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二十二章、病因
    高升和那位老大夫一走,顾琦也有点坐不住了,他想去问问那个老大夫,谢纾的病情究竟有没有好转的可能,可当着谢纾的面,他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了。

    可巧此时司棋和方姨娘小玉都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拎食盒的婆子,这是给谢纾、谢涵送早饭了,顾琦见此便趁机告辞了。

    谢纾的早饭摆出来了,谢涵特地看了一下,一碗燕窝粥,一碟子凉拌三丝,一碟子豆腐。

    这也太简单了。

    “我爹的饮食有需要戒口的吗?”谢涵问。

    “有,老爷因为吃着汤药,不能吃辛辣的,不能吃腥的,不能吃油腻的,如今基本都是早晚各一碗燕窝粥,大夫说老爷咳嗽得厉害,吃燕窝润肺。”方姨娘一边说一边端起燕窝粥打算给谢纾喂食。

    “我来吧。”谢涵有意接过来自己去喂。

    “涵儿,你快吃吧,一会凉了容易积食,这些事情让你姨娘做就好。”谢纾感动归感动,可他才不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伺候他。

    谢涵见他一着急又咳嗽起来,只得歇了那个念头,自己坐到了桌子边吃起了早饭。

    她的早饭丰盛多了,鸡鸭鱼肉都有,还有她曾经最喜欢的蟹黄狮子头和翡翠烧麦。

    只是谢涵也没有什么食欲,不过谢纾盯着,她少不得强迫自己多吃了半碗饭。

    这边父女两个安静地用着餐,那边顾琦已经把老郎中请到了外院的上房,他细细地问起了谢纾是何时发病、病因是什么,现在的情形如何以及还有痊愈的可能否。

    老郎中知道他是谢纾的内兄,倒是也知无不言。

    谢纾发病已经两个多月了,起因是中元节的时候他去大明寺为亡妻做了一场法事,也不知是在寺庙里吹了风还是吃坏了东西,回来后便有点不舒服,人也没精神,郁郁寡欢的,像是病了一场。

    倒是也寻医问药的,可就是难有起色,不好也不坏,谁知八月中秋节的时候他又偏偏固执起来,非要一个人坐在后花园的凉亭里赏月,可能因为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酒,又吹了点凉风,这病很快就来势汹汹了。

    顾琦一听便对上了号,何昶出事后,顾家曾经打发人给谢纾送过密信,想必谢纾接到密信后便起了忧思,中元节祭拜亡妻,难免会有点心灰意冷,偏偏这个时候顾家接到他的来信,又不肯把谢涵送回来,只怕更加重了谢纾的忧虑。

    八月中秋,本是一家团圆的日子,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难免会伤怀,前一年的中秋还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有说有笑的,转眼间一个阴阳两隔一个远在千里之外,这种情形下,想不伤感想不喝多都难。

    其实,这次如果不是谢涵说梦到她母亲,又特地提到什么血光之灾,顾家这一次仍不打算让谢涵回来。

    可老太太迷信,联想到何昶出事,老太太怕谢纾这边也顶不住,到时如果连累到顾家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因此才会派他带着谢涵来这一趟,就想早点了结此事。

    说起来也怪何昶大意了,无端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不仅害了他自己,还害了谢纾,这下顾家损失可就大了。

    想到顾家的损失,顾琦想到了还在南巡路上的皇上,他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就是想在皇上到扬州之前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至于谢纾,看来只能是放弃了。

    也不能说是放弃,谢纾的身子本就支撑不了几天,即使顾家不放弃,他也过不了这一关,不过是多拖延几天罢了。

    送走老大夫后,顾琦再次走进了谢纾的房间,彼时谢涵和谢纾两个都已经用完了餐,司棋在伺候谢涵净手,红芍在摆琴架,原来谢纾想看看她这大半年在顾府可有荒废了琴艺。

    “妹丈,二哥有话跟你说,涵姐儿这琴还是待一会再弹吧。”顾琦直言道。

    谢纾知道这一关总是要过的,便点点头答应了。

    谢涵见此,只得带着司棋和红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红棠和司琴两个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谢家没有专门的洗衣房,谢涵的衣服一般都是司琴和司棋两人洗,而她们两个的衣服一般都是婆子洗,当然,贴身的衣服除外。

    红芍见此又撇了撇嘴,她们两个在顾府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粗活,顾府有专门的洗衣房,主子和伺候主子的丫鬟们的衣服都可以送过去。

    司棋见红芍一副鼻孔朝上的样子便来气,“红芍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我们谢家,你有本事别来啊?”

    “司棋,不许这样对红芍姐姐,红芍姐姐是老夫人赏给我的,以后她就跟你们一样,都是我的丫鬟。对了,说到这个,红芍姐姐,你的月例老夫人有没有说怎么算?我知道你在顾府是一个二等丫鬟,一个月的月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一吊钱,这样吧,以后在我这,一个月也给你和红棠一吊钱,你们看可使得?”

    “使得,使得,多谢小姐费心想着。”红芍原本以为自己来这边是没有什么油水的,因为一路上谢涵一次赏也没给她们打过。

    可是刚刚五姑老爷给的见面礼是一两银子,这会谢涵又说一个月给她们一吊钱,只怕顾府那份也少不了她的,这岂不是说她拿了个双份?

    谢涵见红芍和红棠一听到月钱两字便笑颜如花,而一旁的司棋却噘着嘴有点忿忿的,这才想起来似乎母亲过世后,她再也没有给过司琴和司棋月钱,不过她自己每个月倒是从顾府里领过二两银子的月例,这银子她也没怎么花,都交给了司琴保管。

    “司琴,司棋,等奶娘回来后,你们两个也回乡下一趟,看看你们的父母家人,让高管家安排人送你们一下。”

    谢涵是怕过些日子万一父亲没了,家里肯定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她身边没有几个可用的人,因此想趁现在空闲先放她们回去一趟。

    果然,司棋一听能回家,很快忘了刚才的不快,也立刻笑颜如花了,一旁的红棠先是欢喜看着这一幕,看着看着,脸上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