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九章、王氏
    谢涵还没有反应过来来者是谁,只见顾铄先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谢涵正疑惑时,只见一位打扮得十分高贵华丽的女子带着两个丫鬟笑吟吟地进来了,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浓郁的茉莉花熏香。

    这气度,这穿着,这打扮,谢涵不做他想,很快认出了对方是府里的二太太王氏。

    只不过眼前的王氏比谢涵记忆中年轻了好多,眉毛一看就是精修过的弦月眉,眼角虽然有几丝细细的皱纹,可眼型没变,居然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皮肤白里透红,应该是擦了点粉,双唇也涂上了京城女人流行的樱桃色,整个人像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

    不过这些还不算是惊艳。

    真正让人惊艳的是她的衣着打扮,上身是大红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褙子,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百褶如意裙,头上梳的是飞天髻,头顶的发髻上插了一支五彩斑斓的孔雀金钗,看起来既高贵又华丽。

    谢涵笑了笑,前世她就知道,王氏的出身比不过朱氏,嫁的丈夫也不如朱氏,可王氏的长相比朱氏耐看些,所以王氏花在梳妆打扮上的心思就多了些,她总想在这方面盖过朱氏的风头。

    此外,在待人接物方面,王氏也比朱氏更宽厚更亲和些,

    尤其是在对待谢涵、何青、何悠这样寄人篱下的孤女,她从没有给过白眼或者是刁难,相反,时不时地还接济一二。

    因此王氏算是谢涵在顾府里难得的一点温暖,故而看到她进来,谢涵忙起身问好。

    “快别站起来了,自家人无须外道。”王氏几步上前扶住了谢涵。

    谢涵只觉一股幽香扑鼻,不觉打了两个喷嚏,忙抽出了自己身上的丝帕捂住了嘴鼻,可终归不是一件什么体面的事情,谢涵一脸羞赧地看着对方,“不好意思,还请二舅母见谅,谢涵真不是故意的。”

    “行了,都说了自家人不用这么外道,谁也免不了有失误的时候,二舅母不会怪你失礼的,我这会来找你,也是给你送几身衣服来,此外,还有几句话叮嘱你。”王氏一看炕上摆着的包裹,便猜到了朱氏也是打发绿萍来给谢涵送行的,只是看着桌子上的九连环却一时顿住了。

    “哟,我说铄哥儿送什么好东西给妹妹呢?原来是老太太给你的九连环,还说你不是喜欢我们涵姐儿,连老太太送你的宝贝都能拱手相送了?”王氏对顾铄眨眨眼,抿嘴一笑。

    “二婶多想了,我是怕涵妹妹路上烦闷,便想着找点东西给涵妹妹解闷玩,不过就是一个玩意儿,什么宝贝不宝贝的,祖母时常教导我们,兄弟姐妹之间要互助互让。”顾铄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一本正经地对王氏说道。

    王氏撇了撇嘴,倒是也没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怎么说顾铄也是将来国公府的当家人,她可不希望得罪了他。

    “来,看看我给我们涵姐儿准备的衣服合身不合身?”王氏主动换了一个话题,转过身从丫鬟手里接过那个大包袱。

    谢涵一听她也给预备了几身衣服,心下一愣,不过很快明白过来了,这衣服多半是给顾钥准备的,因为老太太一开始压根就没打算让她走,所以王氏不可能会提前把衣服准备出来。

    而朱氏那边,因为她当家,针线房每年都要提前预备每个主子的换季衣服,所以她只是提前把过冬的衣服给谢涵拿出来了,并不需要临时单做。

    “多谢二舅母费心想着谢涵。”谢涵一看王氏打开了包裹,里面除了两套冬天的缎子棉袄还有一件粉色的金丝白纹牡丹图案的宋锦银鼠褂,便真心地道了声谢。

    因为她知道这一路南下,天气肯定是越来越冷,她身边虽也有两件大毛衣服,可这大半年来她身子多少也长高了些,那些衣服未必合身了。

    因此,尽管她知道这些衣服不是特地为她准备的,是临时把顾钥的衣服拿来充数了,可谢涵也领了对方的这份情。

    “嗐,一家人老提谢字就外道了,好不好都是二舅母的意思,你不嫌弃就好。还有一句话,这一路上,要是发现你二舅父贪杯你就勤劝着些,别让他误了正事。”王氏一边说一边拿起这件银鼠褂给谢涵试穿。

    还别说,衣服是真的合身,因为顾钥比谢涵也就小了不到半岁,可顾钥的身量却跟谢涵几乎一样。

    “二舅母这个要求就有点令谢涵为难了,这一路上,自是我听二舅父的,哪有让二舅父听我的道理?”谢涵苦着一张脸婉拒了。

    说实在的,她这个二舅顾琦可不是一般人,谢涵跟他接触虽不多,可传闻却没少听。

    二老爷顾琦和大老爷顾琰都是老太太嫡出的,可这兄弟两人各有各的品性,老大顾琰生性不苟言笑,不好酒色,这点顾铄倒是很好地继承了他的秉性;老二顾琦则正好相反,生性豪爽大气,喜欢结交各类朋友,时不时地呼朋唤友喝上几杯,偏偏他还有一个特点,只要他一喝酒,身边必离不了女人,为这事,王氏不知跟他生了多少闲气,闹了多少脾气。

    因此,王氏才会想着叮嘱谢涵几句,可她却似乎忘了,谢涵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孩,怎么能去劝年近而立的长辈?

    “可不是这理?这些话还是二婶亲自嘱咐二叔吧。”顾铄帮着谢涵说了句话。

    天下只有舅父管外甥女的道理,哪有外甥女说舅父的不是?

    “知道了,你二叔那个人是个没长性的,只是我这边说了他出门没两天就忘了,所以我才叮嘱涵姐儿几句,听不听也只好由得他了,只求他不会误事就好。”王氏说完叹了口气。

    倒是谢涵听了这话思索起来,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上一世便是顾琦去见父亲最后一面,误事没误事谢涵不清楚,但谢涵清楚一点,此时的顾琦应该在礼部供职,具体什么官职她倒是不清楚,但他这一走要两三个月,请这么长时间的假对他的官职难道就没有什么影响?

    家里明明还有庶出的闲人三舅顾珉,顾珉刚成亲没两年,还没有正经出仕,只在兵部挂了一个闲职,老太太不使唤闲人顾珉偏偏使唤顾琦,很难说这里面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联想到刚刚药包里的麻黄,谢涵直觉这一趟扬州之行不会太顺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