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二十五章、经书
    谢涵知道父亲这口气只怕不是这么好平息下去的,本来是想陪他说说话,可一来身边有两个碍事的人,二来谢纾肯定也累了。

    因此,谢涵才会想着弹两首和缓些的曲子哄父亲闭目养养神。

    “算了吧,你还是给爹念两首诗吧。罢了,也别念诗了,爹的案桌上有一本《心经》,是中元节的时候去大明寺给你娘做法事的时候请明远大师亲自抄写的,我带了回来,你拿来念给爹听听。”

    方姨娘一听忙说:“我去,我去,我知道放在哪里。”

    片刻,她便双手托着一叠折好的纸过来了,谢涵双手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手遒劲有力的小楷字,工工整整的,便照着念了起来。

    “观自在菩萨,行身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谢涵念的时候,谢纾闭上了眼睛,缓缓流出了两行泪水。

    谢涵见此一边念一边拿出手绢替他把眼泪擦了。

    念完一遍,见谢纾没有睁开眼睛,谢涵又接着念了下去,两遍之后,她便可以背诵下来了,见父亲的眼睛虽然没睁开,可心绪平静多了,谢涵便继续背诵下去。

    就在她背诵到第三遍时,顾琦突然又跑了进来。

    他刚刚在气头上说了几句重话,这会出去被风一吹,顿时清醒了很多。

    他跟谢纾发脾气没有用,万一因此把谢纾气个好歹或者是铁了心不配合,那么他这一趟就白来了。

    不但他白来了,顾家这些年的谋划也落空了,更呕的是,顾家还搭上了一个何昶和一个谢纾。

    “妹丈,我刚才不是存心的,二哥脾气急了些,还请多体谅一二。”顾琦进来先向谢纾赔不是。

    谢纾没有接言,而是看向谢涵,“涵儿,你去照着这个《心经》再抄录一遍,今天是十月初一,该给你娘送寒衣,东西我都让方姨娘备好了,你把这《心经》抄好了等天黑后和方姨娘一起去找个路口烧了吧。”

    谢涵一听这是要打发自己走的意思,只好先放下经书,两手撑着床沿,正要把脚放到脚踏上,顾琦上前一步把她抱了下来,并顺手从床上拿起了经书扫了一眼,见并无特别之处,便把经书还给了谢涵。

    “涵姐儿好好抄,你不是说梦见你娘了吗?一会给你娘烧东西的时候让你娘好好保佑你爹平安无事。”

    “知道了,二舅老爷放心,我一定会求我娘好好保佑我爹的,也会问问我娘,血光之灾到底指的是什么?”谢涵一边说一边给顾琦行了个礼。

    “什么血光之灾?为什么问你娘?”谢纾问。

    谢涵刚要张口把自己编的那个梦说出来,顾琦开口了,“小孩子的信口胡说,哪有什么血光之灾?”

    这会的顾琦十分后悔,好好的提那个梦做什么,这不自己给自己找事吗?

    本来谢纾就吓得胆战心惊的,一点也不肯配合他,如果再让他知道顾珏曾经托梦给谢涵说什么血光之灾,那谢纾就更不能吐口了。

    “涵儿,跟爹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谢纾不问顾琦,只看着谢涵问。

    “也没什么,爹,就是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娘了,娘好像提到了这几个字,具体我也记不清了。”谢涵也不想说太多刺激到谢纾,但是她想打消谢纾和顾家合作的念头。

    “就是,涵姐儿才六岁,哪里记得住多少东西,不过就是那么随口一说。”顾琦忙道。

    谢纾已经明白谢涵传递给他的意思了,冲谢涵笑了笑,“去吧,孩子,爹没事的,记住爹的话,好好抄,抄工整了,让你娘看看你的字可有长进。”

    “是,爹。”谢涵恭恭敬敬地回了一句,这才带着红芍离开。

    回到自己房里,司琴在绣鞋面,司棋和红棠在粘鞋底,见到谢涵,三个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活看着谢涵。

    谢涵安抚了大家两句,便进了自己书房,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下来好好想想父亲的话。

    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一开始,她说要弹琴,父亲说念诗,结果又很快改主意,让念什么《心经》。

    对了,就算这《心经》是给母亲做法事时用的,可为什么这《心经》不是父亲亲自抄写的,而是明远大师抄的。

    还有,既然是给母亲送寒衣,为什么要她把《心经》抄一遍烧了,为什么不直接把明远大师抄的烧了?

    而且,谢涵念经的时候谢纾还没有这个意思让她抄经书烧经书,这个主意是后来顾琦来了之后才有的。

    最后,父亲还特地点了一遍,让她记住他的话,好好抄,抄工整些。

    记住父亲的话,难道说这经书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想到这,谢涵拿起经书再细看了一遍,经书的内容和字体是没有什么异常,落款的日子是天正十六年七月十五,这也没什么问题。

    可父亲为什么要自己记住呢?记住这个日子还是记住这几页经书?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把正事赶出来。

    谢涵琢磨了一会琢磨不透,便坐了下来,磨了点墨,认认真真地把这篇经书抄完了,正把纸上的墨迹吹干时,司琴进来了,说是有人来把红芍喊出去了。

    “没事,以后她们两个做什么你们心里有数就行,别去管她们,记住了,她们问你什么,你们知道的都可以告诉她们。”谢涵叮嘱了司琴一句。

    她当然猜到了红芍是去见顾琦了。想必是父亲又拒绝了他,只得上红芍这打探来了。

    可父亲和她之间的秘密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司琴、司棋和奶娘都不清楚,因此,她们三人也就没必要防备那两人了。

    这话司琴就有点听不懂了。

    “好了,不过有一点,她们做什么了你们还是得跟我说一声,问你们什么也得告诉我。”

    这话司琴倒是懂了,忙点了点头。

    “对了,我带司棋去一趟我父亲那,你好生在家看着,不许别人乱动我的东西。”谢涵是想到了正好这会红芍不在,她可以去找父亲问问到底这经书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谁知她刚拿着自己写的经书出了暖阁,红棠便在外间等着她,见她要出门,急忙跟了过来,谢涵见此,便把司棋留了下来,只带着红棠出了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