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十一章、人非
    谢涵见顾玡如此郑重,心下不由得一紧,脸上的神色也凝重了几分,要知道此时的她外表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娃娃,顾玡放着顾家这么多有钱有势的长辈不托,却偏偏来找她,难道说她也发现了什么问题?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涵姐儿别怕,姨娘就是想你回扬州之后,看看能不能找你父亲帮忙打听一下你姨父的事情,你外祖父他们离得远,也不方便,你姨父就在杭州,离扬州也没多远,而且我听说皇上前几天南下去了,说不定就是去扬州和杭州,要知道当年皇上可是很看重你姨父和你父亲的。”顾玡一边拉着谢涵的手轻抚着一边说道。

    而谢涵则是一脸的蒙呆。

    皇上下江南,皇上看重姨父和父亲,可姨父下了大牢,父亲却病重了,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

    对了,她想起来了,她父亲是扬州的盐政,姨父是杭州知府,这两个地方现今是江南最富庶的城市,姨父和父亲占据了两个这么重要的位置,绝对是皇上的心腹啊,如果姨父犯的不是什么不可挽回的大错,皇上应该不会抓他下牢的吧?

    “二姨,姨父他到底犯了什么事?”谢涵试探地问了一句。

    “我也说不好,我只知道皇上前两年下旨修西湖,今年春天西湖修好后就有人把你姨父告了,说他挪用了皇上修西湖的款项,可你姨父是冤枉的啊,他挪用了那银两也是为了给皇上盖行宫,因为皇上说他想来看看西湖,你说他。。。”

    后面的话没说完,只见何青在外面咳嗽了一声,紧接着便听她问道:“余婆婆,你老人家怎么也来这了,是外祖母让你来看涵妹妹的吗?”

    屋里的顾玡听了很快换了个话题,“涵姐儿,听姨娘的,这一路不许淘气,要乖乖听妈妈们的话,到了扬州见到你父亲代我问个好,我那个妹妹也是没福气的,偏生这么早就去了。。。”顾玡说着说着倒是真掉泪了。

    “二姑太太什么时候来的?老奴刚在后面看着丫头们收拾东西,竟然没看到二姑太太过来,是老奴的错。”余婆子进来屈膝向顾玡行了个礼。

    “刚到的,这不想着我那可怜的妹妹刚撒手撇下这可怜的孩子,谁知我那妹夫竟然也病了,世事无常啊,想当年,我妹妹嫁给妹夫的时候,郎才女貌的,满京城的人谁不称羡?这才几年功夫,竟然物是人非了。”顾玡这话既是为顾珏感慨,也是为她自己感慨。

    因为想当年她和何昶也是令人称羡的一对,虽说男方家不是什么显赫的家族,可男方有才啊,皇上的赏识加上顾家的扶持,很快便平步青云了。

    谁知旦夕之间飞来横祸,好好的两个家庭不说烟消云散吧,可也再难寻往日的荣光。

    顾玡的话说到了谢涵的心坎里,她的眼圈很快也红了。

    去年冬天上京路上,她一家三口还有说有笑的,其乐融融,谁知短短两三个月,母亲落胎后又因调养不当病没了,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的谢涵又面临着失去父亲的庇护,谁说不是世事无常?

    幸好,老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不知她能不能帮助父亲闯过这一关。

    余婆子见顾玡把谢涵的眼泪招出来了,忙陪笑说道:“二姑太太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还是请回吧,谢姑娘本就体弱多病,明天一早又得上路,老夫人特地嘱咐了让她多歇着,别劳累了,有什么话,还是等她回来再说吧。”

    顾玡一听擦了擦眼泪,“也罢,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来看看这可怜的孩子,二姨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把这对镯子留给你吧,也是二姨的一个念想。”

    说完,顾玡从自己的手腕上一对细细白白的羊脂玉镯子要给谢涵套上,可谢涵的手才多大,还没戴上去镯子便自己滑下来了。

    “二姨,心意我领了,镯子还请二姨自己留着。”谢涵把手缩了回来。

    她当然明白顾玡送这对镯子的用意,可问题是顾玡托她的事情她未必能办到,自己父亲多半已经病入膏肓,哪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情?再说了,这顾府谢涵不打算再回,因此,顾家的人她都不想再沾惹了。

    “你还小,戴不了,让丫鬟们收着吧,多少是二姨的心意,也是二姨的念想。”顾玡固执地把镯子送到了司琴手里,交代她好生收起来。

    司琴已经知道了谢涵的用意,这里值钱的东西一概带走,因此倒也不客气地接过了镯子,当然,她也没忘了替谢涵道声谢。

    顾玡走后,余婆子领着司琴、红棠、红芍几个开始收拾谢涵屋子里的零碎东西,打包的打包,装箱的装箱,谢涵则抱着那个蜜饯罐子去了隔壁丫鬟们的炕上歪着。

    奶娘是天黑后才进来的,一见谢涵前额的伤,先就抹扯上了,用扬州话先骂了几句,又用扬州话问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然后叹了口气。

    不过看见一旁立着的余婆子,奶娘倒是没再多嘴,只得用半是官话半是扬州口音的声调向余婆子陪笑解释了几句。

    “我们乡下小地方来的人,还没大学会这京城话,一着急只会叽里咕噜满口土话,还请余婶子别怪我们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

    “说到这个我也奇怪,怎么五姑太太当年给表小姐找的奶娘和丫鬟都是扬州人?”余婆子问道。

    她中午见谢涵和司琴、司棋几个说扬州话就有些不太高兴,以为她们三个瞒着她商量什么事情,可后来问了问院子里做粗活的婆子和小丫头,说她们几个在屋子里玩闹的时候大多数时候说的都是南边的话。

    后来一细想,谢涵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司棋也不过才十岁,就算那个大一些的丫鬟司琴十三岁了,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在后院打转的小丫鬟,能有多少见识?

    因此她也就没把这件事告诉老夫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