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二十六章、二怒
    其实此时的红芍并没走远,她就在涵园的外面跟顾琦说话,把这一上午谢涵和谢纾的对话细细地学了一遍。

    谢纾听了半天,也没分析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来,不过他倒是确定了一件事,谢涵应该是还不知情。

    论理,这么大的秘密谢纾也没道理会告诉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小孩子不知轻重,保不齐什么时候说漏了就会给这个家招来灭顶之灾。

    因此,他判断这件事要么谢纾托付给别人了,想等着什么时候风声过了再说;要么就是他自己打算带着这个秘密离开人世,这样是最安全也是最万无一失的。

    而且以他对谢纾的了解应该是后者的面居大一些。

    在谢家虽然只待了短短的一天,可这一天他已经看出来了,谢家不穷,谢纾又只有谢涵一个女儿,他没有必要死了还给女儿留一个隐患,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谢涵牵连了。

    可问题是,如果谢纾真的拿定了这个主意,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难道再把谢涵带走,以此来威胁他?

    可不到万不得已,他又不想把事情做太绝了,谢纾对这个女儿有多心重他还是知道的,因此他怕一下玩大了,万一谢纾急得一口气没喘上来就坏事了,那可就真的一点后悔的余地也没有了。

    还有,皇上快到扬州来了,没准会召见谢纾,万一谢纾一怒之下来一个鱼死网破,顾家很有可能会为此毁了百年的基业,未免太因小失大了。

    可不带走谢涵,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去说服谢纾合作呢?

    对了,谢涵,他怎么把谢涵忘了?

    顾铄喜欢谢涵,如果谢涵能成为顾家的人,谢纾岂不是要重新掂量掂量他的决定,他总得为谢涵以后在顾家的生活铺一条路吧?

    只是,空口无凭的,他该怎么跟谢纾说?

    想到这,顾琦有了主意,正要让红芍去把谢涵喊出来,可巧便看见谢涵牵着红棠的手摇摇晃晃地出来了。

    “涵姐儿,二舅正要找你去呢,走,二舅抱你去看你爹去。”顾琦说完真的弯腰抱起了谢涵。

    谢涵虽不愿跟他有肢体接触,可她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哪是一个三十岁成年男子的对手?

    再说了,此时的谢涵还不能跟顾琦撕破脸,所以只能委屈自己了。

    “二舅,你今天不是去看两回我爹了,怎么又去看我爹?”谢涵猜想这顾琦可能是要在自己身上做什么文章,想先探探话,好早点做准备。

    “涵姐儿,二舅刚刚说错话惹你爹生气了,一会你帮二舅好好哄哄你爹,还有啊,一会二舅问你什么,你只要如实回答二舅就好了。”

    “二舅到底要问什么?我可不能帮着你骗我爹。”谢涵先堵死了对方的路。

    “对对对,小孩子是不能骗人的,二舅就是要你说实话,二舅才不会让你骗人呢。”顾琦闻言,一脸喜色地抱着谢涵再次进了春晖院。

    小玉见顾琦又来了,有点吓到了,结结巴巴地向屋子里喊了一句,“二,二舅,二舅老爷又来了。”

    里面的谢纾听了,拧了拧眉头,对方姨娘说:“你去打发了他,我不想见他。”

    “我去打发他?”方姨娘为难了。

    在顾府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卑微的小丫鬟,而且还是一个卑微的庶女的丫鬟,即便她现在成了谢纾的姨娘,也是一个卑微的侍妾,对顾家的那种敬畏和惶恐早就已经深入骨髓了,让她去打发了顾琦,她敢说出口吗?顾琦又能听她的吗?

    谢纾看出了方姨娘的为难,倒是也没再说什么,而是闭上了眼睛。

    看来,顾家是不会轻易死心的。

    只是,不知他们会提出什么条件来为难自己。

    正琢磨时,便听见了谢涵娇娇嫩嫩的声音。

    “二舅,你看你把小玉姐姐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准是刚才你又欺负我爹了。”

    “没有,没有,二舅怎么会欺负你爹呢。。。”

    谢纾听见谢涵和顾琦说话的声音,顿时想到了什么,很快变了脸色。

    说话间,顾琦抱着谢涵进屋了,他刚一把谢涵放下来,谢涵便拿着自己抄写的经书向床沿跑去了,一脸献宝地问:“爹,爹,你看女儿抄的经书工整不工整?”

    谢纾看着女儿稚嫩清秀的面庞,眼圈很快红了,伸出手来接过谢涵手里的文稿,刚一低头,眼泪便一滴滴地落在了纸上。

    谢涵赶紧爬上了床,伸出小手去替父亲擦眼泪,谁知越擦谢纾的眼泪越多,谢涵只得捏了下他的手,奶声奶气地问:

    “爹,女儿记住了爹的话,抄得可工整了,爹莫非不相信女儿才哭的?”

    谢纾握住了女儿的手,含泪笑了笑,“没有,爹怎么不相信女儿呢?爹是高兴,我家涵儿的字这大半年可真长进了不少。”

    “不光字长进了,学问也长进了,妹丈可能不知道吧,府里的先生没少夸这孩子聪慧,要不铄哥儿也不会一天到晚找涵姐儿玩,不信你问问涵姐儿,府里的那些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她最喜欢跟谁玩?”顾琦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了。

    “铄哥儿?大哥的儿子?”谢纾狐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很快想起来是顾琰的大儿子,也就是定国公的长房长孙,将来要袭爵的那个。

    这会提到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就是他,他可喜欢涵姐儿了,家里的这些弟弟妹妹,独独对涵姐儿最上心,这次涵姐儿来扬州,铄哥儿可是嘱咐我了一定要把涵姐儿再带回去。”顾琦说完满含深意地对谢纾笑了笑。

    话说到这地步,谢涵和谢纾还能不明白顾琦的用意?

    父女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同样的反应,那就是愤怒,只不过谢纾的愤怒是明面上的,他痛恨顾家用谢涵来威胁他,他当然不相信谢涵这么小的孩子就跟顾铄有了什么儿女私情,且顾铄在他眼里也绝非孩子的良配。

    因此,他听完顾琦的话,脸涨得通红,指了指门口,刚要开口说话,却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