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二十一章、哈哈
    谢涵进屋的时候,方姨娘和小玉正在伺候谢纾喝药,谢涵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先倒了一杯温水端过去,待谢纾把药喝完了,谢涵把水递了过去。

    谢纾接过水,小玉忙去端了一个痰盂过来,待谢纾漱了口,谢涵才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爹,昨晚睡得还好吗?”

    “好,我家涵儿回来了,爹还能睡不好?”谢纾一边说一边摸了摸女儿的头,这时才发现女儿身边跟着的人换了。

    “这位是?”

    “爹,她叫红芍,是老夫人赐给我的,还有一位叫红棠,在房里收拾东西呢,爹,老夫人说了,我是一名正经的官家小姐,不可太寒酸了,所以给我赐了两名丫鬟,爹,我就说老夫人对我不错吧。”

    谢纾听了这话顿时有点怔愣了,眼前的女儿才是他的女儿,单纯不知世事,昨晚那个心机太深了,压根就不像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他的女儿会在人前人后判若两人,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爹,女儿跟你说话呢。”谢涵扯了扯父亲的袖子,因为她看出父亲走神了。

    “婢子红芍拜见五姑老爷。”红芍听完谢涵的介绍便跪了下去。

    “起身吧,不必多礼,以后好生照顾小姐,有机会在老夫人面前替我道声谢。”谢纾很快回过神来。

    待红芍起身后,谢纾开始问她年龄,籍贯,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在顾府,当的是什么差等。

    问了几句,得知她是顾家的家生子,父母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谢纾也没了兴致,让方姨娘给了红芍一份见面礼,一个荷包,里面装了一个一两的银锭。

    方姨娘见有谢涵和红芍在,忙领着小玉下去吃早饭了,因为一会她们两个还得来伺候谢纾吃早饭。

    方姨娘和小玉刚走,秋月扶着个小丫头来了,她是听说谢涵进了春晖院,想着谢涵都不怕过了病气,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于是,她也扶着个丫头过来请安问好。

    以往她倒是也来请安问好,一般都只是在门外待一会就走,可这一次她进门来了。

    红芍自然也看出了秋月怀有身孕,只是这件事不在老夫人吩咐的范围内,自然也就不在自己的关注范围内,所以倒也没觉得有多惊讶,反而体贴地端了个凳子给秋月坐。

    秋月认出了红芍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因为她曾经陪着顾珏在顾家住了两三个月。

    认出了红芍,秋月也大致猜到了顾家的意图,顾琦来了,老太太的丫鬟也来了,顾家肯定是猜到了老爷不行,因此待老爷百年后要把谢涵带回顾家。

    谢涵回顾家,她肚子里有老爷的孩子,只怕也要跟着谢涵回顾家。

    既然要回顾家,那老夫人身边的丫鬟自然不能怠慢了。

    想到这,秋月脸上堆满了笑,“红芍姑娘也跟着我们小姐来扬州了?这一路累坏了吧?”

    谢涵一眼便看穿了秋月的这点小心思,她可不想让这两人走近了给自己添乱,就凭秋月的这点脑子,只怕被人卖了还得傻呵呵地帮人数钱。

    “白姨娘,你身边就一个小丫鬟是不是不够用,正好今天我奶娘说是要去乡下看看,这会只怕还没出门,你去找她,就说我的意思,让她从庄里再挑两个十来岁的老实可靠的女孩子来。”谢涵打断了秋月和红芍的谈话。

    秋月一听再给她配两个丫鬟,眼睛瞬间一亮,眉眼一弯,嘴角一抿,刚要开口说话,忽地想到了什么,看向了谢纾。

    谢纾自然明白女儿的用意,对她点了点头,“就听涵儿的吧。还有一点,我这里你帮不上忙,以后还是不要来了,好好养胎才是正理。”

    “是。”秋月看出谢纾有点不太开心,猜到自己可能是来错了,倒是也不辩解,乖乖地扶着小丫头走了。

    秋月一走,高升领着一个郎中模样的人进来了,谢纾想让谢涵退到屏风后面去,谢涵拒绝了。

    “爹,我还不到七岁呢。”

    “就让大小姐听听吧,大小姐还小呢,又刚回来,惦记老爷也是人之常情。”高升也为谢涵说了句话。

    “我们涵姐儿又想听什么了?”顾琦从外面进来了。

    他是听说高升带着郎中来了,也急忙追过来了。

    谢涵见到顾琦,先是下床向他规规矩矩地行礼问好,然后才站好了回答他:“回二舅老爷,我只想听听大夫说说父亲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是吗?二舅也想听听,来,我们两个一起在这坐着等着。”顾琦领着谢涵坐到了屋子中间的美人墩上。

    “这南边的东西就是做的精致,连一个凳子都有这么多讲究,还有这床,我竟然连见都没见过这样的。”顾琦坐了下来,打量了这屋子里的摆设。

    昨晚进来时太匆忙了,又是晚上,点着灯,也看不太清楚,这会大白天的,细细一看,这屋子里的东西似乎都不俗。

    不说别的,单就这张床,这么大的一张床,跟一间小屋子差不多,先不说这做工和雕工,就这黄花梨的木材恐怕就花了不少银子;还有自己坐的凳子,也是清一色的黄花梨,就连通往里间的隔断也是黄花梨做的博古架,博古架上摆的各种玉石瓷器看着都不像是寻常物品。

    对了,刚进门时他好像还看见了厅堂摆的那架屏风也不是凡品,边框都是紫檀木做的,屏面居然是四块大型的翡翠雕刻而成的,玲珑剔透不说,还灿如锦绣。

    看来,这两淮盐政的位置油水的确很足啊,这才几年的时间,昔日那个穷得恐怕连什么是黄花梨和紫檀都没见过的小子摇身一变竟然也晋升为正经的官家士族了。

    谢涵看出顾琦眼里的欣羡和不忿,不过她什么也没有说,大夫正在为自己父亲把脉,这个时候是不能分神的。

    顾琦见没人搭话,倒是也意识到这不是说话的时候,也闭上嘴看向了那大夫。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大夫切完了脉,这才看向了屋子里多出的两人,点点头,笑着对谢纾说:“大人今日的脉象不像前几天那样涩,可见大人应该是去了一点心病了,恭喜大人了。”

    “到底是经年的老大夫,一下便看出我去了点心病,可不,小女昨日赶回来了,我内兄也千里迢迢地赶来了,想见的人基本也见了。”谢纾笑着回了一句。

    “要我说妹丈也是多虑了,早跟你说放宽心思放宽心思,你还不信,这不,没听大夫说,这心思一放宽,病也就好了四五分。”顾琦笑着劝了一句。

    “道理谁都明白了。可真正看破的能有几人?”谢纾说完叹息了一声。

    高升见老爷和二舅老爷打起了哈哈,便主动引着郎中去外间书房开药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