那,很有可能等不及老爷百年之后就把她发卖了。

    “小姐,你就看在奴婢从小伺候夫人,又伺候了老爷一场,饶了婢子这一次吧?婢子,婢子真的知错了,婢子以后再也不敢了胡说八道了,婢子以后。。。”方姨娘见谢涵不为所动,而司棋又掀了门帘跑出去,忙不迭地磕头。

    谢涵听了叹口气,打发红芍去追司棋了。

    “好吧,念在你曾经伺候我父母一场,是这个家里的老人了,今日我暂且饶过你,不找高管家了。不过有一点,你自己在这跪着,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里了,想明白了,我自会让你起来。”

    谢涵生气归生气,倒是并没有想发卖方姨娘的意思,怎么说她在这个家也待了十年,以前还算守本分,对谢涵也还算照拂,谢涵不想做太绝了。

    再说了,方姨娘和赵妈妈、刘妈妈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有家室的人,这些年估计也积攒了一份不薄的家私,谢涵把他们放出去他们一样可以生存,而方姨娘一个弱女子就未必了,娘家不是这么好回的,顾家更不会收留一个没什么用的弃子。

    “婢子知错了,婢子不该尊卑不分,婢子方才也是一时情急,才说出了你我,婢子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小姐宽宏大量,饶了婢子这一次。”方姨娘一听谢涵说不再找高管家,忙不迭地认错。

    谢涵本来已经站起来了,听了她的话,盯着她问:“这只是错之一,还有呢?”

    “还有就是不该嫉妒秋月妹妹,小姐,婢子也不想这样的,可婢子就是觉得心里委屈,婢子跟老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她。。。”可能意识到后面的话不该跟一个小孩子说,方姨娘又把话吞了回去,改口说道:“总之,婢子知错了,婢子不该吃醋,不该嫉妒秋月妹妹,要怪只能怪婢子没有福分,怪不得旁人,委屈不委屈的也只能自己受着。”

    说到后面,方姨娘突然抽噎起来。

    谢涵见此一阵默然,她当然明白方姨娘的意思,方姨娘做侍妾也有七八年了,却一直怀不上孩子,没成想这个秋月才刚几个月便有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应该都会有点嫉妒有点失衡。

    想到这,谢涵突然想到了她刚回来的那会,一心想奔到父亲房里去看望父亲,不成想方姨娘在大门口抱住了她,哭着说什么“老爷他,老爷,他。。。”

    当时谢涵以为是父亲不行,吓得腿一软差点没站住,现在想来,方姨娘真正想说的话是“老爷他又有了新的姨娘,且那个姨娘还有了孩子。”

    她以为谢涵和她一样,肯定会排斥这件事的,不论是从感情上还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谢涵也都应该和她一样,觉得受到了伤害。

    可谁知,谢涵根本和她想的不一样,一开始她还以为谢涵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正要好好跟她掰扯掰扯,谁知谢涵却突然发威了,不仅不听她说下去,还要惩罚她。

    想到惩罚,方姨娘颇有点后悔了,不该轻信她娘的话,以为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很容易摆弄的,只要她把谢涵抓在手里,也就相当于把谢家抓在手里。

    可事实呢?她非但没把谢涵抓在手里,反倒被谢涵捏在手里了。

    这怎么可能呢?小姐才六岁啊?

    还有一点方姨娘也没搞明白,六岁的娃发起威来为什么一点也不次于当年的夫人?

    方姨娘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疑惑自然没有瞒过谢涵的眼睛,不过此时的谢涵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父亲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没有人能再护着她了,以后的路她只能是靠自己了,稍有一点差池,葬送的不仅是秋月肚子里的那条小命,还有她自己的这条小命。

    因此,她必须在后院立威,必须做后院这些女人的主心骨,绝不能自乱了阵脚。

    “既然知错了,就再跪一个时辰,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做,出了谢家的大门,你能依靠的还有谁?”谢涵说完不再看方姨娘一眼,直接出了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