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二十八章、托付
    父亲或许曾经做错过事,可这不妨碍谢涵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因为以他的聪明,他不可能不清楚做错事的后果是什么,只能说,他有自己想要维护的人,才不得不舍弃了一些别的东西。

    “涵儿真的相信爹是一个好人?”谢纾听到这话很是有几分激动。

    不管他过去曾经做过什么,但是他对女儿的初衷始终没有变过,就连这次的反悔,从眼前看,可能会给女儿带来一点麻烦,可从长远看,他却掐断了所有可能危及女儿性命和安全的隐患。

    为了女儿,他不惜背信弃义,不惜被人骂做忘恩负义,不惜跟顾家翻脸。

    而这一切说白了其实也只不过是为了做一个好父亲,别的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谢纾没想到女儿真的体会到了他的苦心,总算没白费他一番心思。

    谢涵见父亲眼睛里似乎开出了喜悦的花,更是重重地点点头,“女儿相信,爹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女儿好。”

    “孩子,说到这个,爹还真有话跟你说,顾家那边我自有办法应对,到时不管他们拿出什么东西来,这件事你只需装作不知情,爹会安排好一切,你相信爹。还有一件事,你方姨娘那,她知道的事情不多,你没有必要去防备她,不过以后恐怕也不能用她了。”

    谢涵听了心里一动,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方姨娘毕竟是顾家的人,顾琦既然找上了她,只怕这会已经知道府里有人怀孕的消息,很难说他会不会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要知道这内院的主事和管事都是顾家的家生子,想要对秋月做点手脚太容易了。

    “爹,秋月姐姐,哦,不对,应该叫白姨娘了,爹是不是找个理由让她回乡下住几天,这几天家里乱糟糟的,我怕会顾不上她,还有,最好不要告诉别人她去了哪里。”谢涵也是临时想出来的主意。

    昨晚知道秋月怀孕后她便开始思索她上一世的命运,尤其在知道了自家的家底后,她几乎百分之百推断那个孩子没有生下来。

    而今天见证了顾琦的三次怒火之后,她完全有理由相信,顾家图谋的肯定不仅仅是谢家的家产这么简单,只怕还有别的东西。

    如果父亲一味地坚持不妥协不配合,她怕这个秋月还得遭受一场鱼池之殃。

    至于谢涵自己,她相信顾琦在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前是决计不会动自己的。

    “孩子,你跟爹说句实话,你在顾家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谢纾抓着谢涵的手用上了力,一股怒气直往上涌,很快便脸红耳赤双目喷火,接着又开始一场剧烈的咳嗽了。

    谢涵吓坏了,一个劲地安慰他,又是端水又是拍后背的,好容易待父亲的喘气和缓了,谁知他还是拉着谢涵固执地要一个答案。

    他不傻。

    如果不是经历了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怎么会想到有人要谋害她还没有出生的弟弟?

    “爹,没什么,女儿。。。”谢涵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到底还是思虑不周,让父亲担心了。

    “孩子,你是爹唯一的女儿,爹没有多少时间能护着你了,因此爹必须知道顾家到底做了些什么,爹才能更好地做出判断,为你和那个没出生的孩子安排好后路。”谢纾伸出手把女儿揽了过去。

    这一刻的谢纾无比痛恨自己的这副病体,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病体,他一定可以守着女儿长大,为她挑一个好夫婿,看着她成亲生子,那么自己这一生也就无憾了。

    谢涵依偎在父亲的怀里,父亲的焦灼父亲的眼泪让她不忍再欺瞒下去,便把来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先是老太太不肯放她回来,再然后是顾铮和顾钰推她落水,再然后是她用一个血光之灾的梦说服了老太太让她回家,最后便是临走之前那多出来的麻黄。

    至于她是如何看出这麻黄的剂量多了,谢涵找的理由是母亲教过她认识几种药材,同时也给她讲过一点药理。

    “孩子,你不仅聪明,还细心,爹在你这个年龄,是决计做不到这一点的。”谢纾欣慰地抱紧了自己的女儿。

    他差一点就失去了这个女儿。

    麻黄虽然不至于立时让谢涵送命,可对于刚落水又要长途跋涉的伤寒患者来说,至少半条命肯定是要的。

    顾家打的好主意。

    只怕是拿定了主意让谢纾看一眼病重的女儿,为了病重的女儿,谢纾只能选择合作,希望顾家看在他的诚意上救谢涵一命并收养谢涵。

    哎,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那点身外之物。

    “爹,你。。。”谢涵明显感觉到父亲的手臂加大了力度,有点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倒不是害怕,而是担心父亲这么用力,只怕一会又要牵动他咳嗽了。

    谁知谢涵的话没说完谢纾便松开了她,不过倒不是因为咳嗽,而是他的手臂颓然地下垂了,他连拥抱一下自己女儿的力气也没有了。

    略做挣扎后,他又做了一个决断。

    “孩子,爹给你的那几页经书,里面也牵扯到一个秘密,答应爹一件事,如果爹走了之后,一直风平浪静的,就不要去动那几页经书。可如果皇上审查你二姨父的案子时把我牵扯出来,你拿着这经书去找大明寺的明远大师,他会给你一样东西,那是爹托他保管的东西,打开那些东西,你就知道怎么做了。”

    说实话,这几页经书,一开始他是打算缓几年过了这风头再给顾家的,他没打算真的背信弃义,只是想缓几年。

    可这次谢涵一回来,先是话里话外地排斥顾家,再加上顾琦太咄咄逼人,他便对顾家起了猜忌之心。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下最后的决断,还在犹疑这东西到底要不要还给顾家,或者说干脆他把这个秘密带走,死了之后一了百了,就当是一场空。

    可现在看来,顾家为了这点东西已经丧心病狂了,既然如此,他必须给自己也留一条后路,大不了到时拖着他们一块下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