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十章、顾玡
    顾铄见谢涵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符合年龄的愁苦,虽然疑惑,可也没多想,以为她是为父担忧,便拍了拍她的头。

    “想什么呢?该不是二婶的话吓到你了吧?放心,这一路上祖母和我母亲都安排好了,你们不走水路,走官道,有骡车和马车换着用,用不了半个月应该就能到扬州了。”

    “还请大表哥帮我带句话给外祖母,多谢外祖母费心了。”谢涵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向着上房的方向磕了个头。

    可巧这会余婆子端了一碗汤药过来,见谢涵磕头,虽没说什么,可也暗自点了点头,喊红芍过来伺候谢涵喝药。

    王氏见顾铄不走,以为他还有什么话想单独和谢涵说,忙借着这个机会起身告辞。

    谁知顾铄见王氏满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哪还能不明白她的心思,也忙起身要离开。

    谢涵倒是飞快地把那个九连环装进盒子里让红芍放到了绿萍手里,有王氏和余婆子在,顾铄只得示意绿萍接过了这九连环,也满含深意地瞥了谢涵一眼,怏怏而去。

    谢涵这才真正松了口气,正想着累了歪一会时,却忘了案几上的汤药还没有喝。

    “表小姐,这药该凉了,还是趁早喝了吧,大夫说了,不吃药你身子不好好,身子不好的话你怎么回南边去看你父亲呢?”余婆婆站在一旁催促道。

    “可不是这话,司琴,给我找一块蜜饯来。”谢涵见余婆婆站着不动地方,猜想她是要亲眼看着自己喝药,便主动端起了碗。

    司琴听了放下手里的活,从窗台上端了一只青花小瓷罐下来放到了谢涵面前,洗手捏起了一块蜜饯待谢涵吃完药放进了她的嘴里。

    喝了药,谢涵借口累了要休息一会,把人都打发走了,让司琴给放下了帐子,瞅着没人,忙把瓷罐里的蜜饯倒在丝帕上,把枕头下的麻黄放进了瓷罐里,然后再用蜜饯埋上,做完这一切,谢涵便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只好躺了下来。

    谁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又听司琴说三舅太太李氏也领着一个丫鬟进来了,谢涵忙爬了起来,让司琴把帐子挂了起来。

    李氏身边只有一个奶娃娃,所以没有合适的衣服送谢涵,临时再做显然不赶趟了,因此她给谢涵送了六十两银子的盘缠还有几样小姑娘用的首饰。

    谢涵却之不恭,只得收下了这份厚礼,因为她知道,李氏应该不算太富裕,顾珉在兵部挂的是闲职,薪水不会太高,平时居家过日子所仰仗的不过是府里的月例,而庶子分家后是没有多少家产的。

    李氏走后,谢涵忽地想起一件事来,去年她和父母一起进京,顾府的长辈们基本都给了她一份不薄的见面礼,除了衣料还有不少值钱的首饰,年后来拜年又给了一份不薄的压岁钱,好像都是金锞子。

    后来,母亲病没了,母亲平时用的那些值钱的首饰什么的奶娘都替谢涵收了起来。

    前世的谢涵一开始并不太明白金钱的意义,可父亲没了之后她见了太多的冷暖,因此她深知金钱的重要。

    这一世,顾府她是不打算再回了,故而所有贵重东西她必须都带走,可她又不敢惊动余婆子和红芍、红棠,只能偷偷地嘱咐司琴和司棋。

    司琴倒还好说,到底大两岁,今年十三了,她从谢涵出生起便跟着谢涵,多少也会看一点别人的脸色,而司棋就差多了,她才十岁,脸上还是一团稚气,心里藏不住事,偏又见不得谢涵受委屈,所以谢涵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不跟她商量。

    好在这两人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谢涵绝对忠心,要不是有她们两个护着,谢涵上一世只怕还活不到十八岁。

    当然,这可能也因为她们两个都不是顾府的家生子,因而便没有那些千丝万缕的裙带关系和顾虑,只一心一意地对谢涵好。

    想到这一点,谢涵干脆和司琴、司棋说起了扬州话,左右她们平时玩闹的时候偶尔也会说说扬州话,毕竟她们三个来京城还不到一年,京城的官话学得并不是很好。

    谢涵正歪在炕上叽叽咕咕交代司琴、司棋收拾什么东西时,只见二姨太太顾玡领着何青和何悠来了。

    顾玡和谢涵的生母顾珏一样,都是顾家的庶女,且顾玡也同样嫁了一个出自寒门的进士为夫,原本何青、何悠也和谢涵一样,都是正经的官家小姐,可惜二姨父何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下了大牢,后来据说死在了牢里,因此顾玡母女三人也和谢涵一样,寄居在了顾府。

    幸好,由于是罪臣之女,何青和何悠两人便失去了联姻的可能,最后都嫁给了商贾,至少一辈子衣食无忧。

    说起来,上一世的谢涵和何青、何悠两人其实走得都不近,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小儿女的妒忌,因为谢涵去顾铄的身边做伴读,顾铮、顾钰、顾钥等一干人都瞧着她不顺眼,更别说何青和何悠两人了;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为了生存,因为她们两个在府里也是弱势群体,因此她们只能讨好顾钰、顾钥之流,看她们的眼色行事,否则便跟谢涵一样被人欺负,而她们又没有顾铄可以依仗。

    “二姨和两位姐姐来了,快请坐。”谢涵一面起身一面吩咐司棋倒茶一面也悄悄打量了下这三人。

    上一世十二岁之后谢涵便跟着顾铄去了幽州,回来后这姐妹两个都嫁人了,因此,说起来她们也有多年没有见面了。

    顾玡此时年龄应该跟王氏差不多大,约摸二十七八,只不过她脸上一团愁容,素颜,头发只盘了一个简单的圆髻,上面也只插了一支简单的金步摇,别无她物,身上也只穿了一件藕荷色的绸子夹袄和一条黑色的长裙,因此她看起来比王氏要大上那么几岁。

    何青、何悠姐妹两个长相都随了她们的母亲,很是清秀可人,姐妹两个的装扮也很朴素,都是一水的粉色绣花袄和绣花裙。

    “快别多礼了,我也是听府里的人说你明儿一早就要起身去扬州看你父亲了,想着来见你一面。说来惭愧,你母亲没了,论理我这个做姨娘的应该多照拂你一些,可这半年来,因为你姨父的事情弄得我焦头烂额的,我也实在是没有精力来兼顾别的,相反,姨娘还有一件事情要托付你。”

    顾玡说完,扫了司琴一眼,也对何青使了个眼色,何青拉着何悠跟着司琴出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